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作为教师,我不相信社会主义教育(二)  

2013-02-23 16:41:23|  分类: 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活在城市中的教师,早已接受了商业浪潮的洗涤。面对不断攀升的物价,他们不得不早出晚归,为了买一套房子或一辆汽车而奔波。在这里,人们终日行色匆匆,让人弄不清楚他们究竟在忙什么。其实,只要你在城市里生活过,便会理解人们为何如此。

在“吃皇粮”的队伍中,教师群体当属低收入群体无疑。其它政府部的奖金可以达到几万,乃至是几十万,而教师们只得为小钱而折腰,为吃几百元的回扣而冒风险。在社会上,已进入小资的人们开始有了精神追求,他们时而读点哲学,或找文化人聊天,给自己“镀金。其实,读书只是吃饱了撑着没事干”时的事情。对于低收入群体而言,读书绝对是一件奢侈的事情。说到底,教师队伍如今如此堕落,这跟教师的收入有着直接的关系。在谴责教师的堕落时,我又不得不对教师们抱着一种更深的同情。我也需要房子,我也需要汽车,而我并不认为这有什么问题。当我没钱买时,我又不得不跟教师走上同一条道路——家教、补课。说到底,教师有自己的悲哀无奈,这是业外人士不易懂得的

一位教师曾问我,我会怎么进行班级管理?我的回答是:极权管理。法西斯式的极权主义管理,其效率毫无疑问是最高的。靠着这种管理,希特勒在“一战”后只用了十几年就让德国重新站立起来,并为发动“二战”作好了准备;斯大林也用这种管理完成了工业化,并在“二战”之前便成为了欧洲最强大的工业国家,为打败德国奠定了基础;中国本打算用斯大林模式来完成工业化,却遭遇了国内的“文革”动荡,最终用用国家权力来推动社会的转型,实现了经济的巨大发展。谁说极权没有效率?!

一些教师搞过一些教育试验,最终得出了传统教育才是效率最高的。在很多地方,新课改实际上已经名存实亡。实际上,中国教育的改革,都必将面临失败的命运,这是中国社会制度所决定了的。我选择极权管理,是因为我要我必须生存下去。我深知,任何与极权专制相悖的东西都是无法在中国生根的。校长向你要分数,党国向校长要分数。为了分数,唯有极权专制才是最有效的方式。

极权专制的最大问题,便是如何证明权力的合法性。在私企里,私人老板为了追求利润,必然会对职工实行极权专制,以实现效率的最大化。不过,企业作为一私产,是老板的合法财产,这是受法律保护的。因此,私人老板实行极权专制,确实是受法律保护的。你可以选择不在这里工作,否则你便只有唯唯诺诺,接受这种极权专制。

在公办学校里,教师占有国家编制,校长只是一个监工,教师实际上是国家的人。在这种情况下,校长的权力是有限的,教师始终会有一份自由。毕竟,作为监工的校长是无权开除教师的,教师若搞什么教育试验而影响了一点分数,可能也还可以混得下去 。然而,在私立学校里,这是无论如何也不允许的。为了赚钱,老板就会要效率,校长也会权力无边,只要你影响了分数,你的日子肯定不会好过,最终只得换学校工作。在这里,什么课改,什么理念,什么科研,意义都是非常有限的。只要有了分数,没有课改,没有科研,学校便可以生存下去,老板才会赚到钱。

现在,无论是什么学校,步调始终都是一致的——一切为了分数,唯一的不同只是程度上的差异。为了追求分数,私立学校可以说是丧心病狂,公办学校也在令人日益发指。私立学校这样是可以理解的,问题是公办学校为何也如此?问题很简单——极权专制是抓分数的最有效的办法。校长对你实行极权专制,也会要你对学生实行极权专制。你的权力的合法性来自校长,校长的权力的合法性来自党国,党国的权力的合法性却是不需要论证或证明的。它自己就是伟大、光荣和正确的,它声称自己是全知全能的人间上帝,代表着一切利益,而这些是不允许有质疑的。你若有质疑,那就是反人民,反国家,因为它就是人民和国家的代表。总之,它的权力永远是正确的,民众只能牢记这一点,而千万不能去证明它的正确性——否则,你将会被关进牢里,甚至像历史上所发生的一样被枪杀。党国的权力的合法性,大抵就是这样证明而来的。

西方的自由民主的思想从何而来?其实,这些思想也有逻辑推演的,其逻辑基点便是上帝 。比如,在独立宣言》中,开宗明义地声明人人都是上帝平等创造出来的。然而,作为逻辑基点的上帝是不证自明的,否则自由民主的思想就无法生根同样地,党国的权力运用也有一套逻辑扮演,即它本是世俗上帝,权力运用天生具有合法性,根本勿需要什么证明——然而,自称代表着“先进文化”的党国真的是上帝吗?

自由民主这些普世价值迟迟不能在中国生根发芽,那是因为这个社会制度在根本上反自由的,反民主的。在学校里,教师若有自由民主的思想,党委书记便会来找你谈话,让你明白这种思想的危害,要你坚决拥护党国的领导。说到底,在党国的字典里,教师职业只能是意识形态的灌输者,而不能是意识形态的挑战者。现在的私立学校若雨后春笋般地出现,为何都被党国收编了?原因便在于党国的极权专制无所不在,不可能容忍私立学校在意识形态上的自由。在私立学校里,也会有党支部和党委书记,足见党国的意识形态的无空不入。在中国,要挑战极权专制是何等困难!挑战者们要么早已死去,要么正在狱中,要么就还没有出生。

有一种说法认为,美国更趋向于民主自由,而欧洲大陆更趋向于社会主义制度。自从其诞生起,美国就接受了三权分力等思想,对国家权力进行了严格的限制,保证民众的充分自由。欧洲大陆的国家普遍是从封建专制发展而来,骨子里有着极权专制的基因,因此社会主义制度更加情有独在我看来,社会主义更加容易走向极权专制,甚至进极权专制的代名词,因为社会主义意味着国家权力对社会生活的普遍干预,这势必会侵犯到公民的自由空间。

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这是中国民众耳熟能详的一句口号。事实上,这句话的真实意思是,只有极权专制才能救中国,自由民主只能带来国家的土崩瓦解。这就是官方拼死坚持搞社会主义的根本原因。不过,国家的强大跟我没有多大关系。我的利益高于国家利益,国家利益不能决定我的利益——当国家利益只是少数利益集团的借口时,国家利益还有多少真正属于民众,属于我?唯有我幸福,国家才能幸福;唯有我存在,中国对我才有意义。当极权专制剥夺了我的自由思想时,我作为一名教师还有多少尊严可言呢?此时的我,除了给学生灌输一些垃圾知识外,如何能够培养出学生的“大写”的

作为一名教师,我不相信社会主义的教育,及其注定的极权专制的教育。在自由民主成为主流的今天,我不相信极权专制还能存在很久。

  评论这张
 
阅读(1581)| 评论(4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