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跑龙套的匪民——我的自嘲  

2012-09-19 21:51:44|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若喜欢成都的小吃,便可能知道成都最有名的“串串香”——“厕所串串”。最初,经营者在一厕所附近摆摊设点,因此得名“厕所串串”。后来,生意竟然越做越好,名气越来越大。今天,“厕所串串”在成都已是家喻户晓的品牌,在省内各地也有了很多连锁店。“厕所”一词不仅没给人臭味,反而让人们更易记住。四川人就这样,没有“麻辣”味便不够刺激,连起名也是如此。
    用“厕所”来命名餐饮品牌,这在四川不是绝无仅有的。对四川略微了解的读者,想必应该知道“苍蝇馆子”吧。四川的“苍蝇馆子”,是指那些没有豪华装修的饭店,价格便宜,口味却十分纯正地道。在广东,这类馆子大概叫“大排档”。说是“苍蝇馆子”,也只是四川人的自嘲,其实并不是指苍蝇真的满天飞。朋友,若有机会到成都,你可一定要去“苍蝇馆子”吃饭。在那儿,你不用花多少钱,便能品尝到真正的川菜。
    看来,四川人不仅会做川菜,还挺会自嘲。或许,有人会说,你也不妨自嘲一番吧。若真要自嘲,我想用到一个词语——龙套。
    关于龙套,一般是这样解释的。龙套又称文堂、流行或特约演员,是京剧(台湾称国剧或评剧)的术语,指扮演随从等的配角。由于龙套的功用主要是为了陪衬主角或应故事发展之用,因此如果替人帮衬、打杂或跑腿,做些无关紧要的工作或扮演无足轻重的角色时,一般便称这为“跑龙套”。
    一九五七年,沈从文写出《跑龙套》一文。在此文的第二段中,沈先生如是说道:
    跑龙套在戏台上象是个无固定任务角色,姓名通常不上海报,虽然每一出戏文中大将或寨主出场,他都得前台露面打几个转,而且要严肃认真,不言不笑,凡事照规矩行动,随后才必恭必敬的分站两旁,等待主角出常看戏的常不把这种角色放在眼里记在心上,他自己一举一动可不儿戏。到作战时,他虽然也可持刀弄棒,在台上砍杀一阵,腰腿劲实本领好的,还可在前台连翻几个旋风跟斗,或来个鲤鱼打挺,鹞子翻身,赢得台下观众连串掌声。不过戏剧照规矩安排,到头来终究得让元帅寨主一个一个当场放翻!跑龙套另外还得有一份本事,即永远是配角的配角,却各样都得懂,一切看前台需要,可以备数补缺,才不至于使得本戏提调临时手脚忙乱。一般要求一个戏剧主角,固然必需声容并茂,才能吸引观众,而对于配角唱做失格走板,也不轻易放过。一个好的跑龙套角色,从全局看,作用值得重估。就目前戏剧情况说,虽有了改进,还不大够。
    在沈先生看来,跑龙套者“各样都懂得”,却只是“永远的配角”。最近读到唐德刚的《胡适杂忆》时发现,夏志清先生为唐先生所作的序言煞是精彩。夏先生高度评价了唐先生的文笔,说“德刚古文根底深厚,加上天性诙谐,写起文章来,口无遮拦,气势极盛,读起来真是妙趣横生”,还夸他常有神来之笔。紧接着,夏先生例举了一段唐先生写的关于龙套的文字:
    可别小视“跑龙套”!纽约市有京戏票房五家之多。平时公演,粉墨登场,锣鼓冬仓,琴韵悠扬,也真煞有介事。可是“龙套”一出,则马脚全露。那批华洋混编的“龙套”,有的不推就不“跑”;有的推也不“跑”;有的各“跑”其“跑”,不自由,毋宁死……好不热闹!笔者在纽约看国剧,最爱“龙套”,因为它能使你笑得前仰后合,烦恼全消!
    经夏先生这么一说,我马上想到了“学术龙套”。敢于学术舞台上唱“大轴”者,必属一代风流名士。若需开出一张清单,那定会是洋洋大观。无奈我等跑学术龙套者,
文史哲皆有所涉猎,十八武艺皆会一两招,胡乱舞动刀枪棍棒,忽悠一下观众尚可,却无奈天资不够,没能师出名门,凭着拾人牙慧的“三脚猫功夫”,时常“马脚全露”,最终落到被嘲笑的地步。有言道: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我等与此毫不沾边,在学术舞台上出洋相也算自然。
    不过,尽管我只是跑“学术龙套”的
“群众演员”,但在捍卫个人权益上我却是毫不含糊的,轻则可以恶语相加,重则可以以命相拼。冉云飞自称为“冉匪”,颇显文人身上的匪气。最近,钱理群甚至号召教师要像流氓一样泼皮无赖,执着坚守自己的理想。自古以来,官与匪便是一家。对付“官匪”,你不匪一点行吗?对于官方的教育,教师不“匪”一点行吗?
    去年在江浙时,一位杭州的朋友告诉我,四川人似乎有一种反抗精神。按友人的观点,武昌起义的成功,应该归咎于四川的“保路运动”。四川人搞起“保路运动”,各省的警力都被抽调出来,造成了武昌的警力真空,因此武昌起义才没有遭致失败。这个说法尚待考证,但也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四川人的匪气。

    概而论之,我实在没有什么出色之处。我的博客赫然写着: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乍眼一看,真是煞有介事。然而此说假中有真,真中有假,自嘲之意鲜有人知。其实,我只是一个偶尔跑点龙套的公民,或者说,一个匪民。
  评论这张
 
阅读(1512)|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