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不想留下遗憾  

2013-06-23 09:58:11|  分类: 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班上有这么一个女生,自幼缺乏家教。对于自己的错误,她会拼命狡辩,死不承认,连她母亲也告诉我说,“她是一个死不承认错误的孩子。”(这儿有个问题:她在小时候,父母有没有教过她要承认错误?)有一次,她上课用学习机玩游戏,被我发现并没收。我将学习机放在讲桌上后,开始转身巡视教室。她见我转向离开讲桌,便擅自离开座位,偷偷将学习机拿回,继续玩着她的游戏。
    巡视一圈回到讲桌时,我发现学习机不见了。当时,她的座位在墙边,讲桌在正中,因此,我可以看到她正在低着头继续玩游戏。我没有立即过去,而是等了两分钟。见我没有立即找她,她开始尽情地玩,全然忘记了周遭。此时,我轻步地走过去,突然出现在她的身边。见我出现,她慌了手脚,按住键想关机。然而,关机不是瞬间完成的,而是需要几秒钟的延迟时间——就在关机前的几秒钟时间里,我看到了屏幕上显示的是游戏画面。
    课后,我将她叫到办公室,想就此事教育她一下。然而,对于自己的错误,她竟然死不承认,一口咬定自己用学习机在查单词。我看到的明明是游戏画面,怎么会成了查单词的界面?我没有如此老眼昏花吧?我是一个英语教师,不会不认识单词的模样吧?
    在班上,有几个孩子比她更调皮,然而相比之下却要单纯诚实一些。比如,我问及他们为何迟到时,他们会说去操场打球了,甚至老实地说去买外卖了——尽管买外卖是违反学校规定的。我的意思是说,他们犯了错时,都会诚实地回答我的盘问。面对我的批评,他们也会点头认错,并承诺今后要注意自己的行为。事后,他们可能会继续犯类似错误,这是因为坏习惯不是一天养成的,也不会一天就能改掉。然而,面对他们诚实地认错,作老师的我还能怎么样呢?我只有监督和叮咛,争取让他们尽早改掉坏习惯。
    这个女生却不一样。她的头可断,血可流,反正是死也不会承认错误。当我在办公室里教育她时,自然是自讨没趣,因为她根本不承认自己上课不认真。那一刻,我非常生气地说,“你若是我的孩子,我早就两巴掌打过来了。”话虽这么说,我却从未打过自己的孩子。在孩子小时候,我便教会她要认识到错误,并要敢于担当行为的后果。然而,对于这么一样孩子,我能采取什么办法呢?
    后来,我将她的事讲给办公室里的老师听了,有人这样调侃着评论说,“当年地下党招募的就是这种一根筋的人,从事破坏活动被抓住后,宁可牺牲也不会承认,否则,革命不会这么快就取得了胜利。”
    我对她进行了批评教育后,晚自习已经开始。她在回教室的路上,遇到了执行校长。校长见她迟到,随便问了问原因。她便说了我针对她进行的迫害,还告诉校长班上同学是如何反感我的。事后,校长找到我,指出我的不是。我一听,心里有点火,你不为教师作后援,反而对学生进行妥协。好吧,我就混完这学期再说吧,反正下学期我不一定在这儿,她的事我还是少管吧。之后,我对她采用冷处理的办法,不想在她身上多花精力了。后来,我对此事有过反思。假如我的工作有过失,那就是这次对她的短暂放弃。
    事情还没这么简单。在班上,她有几个好友或“死党”。每次我叫她来办公室时,她们都会跑来办公室“探监”,顺便向我“示威”一番。在她们看来,我批评教育她,是专门跟她过不去,因此她们要来“打抱不平”。这几个孩子的是非观念显然淡漠,一是她们有几次违反规定,擅自将她带出校门,溜到外面“改善伙食”,二是她们还没有意识到,她们正在一步步地将她抛入深渊。有了一帮“势力”支持,她会更加肆无忌惮,其结果会坠入深渊,毁掉自己的前途。
    刚分班时,她在入口成绩显示她是第六名,半期考试时,她降到了第九名。临近期末时,年级上搞了一个比较正式的模拟考试,她的成绩已经滑到了第二十五名。她若继续这样堕落,将来的情形可想而知。
    昨天早上,她背着书包又来迟到了。我问及为何迟到时,她并没有正视我,只是冷冰冰地说上厕所去了。她若真是上厕所,那就没有迟到,因为她在上课铃前就到校了,她就想抓住这一点。然而,厕所却是在相反方向,在教室的另一端尽头。如果我问为何不从厕所那方过来,她准会说她在楼下上了厕所,然后绕了回来,从教室门口这端上的楼。
    其实,迟到并不是大事,班上也时有迟到的孩子。然而,其他孩子在迟到时,大都会这样说,“今天路上有点堵车,不好意思,老师”,或是说,“对不起,老师,今天我有点不舒服,闹钟没闹醒我,所以迟到了”。对于这类说法,我都比较宽容。人都会有错,只要认识到错误,并能注意一点,我都会悦纳孩子们。
     我把她叫到办公室,照样对她进行了批评。我批评她,主要不是因为她迟到,而是因为她一贯撒谎而不脸红。这一次,即使她伙同几个孩子跑到校长那儿告状,我也要照样批评她。如果我的孩子小时候像这样,我早就会非常严厉地教育她,绝不容许孩子随便撒谎——这可是教育的底限。她缺乏这方面的家教,家长一直对此没能纠正过来。我希望她能认识到,狡辩是毫无意义的,努力改正才是正道。
    我曾经跟孩子们说过,老师在某种程度上只是一个守望者。如果孩子们的行为都有分寸,我会让孩子们享有一些自由空间,能够富有个性地幸福成长。然而,一旦有孩子的行为失范,达到危险边缘时,我就应该出现,及时地发出警告——若有必要,我会死死抓住孩子的手,不让孩子掉下悬崖,尽管孩子可能会感到一些疼痛。那么,今天我必须将她抓住,否则,这便是我的失职。我不想在多年后为此事遗憾,为自己没能尽力教育她而后悔。她今天不能理解我,或许十年二十年后才能真正理解我。
    至于她将来怎么样,我不愿意去多想。或许,我没能做好工作,没能把她教育好,但反过来想,学校教育就是万能的吗?面对家庭教育的无力,学校教育能在多大程度上有效?我今天做的,只是本着我对教育的理解,凭着自己的良心尽力去教育她。如果她将来不成器,我也不会为此有多少遗憾。因为在一个社会里,什么人都会有。她将来会是什么人,其实大概早有定数。 
  评论这张
 
阅读(1006)|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