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我不相信中国政府想搞好教育  

2012-07-06 13:39:02|  分类: 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常,我们会听到社会对教育的批判。在这些舆论中,很多只是看到了表面现象,尚未从根本上提示出中国教育的本质。从业20余年来,我已不相信中国教育。因为我终于意识到,中国政府不可能会诚心搞好教育。
    首先,中国政府根本就不想为教育投入。教育经费占GDP的比重,世界平均水平为4.9%,发达国家为5.1%,欠发达国家为4.1%。1995年9月1日起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中讲到:“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占国民生产总值的比例应当随着国民经济的发展和财政收入的增长逐步提高”,然而,中国教育经费一直徘徊在3%上下。从2000年算起,即使按每年少投入1%计算,国家就欠教育一万多亿元经费!然而,中国的“三公消费”,即公款吃喝,公车消费和公款旅游,一年花费就达一万多亿——谁说政府没钱?显然,政府是非常有钱的,只是不想为教育投入。
    分数教育的甚嚣尘上,说明中国政府只想抓教学。然而,教学只能培养出工具,只有教育才能培养人。我曾有过一个比喻,说中国教师教会学生解题,或死记硬背一些知识,干的只是老鸨的工作,培养的只是妓女。分数教育愈演愈烈,只说明中国政府只希望全民成为妓女。或者说,中国政府只需要工具,而不是真正的人。
    从课程设置来看,国外不仅开设有哲学课,而且作文也多涉及哲学领域。2009年,法国高考作文题目如下:
  文学、经济社会、科学类毕业生可以分别在下列三个题目中任选一个:
  文学类考生选择题
  1、若有所悟是否就是对于思想桎梏的解脱?
  2、艺术品是否与其他物品一样属于现实?
  3、解释亚里士多德在《尼科马可伦理学》中有关“责任”的论述
  科学类考生选择题
  1、欲望是否可以在现实中得到满足?
  2、脑力劳动与体力劳动的比较有什么意义?
  3、解释休谟在《道德原则研究》中有关“正义”的论述
  经济社会类考生选择题
  1、人们是否可以摆脱成见?
  2、我们可以从劳动中获取什么?
  3、解释尼采在《人性,太人性》中有关“德行”的论述

    看看这些题目吧。我用“触目惊心”这个词语,恐怕丝毫也不过分。据说,1999年法国中学毕业会考的哲学考试的题目是:“哲学是否可以独立于自然科学?”“人的自由是否受劳动的必要性所局限?”“我们能否说服他人接受一件艺术品是美的?”
    2012年,法国高中毕业会考是,考生可在3个题目中任选一题,考试时间为4小时:
    人文科考生试题
    1、通过工作我们获得什么?
    2、所有信仰都违背理性吗?
    3、解释斯宾诺莎《神学政治论》的一个节选段落
    科学科(理科)考试题
    1、我们是否有责任寻求真理?
    2、没有国家我们是否会更加自由?
    3、解释卢梭《爱弥尔》的一个节选段落
    经济社会科考生试题
    1、存在着自然欲望吗?
    2、工作,是否仅仅是为了有用?
    3、解释乔治柏克莱《论消极服从》的一个节选段落。

    在法国,所有学生必须参加哲学会考后才能毕业或被大学录取。可见,哲学作为考试题目在法国早已不是奇怪的现象。1995年巴黎哲学宣言说,“哲学思考在教学和文化生活中的发展,通过发挥公民的判断力——一切民主的基本要素——积极地推动了对公民的塑造。”哲学可以涉及正义、自由、平等等诸多领域,而这些恰好是现代公民最基本的素养。
    相比之下,除了
马克思主义那点东西,中国学生没有机会涉及其他哲学。在哲学这个浩瀚海洋里,马克思主义只是一滴水,远不是哲学的全貌。中国政府要学生学习马克思主义,完全出自于意识形态的灌输。要“坚持党的领导”,就必须要给学生灌输马克思主义,并以考试来规范之。
    哲学是一门智慧之学,它可以让人学会思考,还会让人具有探求真理的精神。“从根本上讲,哲学并不拥有真理,而是探求真理。哲人与众人不同的特点是‘他知道自己一无所知’,洞察到我们对重要事物的无知促使他倾尽全力去获取知识。”1然而,官方并不喜欢民众思考,也不希望民众探求真理。对于中国政府而言,马克思主义就是绝对真理了,民众勿需再去探求什么真理。因此,
中国政府只会强迫民众接受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若成为绝对真理,共产党便是绝对正确的。接受马克思主义,便是“坚持党的领导”。从这里可以看出,中国教育只是政治的奴仆。中国政府不让学校开设哲学,根本目的在于不让民众思考。民众一思考,党国就生气。
    除了哲学外,中国学校也缺乏了很多人文学科。人文学科的最大特点在于唤醒生命,让个体开始强大起来。
甚至可以说,人文学科在某种程度上是革命的温床。文学科就是对现存秩序构成威胁,使社会不断进步的。然而,人文学科是与中国的“以国家和社会为中心”集体主义相悖的。要维持这个极权专制的社会,根本途径便在于压制个体生命。民众成为了孱弱的羊群或庸众时,便会希望甚至是乞求党国的领导。此时,实现“坚持党的领导”便易如反掌。
    总之,作为教师,我不相信中国教育。说到底,我不相信中国政府会真心开启民智。对于极权专制来说,民智越弱越好。如果才能削弱民智呢?这就是中国教育的伟大任务。


————————————————————————

1 施特劳斯《什么是政治哲学》,华夏出版社,2011P2

  评论这张
 
阅读(2904)| 评论(1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