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教师焦虑的价值  

2013-06-26 09:38:36|  分类: 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教师焦虑的价值

如果人是野兽或天使,那么他就不能感受到焦虑。因为他是两者的综合体,所以他才能够焦虑,而且焦虑越强,人就越伟大。

——克尔凯郭尔

我们时常可以看到,很多教师的思想是非常僵固的,他们拒绝变化,害怕进步。比如说,面对新课程,教师们的反应多是抗拒不从,誓死捍卫自己原有的教学模式,拒绝参加相关培训。从理性上讲,或许教师都知道与时俱进的重要性,然而从内心里讲,教师们又不愿意与时俱进——因为与时俱进意味着自己必须抛弃原有的东西,背叛原来的自我,而一旦这样做,又会使自己面临着不确定性,最终使自己变得焦虑起来。

   “在宗教或科学的教条主义中,我们可以观察到僵固是一种疼爱自己使自己免于威胁的方式。.......僵固的思想能带来短暂的安全感,代价却是失去了发掘崭新真理的可能性、排除新的学习以及适应新情境的特异技能。特别在当前这个变迁的时代,当演化擦身而过时,僵固的人就只能孤立无援地被留在荒岛上。”1宗教给人的心灵以慰藉,不让心灵感受威胁或不安,这个特点使得宗教不得不变化僵固起来。在中世纪,宗教主宰了社会生活的一切,使西方的思想文化趋于停止,曾被称为“黑暗的中世纪”。然而,世界已进入全球化的开放时代,一个充满着变迁和进化的时代。中国教师若不能做到与时俱进,便只有“被留在荒岛上”,失去自我发展的机会。

    要做到与时俱进,教师们必然会感觉到焦虑。当你否定了自我,你便会失去原有的根基,变得无所依靠,漂浮了起来。于是,你必须重新定位自我,使自已能够安身立命。如此周而复始,你的生命便处在不断的进化之中,而进化会使人感受到焦虑。因此可以说,“焦虑指出个人内在价值系统存在的矛盾。只要有冲突 ,正向解决的方案都是可能的。就这个角度而言,焦虑可说具有发烧的预警价值:它是人格不断在挣扎的信号,也是即将发生严重崩解的指标。”2换言之,你必须不断挣扎,不断为自己的生命寻求新的意义。尽管死时你也不会达到终点,但你的生命却一直是鲜活的。

    极权主义是国家权力在社会生活中的滥用。这种权力的滥用牺牲了个体的自由,却也能为个体提供一种安全感。在中国教育里,教师们没有自由,也没有专业化发展,却能在体制里找到一种安全感。在这种环境呆久了,教师们也不会产生焦虑感。没有了焦虑感,教师们便会失去进化的可能性。新课程遭遇教师们的抗拒,这便是其中的深层原因。

    没有了焦虑感,也会折射出教师们的人格状况。教师若扩展自我的生命,必然会与来自体制的“保护”(准确地说是控制)之间产生冲突。面对强大的国家权力,教师们开始压缩自己的人格,以避免主体的冲突以及伴随而来的焦虑。少数优秀教师无法容忍极权主义,想要努力扩展自我,唯一的办法就是脱离教育,造成了中国教育缺少优秀教师的局面。

    人格的压缩与贫乏使个人被迫放弃了自由、原创性、独立关爱的能力,以及自主人格发展与扩张的其他可能性。教师们选择继续呆在体制内,只是为了最基本的安全感,却不得不为此付出高昂的代价。人格的贫乏,使教师们得以暂时免于焦虑,但同时也失去了人类自我最独特和宝贵的特质。正如弗洛姆所说,“人生的主要使命,是使自己生长,成为与他潜能相符的人。人生奋斗最重要的成果,就是他自己的人格。”3教师们没有生命激情,没有生命的气息,不过是行尸走肉而已。

    敢于直面焦虑的教师,内心肯定会感到非常孤独。房龙曾说过,“几乎每一个真正的艺术家都是孤独的,和一切孤独的人一样,他永远会坚持自己的个性,他认为自己最宝贵的财富就是自己的个性,所以他会永远予以保留。他和众人喝酒,和邻居谈笑,他穿随便的衣服,说粗俗的话语,似乎他就是大众的一员,然而,在他的内心世界里,他仍然是独立自己的国王和上帝。”4其实,此话也适用于教师,尽管教师不是艺术家(当我们谈到教学艺术与管理艺术时,教师能否算成是艺术家?)。因为,个性是个体生命的价值和尊严所在,而要实现自己的个性,生命便必须不断进化。  

说到孤独,我想答案有很多种。但是我们可以认为,孤独就是自己审视自己的开始。我属于教师群体,因为我是教师;但是我又不属于这个群体,因为我已从中抽离出来,将其客体化来加以审视。我也会跟同事喝酒说笑,但我在内心里却不属于他们。在我的内心世界里,我是一个自由世界的强大的国王。我必须否定别人为我设定的价值,为自己设定价值,遵从自己的逻辑去生活和成长。十余年来,我一直有强烈的焦虑感,还伴随着某种程度上的抑郁症,然而我却以此为骄傲,因为我知道我是一个独立强大的人,或者说是一个“伟大的人”(克尔凯郭尔语)。

总的来讲,新课程遭遇阻碍,教师未能实现专业化发展,这些现象背后有着非常深刻的文化和政治背景。对于这些问题,人们总是习惯于去批评指责教师,却从未对教师们进行一番“精神分析”,从文化和政治背景寻找答案。

在《逃避自由》一书中,弗洛姆指出极权主义之所以出现在现代社会,是因为人们惧怕得到自由后的焦虑,因此才会接受极权主义承诺的保护和安全。在这个观点上,罗洛·梅跟弗洛姆完全一致:“任何一种律条主义都会引发恶性循环。人的安全性是靠律条主义支持的,而反过来安全性又会强化律条主义。确实,焦虑能够通过这种律条主义得到避免,但显然也会付出一定代价。人把他自己和他的观点周围的围栏加固;他可以通过切断自己的可能性及机动灵活性而阻止焦虑。焦虑被逃避了,但这个人却成了他自己围栏中的囚徒。根据定义,这就是自由的丧失。而且,具有自由特点的创造性也会受到阻碍。”5在中国教育里,教师宁愿要极权主义给予的安全,也会拒斥不安全感带来的焦虑。教师们为这种安全感所付出的,是人格的压缩和矮化,以及创造性的丧失。最终,教师们也失去了生命进化的可能性。

 



1 罗洛·梅《焦虑的意义》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2P297

2  同上,P300

3艾·弗洛姆《自我的寻求》上海译文出版社 2013P204

4房龙《人类的艺术》中国友谊出版社,2010P5

5罗洛·梅《自由与命运》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1P234

  评论这张
 
阅读(1079)|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