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两个特别的学生  

2012-08-02 11:50:26|  分类: 引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博主按:
      这是一位教师的文字。作者在文中提及了我,这就是我引用此文的原因。
      一切皆在不言中,好坏都由读者评论,我不发表意见。
  

    今年的高考成绩出来之后,自己班最让人吃惊的成绩是小丁同学的,据班主任讲,他的总分超过文科二本线将近二十分,听到这个消息,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小丁终于爆发了!
    小丁高二留级到我教的一个物理班,教了他一学期,他几乎从不交作业,这是他的一个特别之处,再就是老师很难做他的工作,无论你好说歹说,他依旧我行我素,后来跟班主任说到他,班主任也只是说:别管他。当然他的各科成绩也相当的差,他上课是以趴在桌上睡觉为主的。高三,他由物理班换到历史班,我还教他,上学期的第一星期,在我的威逼利诱下,他基本上完成了课上课下的作业,后来又恢复到老样子。他每天上学很晚,如果我的语文课是在上午第三节课之前,那么他的座位一定是空空的,他经常会在上第三节课的时候,背着书包,面带微笑,走进教室,当然也不跟老师打招呼。早读和下午5点到6点的补课,他从不参加。课堂上,偶尔讲到他感兴趣的内容,他会抬起头,眨眨眼睛;高三试卷多,有时候他会做完一份,作文倒是每次都写。更多的时候,他趴在桌上,低着头翻看手机,或是呼呼大睡,如果把他拍醒,会感觉他的身体微微有些抖抖索索,不正眼看你,你说什么,他只是说:是呀!或者说:是吗?总之,不接老师的茬。只要是他交上来的试卷、作文,我一定会精批细改,尤其是他的作文,高三一年下来,我给他写的评语肯定是最多、最长的,他的行为特别,肯定是来自他的内心特别,从作文的字里行间看得出他特别不满意学校以严格著称的管理,评语中我绝不吝惜肯定他作文中的优点,也舍得给他高的作文分数,有时也会不认同他的一些偏激的看法,写下我自己的想法。
    校园的猫很有名气,有一只叫小白的猫有时候会踱进教室像校长一样巡视、听课,小丁对这些猫很了解,说得上来小白去年生了几只猫,今年又生了几只,每只什么颜色,长什么样。中午吃过午饭,老师们三三两两在校园里散步,如果走到小花园的池塘边,那么一定能看到一只只的猫在草丛里出现,也一定看得见小丁同学在看猫。
    评价自己对小丁的态度,我可以说或者只能说:温和、包容,因为更多的时候,我看到他在课堂上无所事事,我只是无可奈何,我并没有走进这个学生的内心,更多地了解他的想法。6月7号高考那天,我去送考,据其他班老师说,小丁是我们班第一个到考点的学生,学生进考场前,我跟他们一个个握握手、拍拍肩,个别紧张的,还来一个拥抱。看到小丁了,他的神态有些迟疑,是担心我冷落他?(高中四年,想来他应该受了很多冷遇)我很快朝他伸出手,握住他的手,对他说:祝你好运!他能考上本科,我很高兴!是不是老天爷对他动了恻隐之心呢?
    说了这么多,还有一个特别的学生还没登场呢!他是我06年的学生,小王同学。他在高三和小丁同学的学习状况非常相似,不同的是小王在旷课、迟到、不交作业时会有假条和理由,诸如胃疼、头痛之类。我当时是班主任,去家访过,平时跟他谈过很多次话,对他提了很多要求,可似乎没什么效果,从内心里说,我当时很不喜欢他在学习上懒散的状态,估计没对他露出过笑脸。最后小王的高考成绩还是过了二本线,毕业之后他有两次回学校,不过我都是在别的老师那里遇到他,他并没有来看我的打算。是啊,我从来都是对他提要求,从来没给过他笑脸,他为什么要来看望我呢?可惜当时我并没有这样的意识。
    反思自己对这两个学生的态度,我想我对分数的功利心在变淡。06年,我作为班主任,害怕小王的成绩拖班级后腿,影响我的高考升学率。学生厌学,主要罪责并不在学生,何况他们还是一个个活生生的有不同个性的人,怎么能用一个“要学习”(其实也就是在乎成绩要分数的代名词罢了)的统一标准去要求所有的学生呢?看过一副漫画,画面上一个老师站在讲台上,教室里坐满了学生,老师放眼望过去,但是他看见的不是一张张有生气的脸,而是每张脸上都是不同的分数,最前排、最中心位置的学生脸上是95分,稍微靠后的学生脸上是80分,坐在最后的角落里的学生脸上是20分。多么触目惊心的一幅画,它提醒我们当老师的千万不可眼中只有分数、不可目中无“人”!
    对这两个学生有深刻印象,是因为他们是我遇到的最厌学,并且敢于消极反抗的学生。学生有学习、听讲的自由,也有倦怠学习、不听讲的自由。每当在自己的课堂上看到有学生昏昏欲睡时,我的第一反应是自责,是我的课不能吸引住学生,是我的声音成了他的催眠曲,叫不叫醒他,我往往有些两难。现在想想自己的心理状态,也算是良知尚存吧,尽管这里面有无奈,但应该比看到学生睡觉就火冒三丈的反应要好。
    之所以写这篇文章,也是因为受到最近一直在看的一本书----《教育生态学》的触发,在这里摘录其中的几句,表达对作者郑伟老师的谢意。
   “每个生命的尊严,在于他与众不同的个性。”
   “教师若发现了怪异的学生,请不要轻易扼杀了他们。他们的怪诞,可能是他们的生命能量的溢出,是他们的生命成长遇到压抑的表现。”
   “尊重学生的消极自由。”
  评论这张
 
阅读(188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