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读者:我该怎么走?  

2012-10-06 19:51:40|  分类: 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
    这是一位教师读者的来信。对于他的问题,我简要地说了自己的观点。我的观点是否在理,尚希大家评说。


    现实生活中,我们会听到、看到有人食物中毒的消息,但很少听人说起思想也会像吃食物一样一不留神就中毒的!最近,本人反思自己的阅读,好像已经无意识地中了他人在书籍、在博客等中所播下的“毒种”了。
    原本我仅仅只是一个单纯到无知的农村少年,并不知道外面有一个精彩的大世界,更不知道自由主义、个人主义、民主、自由、平等等概念;不知道集体主义、爱国主义的极其恐怖,自由主义、个人主义的好处(在我原先所受的教育中,个人主义好像是很不好的);更不知道真正的知识分子及其担当精神;何谈什么法西斯极权统治、反抗极权统治等等。但是因为自己的无聊,经常去翻一些书籍,于是那些有思想的人比如帕尔默、尼采、苏霍姆林斯基、柏林、胡适、鲁迅、杜威、休谟、陶行知、莫斯科维奇等等;博客如:郑伟、许锡良、范美忠、梁卫星、蔡朝阳、郭初阳、刘军宁、林贤治、张鸣、周国平等等的思想便不自觉的在我的大脑里占据了一席之地。
    看得多了,聚集起来则发现头脑已经不知道是渐渐情形还是中了他们思想的“毒种”了,对社会上的一些负面的东西,就有了一种强烈的想批判的冲动,这种激愤便免不了被行诸文字或在日常的一些场合发表出来,而我又没有上述那些有思想的人的文章才华或深邃的思想,弄得不好,不自觉的就得罪了一些特殊人物。这种得罪,对自己有什么好处呢?这种抨击对社会又能有多大的作用呢?
    如果既对社会没有多大的作用,又对自己没有多大的益处,作为一个普通的人,我干嘛要这样去做呢?而试观上述所列的有思想的人,他们有多少人在现实生活中又过的很好的呢?范美忠想改变现实中的虚伪的道德、价值观,结果自己差点掉了命!郑伟那么有思想和学问,连凑女儿上大学的学费都还显得那么拮据!郭初阳,一个那么优秀的老师,结果选择离开正规学校教书。
    这本身就是一个追名逐利、没有道德、没有理想、世态炎凉的、肮脏、龌龊的社会。不顾道德、没有真才实学、只知阿谀奉承、讨好卖乖的人正在得志,而有道德、有操守、有真知的人往往被冷落、被边缘化,他们往往与贫穷为伍。我不想对社会作恶,但是我也不想成为一个庸人,而成为有道德操守、有真知的人又要承受如此痛苦的重担——这对家人来说,是要内疚的!
    因此,到底该怎么走?是赶快“戒毒”,从此以后不再看这些“精神鸦片”了,还是……,我不得而知了!
    我不知道郑老师,您怎样看待这个问题?我想向您请教!

 

你好,

照例感谢你对我的信任。

随着阅读视野开阔起来,你开始有了自己的思想,对社会和教育的死结有了一些洞察。当然,既然已经“中毒”,你的看法会与正统的意识形态产生一种冲突。最近,我见到一个当上党校校长的同学时,便上演了冲突的一幕。

然而,这些冲突并不可怕。你只管在自己的工作中尽量体现自己的思想,而不必去跟那些人辩论。第一,他们是不需要辩论的,他们只想要你接受那些意识形态。第二,他们其实也没有独立思考。你的辩论不会改变他们。在这种情况下,你跟他们争论有什么必要?

其实,我必须祝贺你。因为,你已经启蒙,有了独立的判断和思考。要欺骗你,已经不那么容易。正因为如此,你在看到“盛世”的繁荣的同时,也能看到虚化背后的罪恶与丑恶。对于这些罪恶与丑恶,你有禁不住批判的冲动,这也是正常的反应。我想,你例举出的人,包括我自己,都经历过这些阶段。

用黑格尔的话来说,你正在着经历一个“反”的阶段。曾经,你没有启蒙,认为一切就是党国宣扬的那样。这个阶段叫“正”。现在,你有了自己的思考,并发现了反面的罪恶,还想批评几句,这样你便走到了对立面。这个阶段叫“反”。达到更高的一个阶段后,即“合”的阶段,即你会重新回到现实,努力调和好理想与现实之间的冲突。黑氏的“正反合”三个阶段,揭示了事物发展的规律,包括人生境界的提高。较从前而言,你的人生已经上升了一个层次。

目前,我也没有完全达到“合”的阶段。最近一段里,我努力调整自己,情况已有了一些变化。有人说,我的文字中的戾气已经少了一些,我想这是事实。目前,我仍然会批评,但同时也有了一些宽容。比如,我会继续批评党国,但同时又多了一些理解。在中国当下的发展阶段,有些东西不能操作太快。我在批评时,语气已经明显温和了一些。

你开始有了思想,意味你可能要开始寻求自我了。不过,寻求自我可能是一条很苦的路。范美忠,蔡朝阳,我,还有很多类似的人,都面对同样的问题。在我们看来,自由才是第一位的,因为只有获得自由,我们的生命才可能成长得更好,最终成就自我。因此,我们才不愿意被体制化,最终选择了其它的出路。

你拒绝被收编,拒绝被体制化,你可能要为此付出一定的代价。然而,只有顽强的生命才可能真正长大,被压制的生命最终都会被平庸化。你的信,说明你的内心已有了恐惧,甚至说,你已开始意识到人生的不确定性。你若要自由,便必定会面临不定性。很多教师干了一辈子,现在已没有勇气面对这种不确定性了。他们宁愿自己的生命被压制,也不愿意面对那种恐惧。

顺便说一下。我为女儿凑学费的问题,其实没有这么严重。只不过,我的条件确实不宽裕。若能有生财之道,我为何要拒绝?要知道,我若能解决后顾之忧,我肯定更能成就自我。国家权力主宰了一切,也主宰了人的生存。权权主义将每人收编,不服从就得挨饿。控制人的最好的办法,便是从经济上控制——无论一个人多么有思想,他也必须吃饭!没了饭吃,他便会妥协。在这种情况下,解决生存问题有多大的意义,你可以想像。

最后,我得告诉你,“正”后出现的“反”,意味着自我开始分裂。这个过程是比较痛苦的,时尔还有焦灼的感觉,严重时还会出现抑郁症。不过,只要你习惯这种感觉就行了。当然,你可以选择退回到从前,汇入到庸众之中。庸众没有担当,没有责任,没有思想,然而,他们却有安全感,可以安稳地苟法下去,直至终其天年。只要听命于主子的安排,他们便可得到自己的衣食。你若选择退回到原点,你的人生便会失去进化。这是你的自由,我无权加以指责,我会对你的人格保持基本的尊重。我若做不到这点,就不配自称为自由主义者。

 有时候,我禁不住拿林昭作为标竿来衡量自己。我不得不承认,在林昭面前,我也只能算是一个苟活者。那么,我对别人的要求能有多高呢?我做的事都微不足道时,我如何能要求别人去做圣人?每每想到此,我便会更加敬仰林昭,同时对别人也多了一些宽容与理解。

范美忠也有抑郁症,记得他当时这样告诉我:“天降大任于斯人也。上天要我活在这个时代,我的使命便是竭尽所能去把中国变成美国。抑郁,焦灼,痛苦……..算得了什么?这些都是上天让我忍受的东西,我只能选择承受。”范美忠这样说,足见他的担当意识。对此,你有什么想法?或许你要问,你应该如何担当?在我看来,立足于本职工作,把一些观念传递给下一代,这便是对社会和民族的最好的担当。一个人的担当能力肯定有限,但是你也要相信,全体教师若能团结起来共同担当,传统文化中专制的基因必能得到改变

越是有思想的人,也会越有生命伦理,对人类的苦难也越会同情,当然也会越有责任感。这种责任感是对社会的责任感,它深刻而广泛,丝毫不含有个人的私心。你若成为这种人,便会不自觉地坚守一些东西,尽管这些东西可能与现实有矛盾。至于如何处理这种矛盾,我想那是你的私事,我对此是无能为力的,而不是不想帮助。寻求自我,只能靠自己。

好了,自己走自己的路吧。预祝你能找到自我,成就自我。


郑伟

2012-10-6

  评论这张
 
阅读(829)|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