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支教日记》的写作  

2013-11-16 07:43:09|  分类: 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目前,我的支教日记已经完成1/3-1/2。顺利的话,明年下学期结束时就可以完成。当然,如果学校里发生的事情多,我写的也就更多,书稿的完成便可能提前。

书稿完成时,我便可能提出离开的要求。老婆本来不赞成我来,当然一直盼望着我早点回去。书稿完成后,假如除了上两个班的课外,我觉得自己无力改变这所学校,那么,我便会要求提前离开。

我来到这里,在很多方面肯定跟这儿有些颉颃不合,尤其是在思想和观念上。我认为自己身上有一些较新的理念和思想,然而这所学校却不一定接受。学校不需要我来改变,似乎只是需要我来上课。我曾跟人说,我来这里不是作为教书匠。学校若需要教书匠,满街都可以轻松找到。此外,这儿很多教师都在跨学科上课,体育教师教历史,物理教师教地理……学校若只是缺英语教师,也可以让其他学科的教师来教英语。因此,若只是作为英语教师呆在这里,那不是我的愿望,也不是校长的本意。

对于这所学校的现状,我一直都在观察和思考。我提出一些看法,领导们未必会接受,甚至还可能认为我另有所图,不好怀意。人人都喜欢听好话,然而我的看法往往不是褒扬之辞,说多了会让人不满意的。然而,我又不能不写下去。一方面,这是我长期以来的生活习惯,另一方面,为了完成书稿我也必须写。

当然,写出来后不一定要发布,有看法也可以烂在肚子里。所以,今后有些文字我不再发布出来,而是作为私人日志保存在博客里。这些日志里究竟有何看法,将来《日记》出版后便可见到天日了。

说到这里,我想起了罗曼·罗兰的故事。我认为,这个故事跟我多少有些相似之处。

19356-7月,受高尔基的邀请,罗兰对苏联进行了一个月的访问,受到了苏联官方的隆重接待和各界人士的热情欢迎。斯大林亲自接见他,与他有三次近距离接触,这一礼遇在当时是很罕见的。罗兰的行程排得很满,他逐日将所见所闻及随感记录下来,访苏结束后,他对笔记作了修改和补充,成为一本完整的作品,题名为《我和妻子的苏联之行:19356月至7月》。然而,作品当时没有出版,几个月后,作者在封面上写下这样一段话:“未经我的特别允许,在自1935101日起的50年期满之前,不能发表这个笔记──无论是全文,还是片段。我本人不发表这个笔记,也不允许出版任何片段。”1985年,这本笔记以《莫斯科日记》为名公开出版。

    为什么50年后才出版?这里面有什么秘密?原来,尽管罗兰对苏联怀有感情,但他的访问时间太短,对苏联只有一个浮光掠影的了解。况且,有些事让他心里也颇有疑惑和不满。比如,有一次在与斯大林进行会谈时,他问起了基洛夫事件后苏联国内出现的镇压行动时,斯大林竟然说,“我们所枪毙的一百个人,从司法观点来看都和杀害基洛夫的凶手没有直接的联系。”从这里,他便洞察出了斯大林搞的个人崇拜主义,以及对法制的践踏。

访苏期间,罗兰多数日子住在莫斯科郊外高尔基的豪华别墅里。这儿配有一大群服务人员,家中除了高尔基及其家人外,还常住一群亲友和食客,常有贵宾和官员造访,宴会不断。罗兰深有感触地写道:苏联消灭了旧的剥削阶级之后,“身为国家和民族卫士的伟大的共产党人及其领导人,正在不顾一切地把自身变成一种特殊阶级”,达官贵人及其家人们“过着特权阶级的生活,而人民却依然为得到面包和环境(我是指住房)而艰苦地奋斗着。”此种情景,使罗兰颇生反感,而他在生前却不能说出来。罗兰若是出版了这本书,而且引起了轰动的话,或许苏联就会警惕起来,也不至于遭遇解体的命运了。

呆在康南中学期间,我可以保持沉默,像罗兰那样避免敏感的评论。否则,我的评论很容易触及某些人的脆弱自尊和敏感神经,让他们寝食不安。这不奇怪,在这儿呆久了,人们的思想观念可能更加保守和顽固。所以,支教期限满后,或者书稿完成时,我便可能会离开。那时,这儿的一切跟我便没有关系了。我的沉默不能使康南“解体”,但我走后却可能引起康南的某些变化。

《日记》出版后,我会送给学校一些样书,让领导们都认真读读。若是样书不够,我可以让学校买100本,做到人手一本。实在不行,我也可以把电子书稿给全校老师,让大家都来看看自己在书中的肖像。在未来的日子里,《日记》会深深地印在教师们的心中。他们会记得,当年有一个教师是如何怀着理想来到这里的,最终又是如何离开这里的。

《日记》在教育界引起轰动,这是最理想的情况。这所学校若能出名,这便是我给这儿最好的礼物。

 

  评论这张
 
阅读(70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