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不乖的天才  

2012-09-08 10:50:31|  分类: 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位教师要求孩子练钢琴,而孩子却不是非常有兴趣,尽管孩子已取得了一张级别证书。这位教师认为,成功只能来自勤奋与汗水,于是便要求孩子在假期中加强练习。我在博文中偶然看到这个故事时,便率性而为地评论了几句:
    勤奋可以让人成为一流人才,但绝不可能让人成为超一流的人才。一流人才可以混碗饭吃,而只有超一流人才才可能在某个领域有所创新。超一流的人才,不可能没有兴趣。你的孩子将来可能以弹钢琴为生,但不可能成为名垂青史的音乐家。
    学校里的教师天天要求学生练习,也可能让学生考上大学。中国有那么多大学生,但没有多少人是创新人型的人才,原因便在于,教师要求学生天天练习,甚至逼迫学生学习不喜欢的科目,根本不用考虑学生的兴趣。倒头来,学生确实考上了大学,但都是平庸之辈。作为教师,我们应该如何反思这个现象呢?

    暑假参加新课程培训时,来自北京四中的主讲教师说到一件事。有一家研究机构,长期跟踪研究了几百名考上北京清华的“状元”。研究结果表明,这些状元大多非常平庸。按这位教师的说法,在总分上线的前提下,他宁愿每科的成绩不均匀,比如,宁可语文150分,数学100分,也不宁愿两科都是125分。
    对于这种观点,我基本上赞同。当年,沈从文和吴晗考清华时,不都是数学才几分或十几分的成绩吗?然而,他们凭借着国文天赋,终于敲开了清华的大门。时至今日,清华已成为政府操练民众的场所,学生要“红”,还有总分上线,才能考上清华。沈从文破格考上清华的历史,还会重演吗?当年若考不上清华,
沈从文顶多成为一名教书先生,碌碌度过此生,而不太可能成为今天我们知道的文学巨匠。
    昨天在八频道,偶然看到了《亮剑》,这让我又开始思考起来。李云龙没有受过什么规训,所以才有如此优秀的指挥才能。相比之下,赵政委可以将独立团带成一个“模范团”,循规蹈矩不犯错误,但永远不可能有赫赫战功。从李云龙身上,我们能看到什么?
    有一次,李云龙攻打平安县,引来了从四面八方赶来增援的日军。在增援的路上,各路日军遭到了中国军队的阻击。中国军队不知为何出现了日军,但却都认准了一条:你来到我的地盘,我就要打你。于是,缙绥军、中央军、八路军、游击队等中国武装,开展了一系列的阻击战,让
晋西北乱成了一锅粥。他们给予了日军有力的打击,取得了丰硕的战果,客观上有力配合了李云龙对平安县城的攻打。在战后的总结大会上,八路军司令部评价说,李云龙未经请示批准对平安县城的攻打,引发了一系列的反应,相当于打了一次战役。从战果来看,有意发起的战役的战果都不比过这次偶发战役。
    看到这里时,我会心地笑了笑。这次战役不是一种“自发秩序”吗?自发秩序往往要比人为秩序好。市场经济比计划经济要好,开放课堂比预设课堂要好。李云龙的行为属于自发行为,引起了某种“振荡”,使二战区的秩序开始自组织。一系列战斗后,八路军扩大了根据地,使得晋西北的秩序实现了重新组织。
    李云龙始终爱“惹事生非”,经常不经请示便擅自发起攻击。了解他的日军也说,他打仗根本没有章法。这种无章可循的打法,多少让日军大为头疼。然而,他却有一种天赋,能在自发秩序中捕捉到战机,打出一次漂亮的战斗。这足以证明,他没有受过规训,这才铸就了他的指挥才能。
    军队里如此,学校也如此。人们认为,学校是学生知识的场所,然而我要说,学校更是规训学生的场所。这种规训泯灭了学生的个性,扼杀了学生的天赋。现代学校都有这个问题,然而中国学校的问题却是更加严重。
   “创造性的天才不是训练出来的。没有培养创造性的学校。所谓天才,恰恰就是藐视一切教育和规则的人,他离经叛道,在过去无法行走的土地上开辟新的道路。他向是是自我塑造的。他不祈求任何有权者有势者的支持。
(米塞斯《官僚体制反资本主义的心态》,新星出版社,2007,P20)创造性的天才都有点我行我素,不喜欢循规蹈矩。一句话,他们都是不乖的孩子。事实上,只要是天才,便不可能遵守规矩。诚如李云龙所说,“乖孩子往往没出息,不乖的孩子却往往能干出大事。”
    运笔至此,我不禁为人类的命运伤感起来。人类文明取得了很大进步,但却是以牺牲人为代价的。弗洛伊德也大概说过,人类文明压制了性欲。理性主义、官僚体制、极权主义等一系列的问题,都从不同角度,在不同程度上压抑了人类自己。
    人类如此,中国更是如此。中国学校通过规训培养的,不可能是人,更不可能是天才,而只能是工具与狗。对于中国教师而言,保护孩子们的天性尤其重要。从这里我们也可以看到,教育的真谛不是
把学生培养成什么,尤其是不要成为什么“又红又专的共产主义接班人”,而只是需要教师去发现孩子的天赋,为他们的天性撑起一片自由的天空——唯有在这种教育中,孩子才可能快乐幸福地成长,也才可能成为天才。
  评论这张
 
阅读(1220)|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