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们为什么活着?(二)  

2013-07-03 13:25:02|  分类: 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命本身想要建立柱子和阶梯而让它自己升到高处;它要向极远处眺望,观看至福之美——因为它需要高处。
    因为它需要高处,所以它需要阶梯,需要阶梯和登阶梯者的矛盾!生命要登高,而在登高时要超越自己。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

  

在今天这个时代,人类在科技领域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绩,使人类的生存条件得到了极大的改善。然而,科技的进步并没有改变人类的生存困境。信仰的消失,价值的真空化,道德的沦丧,环境的污染等等,已经成为了人类面临的最大困境。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一项研究,2000年一年就有100万人自杀,在美国平均每天有84.4人自杀,一年就有30,903自杀,每17.1分钟就有一人自杀。

诚然,自杀有很多原因,但其中一种重要原因是,人类享受科技带来的繁荣,沉溺在喧嚣和骚动中时,忘记了一个古老而永恒的问题——我们为何活着?忘记了这个问题,人生便会进入迷茫之中,而迷茫的直接后果便可能是自杀。

    萨特曾说过,人是被抛入到这个世界的,生命只是一个偶然。当人来到世界后,上帝对他便置之不理,让他自己上路了。此时,他必须不断去寻找,找到他自已。
    那么,人的自己又是什么呢?几千年来,哲学一直在探索这个问题,然而每个人都有特定的自我,每个人都在寻求着不同的自我。
   人的自我没有确定性,因为人生本是一种可能性的总和。或许在某个时候,你会取得一定的成功,而这个成功只能是暂时的,它不能成为生命的终结。过了这一刻,你还会努力去寻求自我。在生命终结之时,你也不会找到自我,但这至少表明,你的生命一直在进化之中。
    唯有在开放状态中进化才能实现,而开放状态又意味着不确定性,具有一种非线性的特征。面对着不确定性,我们会禁不住有一种如履薄冰的不安全之感,似乎自己时常都处于危险之中。然而,这种危险是积极的,因为它教会我们积极地适合环境,努力实现自己的进化。
    在《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中,尼采这样说过:“人是联结在动物与超人之间的一根绳索——悬在深渊上的绳索。走过去是危险的,在半当中是危险的,回头看是危险的,战栗而停步是危险的。人之所以伟大,乃在于他是桥梁而不是目的;人之所以可爱,乃在于他是过渡和没落。”只要走过桥去,人便能进化。一旦实现了进化,人便毁灭了过去的我。在这个意义上讲,人的进化是一种自我毁灭,或者是“过渡和没落”——过去的自我毁灭后,一个新的自我便出现了。   
    1930年秋,生活在纽约的美国哲学家维尔·杜兰特正在打扫庭园里的树叶。一个穿着体面的人走过来,平静地告诉杜兰特说他准备自杀,除非这位哲学家能够说服他。杜兰特给出几个活下去的理由后,那人再也没有回来。
    杜兰特一直对此事难以释怀,并开始发现探讨生命的意义的必要性。后来,杜兰特联系了100位各界名人,请他们回答一个最基本的问题:“我们活着是为了什么?”或者说,“生命的意义是什么?”这些人的回答,成为了《论生命的意义》一书的内容。
    这些人中有一位纽约的牧师,名叫约翰·海恩斯·霍姆斯。他说,“我想我生命的力量来自对自己创造力的感知,虽然与产生宇宙的创造力比起来完全是微不足道,但这是如出一辙的创造力,而且在创造之中有着无穷的乐趣。我在最具有生命力的时候感觉最快乐,我在最快乐的时候思考。”“在某些稍纵即逝的瞬间,我们能够超越自己,于是我们知道我们是一个创造性过程必不可少的一部分,我们自己和我们的上帝都是创造者,所以是宇宙大未来的缔造者。”人在一生中应该不断创造,在创造出自我的同时,也创造出一个新的世界。人的进化,也属于世界的进化的一部分。
    在这些人给出的答案中,给人印象最深的不是哲学家,或文学家,或艺术家,而是一位囚犯——美国新新监狱79206号无期徒刑服刑人员欧文·C·米德尔顿。对于杜兰特的问题,他的回答是这样的:“监狱高墙里服无期徒刑的我给哲学家的回答是:我的生命意义取决于而且只取决于我自己发现生命真相的能力,在教训中学习,因教训而受益。简单地说,人生的价值在于我在努力让它实现什么价值。” 努力让生命实现什么价值,这意味着生命的价值不是预定的,而是在不断寻找中发现的。跟霍姆斯的答案一样,米德尔顿的答案也有着尼采风格,或者说,是“存在主义式”的回答。
    事实上,我们在人生中必须做点什么,哪怕这跟
母鸡不断地下蛋一样。人生中最大的不幸不是别的,而是无所事事时的无聊与倦怠——那是上帝给予人类最严厉的惩罚。因此,人总要找点事做,以逃避这种无聊与倦怠。
    我们必须行动起来,在行动中找到生命的意义,并实现生命的价值。这便是我们活下去的理由——套用汪丁丁的话来说,或许我们的反省和抗争将会改善我们的生活,但或许使它便糟糕。然而,唯有经过反省和抗争,我们才能拾回生活的意义。


相关文字:
我们为什么活着?(一)
http://wszdgr.blog.163.com/blog/static/812911032011524524216

  评论这张
 
阅读(2204)|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