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智慧与正义》读书笔记  

2012-10-26 15:54:58|  分类: 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智慧与正义》
张国清著,浙江大学出版社,2012
1、所谓智慧......是指一个人总为一个整体的生存状态,保持理性的自我约束,遵守制度的纪律要求,拥有明确的人生目标,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掌握科学的学习方法,运用专业技能和人生经验,乐观地参与社会、服务社会、影响社会、领导社会。P1
2、《荀子》:“不学问,无正义,以富利为隆,是俗人者也。”
3、作为具有真理之美德的思想体系和作为正义之美德的社会制度,都是人的作品,是人类智慧的结晶。如果说正义是社会制度的第一美德,真理是思想体系的第一美德,那么智慧是人的能力的第一美德。P6
4、做哲学研究,或者说,具有哲学的思想,具有哲学家的智慧,就得别出心裁,就得另辟蹊径,甚至离经叛道。哲学家的路,是一条在众人看来走不通的路,这条路的风险很大,但是回报也很丰厚。P15
5、“每一个哲学家都会把他们的观点诉诸于一些初始原则,那些原则不一致于其他哲学家的初始原则,没有一位哲学家能够抵达‘超越了假说的’那片莫须有之地。”(罗蒂《后形而上学希望》,上海译文出版社,2009,P365)
6、《管子》:“凡治国之道,必先富民。民富则易治也,民贫则难治也。”
7、“休谟和卢梭之间的争吵成了象征,卢梭癫狂,但是有影响;休谟神志清醒,却没有追随者。后来的英国经验主义者未加反驳就否定他的怀疑论;卢梭和他的信徒们同意休谟所说的任何信念都不是以理性加基础的,然而却认为情高于理,让情感引导他们产生一些和休谟在实践上保持的信念迥然不同的信念。德国哲学家们,从康德到黑格尔,都没有消化休谟的议论.......整个19世纪内以及20世纪到此为止的非理性的发展,是休谟破坏经验主义的当然结果。”(罗素《西方哲学史》,商务印书馆,1982,P211)
8、每一哲学属于它的时代,受它的时代的局限性的限制,即因为它是某一特殊的发展阶段的表现......每一哲学都是它的时代的哲学,它是精神发展的全部锁链里面的一环,因此它只能满足那适合于它的时代的要求或兴趣。(黑格尔《哲学史讲演录:第一卷》,商务印书馆,2004,P48)
9、“每个人都在不断努力为自己所能支配的资本找到最有利的用途。当然,他所考虑的是自身的利益,而不是社会的利益。但是,他对自身利益的关注自然会,或者说,必然会使他青睐最有利于社会的用途。”(亚当斯密《国富论》,华夏出版社,2005,P325)
10、“一切人都要依赖交换而生活,或者说,在一定程度上,一切人都成为商人,而社会本身,严格地讲,也成为商业社会。”(亚当斯密《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上),商务印书馆,1974,P20)
11、“理性是,并且也应该是情感的奴隶,除了服务和服从情感之外,再不能有任何其他职务。”(休谟《人性论》,商务印书馆,1991,P435)
12、“如果司法权与行政权结合在一起,要想公正而不经常为世俗所谓政治而牺牲几乎不可能。代表国家重要利益的人,即使没有腐败观念,有时也会认为为了国家的重要利益而有必要牺牲个人的权利。但每个人的自由以及他对于自己的安全感,有赖于公平的司法行政。为了使每个人感到属于自己的所有权利完全有保障,不仅有必要将司法权与行政权分离,而且有必要使司法权尽量独立于行政权。法官不应
由行政当局任意罢免。法官的正常薪金也不应依赖于行政当局的意愿或经济政策。”(亚当斯密《国富论》,华夏出版社,2005,P516)
13、“有过两个启蒙计划,一个是政治计划,另一个是哲学计划。一个要创造地上天国,创造没有种族等级、阶级或残酷的世界。另一个要发现用大写自然或大写理性取代大写上帝的崭新而全面的世界观。”(罗蒂《后形而上学希望》,上海译文出版社,2009,P105)
14、“国家制度在本质上是一种中介关系。专制国家只有君主和人民,后者如果起作用的话,仅仅作为破坏性的群众而对国家组织起作用的。当流氓进入国家而成为有机部分时,他们就采取合法而有秩序的方法来贯彻他们的利益。相反地,如果不存在这种手段的话,那么群众的呼声总将是粗暴的。”(黑格尔《法哲学原理》,商务印书馆,1982,P322)
15、“各等级作为一种中介机关,处于政府氧氧使命要求它们既忠实于国家和政府的意愿和主张,又忠实于特殊集团和单个人的利益。同时,各等级所处的这种地位和组织起来的行政权有共同的中介作用。由于这种中介作用,王权就不致于成为孤立的极端,因而不致于成为独断独行的赤裸裸的暴政;另一方面,自治团体、同业公会和个人的特殊利益也不致孤立起来,个人也不致结合起来成为群众和群氓,从而提出无机的见解和希求并成为一种反对有机国家的赤裸裸的群众力量。”(黑格尔《法哲学原理》,商务印书馆,1982,P321)
16、“黑格尔和马克思之间的一个差异是,黑格尔认为现代国家的市民现在已经在客观上是自由的了,他们的自由已得到了其政治社会制度氧氧保障。但是他们在主观上仍然是异化的。他们还不理解摆在他们眼前的那个社会就是一个家园。他们还不能这样子来把握它,他们在其中也缺乏一种自在感,他们还不认可它或肯定它。相反,马克思认为,他们既在客观上又在主观上是异化的。对他来说,克服异化,克服既是主观的异化又是客观的异化,要等到革命之后将来的共产主义社会。”(罗尔斯《道德哲学史讲义》,上海三联书店,2003,P453)
17、黑格尔应该受到责备的地方,并不在于他如实地描写了现代国家的本质,而在于他用现存的东西来冒充国家的本质。P146
18、“哲学如能舍弃关于终极的、绝对的、实在的研究的无聊独占,将在推动人类的道德力的启发中,和人类想获得更有条理、更为明哲的幸福所抱热望的助成中取得补偿。”(杜威《哲学的改造》,商务印书馆,2002,P14)
19、“四种制度上的规范——普遍主义、公有性、无私利性以及有组织的怀疑态度,构成了现代科学的精神实质。”(默顿《科学社会学》(上册),商务印书馆,2003,P365)
20、“哲学在其全部历史中一直是由两个不调和地混杂在一起的部分构成的;一方面是关于世界本性的理论,另一方面是关于最佳生活方式的伦理学说或政治学说。.......从道德上讲,一个哲学家除了大公无私地探求真理而外若利用他的专业能力做其他任何事情,便算是犯了一种变节罪。”(罗素《西方哲学史》,商务印书馆,1976,P396)
21、“众所周知,后现代主义与主流文化和美学是势不两立的,尤其是经济社会组织进入非常时期之后,许多社会的新生事物及创新做法,都遵从这一非常时期的法则而生,这是一个全新的经济社会时代,甚至我们可以宣告,一个全新的能指系统已经出现。对这些新生体系,学者们冠以种种不同的称谓,传媒社会、奇观社会、消费社会、计划性衰竭的官僚政治社会、后工业社会。”(詹姆信:“序言”,载
于利奥塔《后现代状况:关于知识的报告》,湖南美术出版社,1996,P2)
22、“后现代知识的法则,不是专家式的一致性,而是属于创造者的悖谬推理或矛盾论。”(詹姆信:“序言”,载于利奥塔《后现代状况:关于知识的报告》,湖南美术出版社,1996,P3)
23、孤独是对生命完美性的否定,它使人感到一种缺失,一种失落,一种孤立无援状态。孤独同生命的原始欲望联系在一起,是一种本能的动物式的孤独。这种孤独,一旦孤独者的动物欲望得到满足了之后,其本能中受束缚的能量得到释放之后,便与对象合而为一,置自身于其中,而忘记了自己,也忘掉了孤独。P214
24、在更深层意义上,孤独在于孤独者离开欲望的王国,进入到一个无欲的王国。孤独在于孤独者不得已即有意识地离开原初的动物欲望的本能的王国,进入到一个由他自由创造的全新的可欲的王国。这既是从欲望的本能王国的全国退却,也是向未来开垦的可欲王国的全国挺进。因此,孤独应该是对原有动物王国的抵制和抛弃,对未来可能欲望的激发和追寻。孤独是一种准备状态,是一种指向新的欲望的尝试的超前体验,一种尝试之前的犹豫不决和焦虑不安的状态。因为生命总是处于一种辞旧迎新或喜新厌旧的准备状态之中,所以孤独与生命是并存的,孤独的消逝也意味着生命的停滞。孤独的存在和消除更加能够说明生命与死亡之间的关系。P215
25、圆形监狱解决了权力的空间化问题。圆形监狱观念在所有权力领域的实施,也就意味着所有的权力关系都空间化了。空间问题就成为严肃的权力关系问题。P219
26、“一种监视的目光,每一个人都在这种目光的压力之下,都会自觉地变成自己的监视者,这样就可以实现自我监禁。”(福柯《权力的眼睛》,上海人民出版社,1997,P158)
27、“不能期待着国王哲学化或者是哲学家成为国王,而且也不能这样希望,因为掌握权力就不可避免地会败坏理性的自由判断。但是无论国王们还是(按照平等法律在统治他们自身的)国王般的人民,都不应该使这类哲学家消失或缄默,而是应让他们公开讲话;这对于照亮他们双方的事业都是不可或缺的。”(康德《历史理性批判文集》,商务印书馆,1991,P129)
  评论这张
 
阅读(74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