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教育的守望  

2013-04-07 19:22:39|  分类: 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班上,袁是一个非常桀骜不逊的女生。跟你说话时,她不会从正面看着你,而是会看着一边;你若批出她的错误,她总有一套说辞。可不,上次在办公室里我跟她便有过这样的对话。
   “你上课总是跟人说话。你哪儿来那么多的空话?!”我直接指出她的不良表现,话中有不满的情绪。
    “我没有上课说话。我认为是在上课,那才是在上课。”
原来,她的思维竟有这样一种“自我中心”的逻辑。将来若犯了法,她便可能这样说:“我认为我犯了法,才是真正犯了法”——这种思维岂不是非常可怕?
    我感觉,袁可能是在成长过程中没有受过严格的管教,所以才会有这种“自我中心”的思维趋向。为了做好她的工作,我必须了解她以前的成长经历。于是,我请她妈妈来到学校,请她来学校聊一聊。
     她妈妈如期而至时,跟我讲起了她以前的故事。“一直以来,我们都是顺着她,唯有这样,她才会听得进去我们的话。如果她不高兴,便会使性子,进一步引起她在情绪上的抵触。在家里,她爸爸很少管她。”她妈妈的话,印证了我的判断。袁确实没有体验到严厉,所以才会有“自我中心”的思维。这种思维,必然会导致行为上的散漫,甚至是无法无天。在家里,袁在没有父亲的威严的情况下,
母亲的唠叨自然显得软弱无力。
     此时,我该怎么办?是继续像她妈妈一样迁就她?还是对她严厉一点?我开始思考和权衡两种办法的利弊。
     对她迁就一点,经常用好话去诓她,哄她,或许她可能转变一点,但这种转变不可能有长期的效果。将来她若使性子,我便只有不断对其妥协让步,直至我对她毫无办法。如此这样成长几岁,她将来会是什么样子呢?结果,我到底是害了她,还是帮了她?毫无疑问,答案显然是前者。
    于是,我把袁叫到办公室,想找她聊聊。前面的对话,就是当时的情形。眼见她这样任性,我决不能妥协,否则,我输掉第一个回合,今后便会无法收拾。
    “你看看你的态度。做错了事,一点不脸红,反而还强词夺理。你若不想在这个班,你可以申请回到理科班。不过,只要你呆在这个班,就必须遵守这个班的纪律。你今天不能认识错误,那你一定要记住一点。以后我若再看到你不遵守课堂纪律,我就会让家长把你领回家反省。”我的嗓音提高了八度,话语中有一种严厉——不,可以说是一种凌厉。这种
凌厉,我相信袁从来没有经历过。说实话,我也不习惯自己的这种蛮横和霸道的语气。然而,教育便只能是说教吗?不能有一些惩戒吗?遇上一个不讲理的人,我只能先将其压制下去,继续影响课堂
     
她站在那里,眼眶里开始有了泪水.......
     这两天,袁的行为规范好了很多,上课也不再找人说话了。我相信,若能这样坚持下去,她将来一定会有出息的。她的脑子很聪明,平时不太用心,考试前抱佛脚也能考到前十名左右的水平。她缺乏一种严谨和毅力,而她自己是无法做到这点的。此时,唯有通过外在的力量才能把她“抓住”。袁的心理可能开始怕我,同时也可能会“恨”我,然而,我却顾不上那么多,因为我必须在她陷入泥潭而无力自拔时,有力地将她“提”起来。
     再“冷”一段时间,我会找袁谈一次话。为了让她不影响课堂,这次我是强硬地将她压制了下去,让她明白底线是不能突破的。但是,这处理也有些简单,我还需要跟她进一步地沟通,讲清楚道理 ,让她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从心真正接受我这次的强硬。
    学校领导曾要求我再“强势”一点,对此我却一直保持警惕。在我看来,管理的背后是一种秩序观,有什么样的秩序观,便会有什么样的管理。我从不认为管理就是把学生管死,也多次批判过这种管理。我认为,只要能保持一定的秩序的,少管甚至不管学生也没有大不的。一个生态系统,总是会有自发性。这种自发性若有利于学生的健康成长,班主任就犯不着去多管。当然,当学生的自发性不利于他们的成长,或不利于学生的学习时,班主任便应该进行必要的干预。
    在最近一次考试中,袁的成绩下滑了很多,我相信这跟她最近两周的行为规范有直接联系——上课不认真听讲,肯定会影响学习。如果我对她撒手不管,任其自然,她肯定会一直堕落下去,将来不可能成才。然而,对于这一切,袁是不可能看得清楚的。
    我想起在塞林格的《麦田守望者》中,主人公霍尔顿对他妹妹菲比这样说过:
    我将来要当一名麦田里的守望者。有那么一群孩子在一大块麦田里玩。几千几万的小孩子,附近没有一个大人,我是说——除了我。我呢。就在那混帐的悬崖边。我的职务就是在那守望。要是有哪个孩子往悬崖边来,我就把他捉住——我是说孩子们都是在狂奔,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往哪儿跑。我得从什么地方出来,把他们捉住。我整天就干这样的事,我只想做个麦田里的守望者。
     其实,这段话可被视为一个隐喻,深刻地揭示出了教育本质。“孩子们都是在狂奔,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往哪儿跑” 是说,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都是懵懂的,而且孩子极易受环境的影响——“孟母三迁”的故事早就揭示了这个道理。当自己在一步步堕落时,孩子往往不能认识到。即使是能认识到,也缺乏强有力的自控能力。那么,当孩子快要从悬崖边上掉落下去时,老师便应该出现,及时将其“捉住”。
    刚来这里,我曾告诉几个教师说,我来这里是寻找教育的。事实上,我没有什么雄心壮志,只是想守望孩子们。“我整天就干这样的事,我只想做个麦田里的守望者。”这一生,我的职责就是守望孩子们。对于我来说,教育不需要功利心的浮躁,只需要平静耐心地守望。 
     我希望,20年后袁长大成人时能看到这篇文字。那时,她会理解我这个老师吗?
  评论这张
 
阅读(1661)|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