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支教之旅  

2013-08-28 09:37:29|  分类: 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8月24日,我从家里出发赶往川藏高原的巴塘县,那儿有我支教的学校。为了让你对我的此行有个直观的感觉,不妨先看看下图。    
   

支教之旅 - 郑伟 -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到了雅安时,我没有取道二郞山。这条路距离最短,但目前正在修建长隧道,经常有堵车现象,而且一堵就是几个小时,甚至超过24小时 。为了安全和节省时间,我决定经过石棉-沪定到达康定,尽管这条线路要绕100公里。沪定是一座大渡河边的“红军城”,当年红军命悬一线时,在这里飞夺沪定桥,总算是死里逃生。我没有心思停下来,研究一下石达开或红军当时的处境,只想拼命赶路,希望在天黑之前到达康定——甘孜州的州府。 

过了沪定后,我发现油已经用了很多。这里是山区高原,加油站不会很多,一般要跑几十公里才能遇到一个加油站。经过一个叫“佳骏”的乡镇时,我发现了一个简易加油站,四条油枪,只供应93号和97号汽油。不由分说,我立即将油箱加满。然而,当我准备打火启动时,车子却打不燃火。起初,我以为是油的质量问题,便找来加油人员理论。然而,对方却说油不可能有问题,于是我只得重新再试。经过反复试验,我发现打火后要立即踩油门,否则车子便不会启动。我私下估计,这可能是车子在高原地区的特有现象。无论怎么讲,我知道了在这个地区必须这样操作才能启动车子。

赶到康定时,已是黄昏。作为州府 ,康定满街霓虹闪烁,有些繁华的气息。然而,这儿是藏族地区,自然也有一些藏族风情。除了行走的藏民,街上也有专门针对藏民的商店,卖些藏民的服饰及日用品什么的。我找到一个停车场,只停车一晚上,便付了25元。据说,夏季是这儿的旅游旺季,东西都普遍偏贵一些。

第二天一大早起来,我去吃了一碗面条。不过,这儿的面条似乎没有煮熟,吃起来有夹生的感觉。旁人听见我在抱怨面条不好吃,便给我解释说,高原上的气压低,只需七八十度的温度,水便沸了,煮出的面条就是这样子。其实,这点早在初中物理就学过,只是我一时难以接受这种面条,因此才抱怨了几句。

匆匆吃过面条,我便开始继续赶路。按我的计划,我是准备当天跑到理塘县,在那儿过一宿,第二天再赶到巴塘的学校。理塘到巴塘之间,大概有近200公里,需要3-4个小时才可赶到。所以,我达到学校时,应该是第二天的中午时分。

支教之旅 - 郑伟 -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塔公草原)

从康定出来沿着318国道走,我必须要翻越折多山,然后到达雅江县。折多山这段路多年失修,满路只有灰尘和石子。据说,318国道正在重新取道修建,政府无意花钱来维护,因此这段路只得这样。车子一辆接一辆的经过,前面的车子不断扬起灰尘,能见度经常不足五米,有在浓雾中行驶的感觉。这些车中,有不少是载重货车。要知道,这是318国道,即川藏公路,从四川进入西藏的必经之路,援藏物资都得经此路运往西藏。

既然是翻山越岭,肯定少不了爬破。有一次,各种车辆涌上一个陡坡,然而很多车辆刚上坡便爬不动了,只得呆在原地,包括我的车。我几次试着用一档直接爬上去,但终嫌动力不足而未遂。于是,我只得先向左横行,然后又向右横行,如此往复。这样,我成功减少了坡度,以“之字形”的方式终于翻过了坡。

支教之旅 - 郑伟 -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山坡上的藏文化)

这儿要说明一下。几年前我买车时,为了节省油费 ,所以选择了奥拓车。奥拓的排量只有0.8,主要适用于平原地区。我出发时,几个朋友都坚决反对我开奥拓车去巴塘。他们认为,奥拓车排量太小,完全是一只“小毛驴”,这次我要翻越几座四千多米的大山,“小毛驴”似乎难以担此重任。然而,如果我坐大巴车,随身带100多本书又是非常麻烦。再想到我达到学校后,还可能会经常在周末到处走动,考察访问周边学校的师资情况。这里的乡镇动辄几十公里,根本不可能靠步行,有车最好不过了。想来想去,我最终还是决定开上我的奥拓车。

 一路上,当车子慢慢爬行时,我会朝四周环顾一下。当我看到山下蜿蜒的公里,各种车辆在缓慢爬行,我心里会不禁生起一种自豪感。是啊,我的“小毛驴”不能跟越野车比拼速度和爬破,但经过努力还是可以翻越高山的。

中午时分,我达到了雅江县。找到一家饭店,简单吃了饭我又出发了。离开县城时,我没有忘记加油,但却忘记了前面的教训。这一次,我又把油加满了,差点酿成大祸。

从加油站出来,便是一个坡。开到半破时,车子便熄火了。在高原地区,车子的供油似乎会有点“反应”。只要右脚踩刹车,停止了燃料供应,车子便会熄火。爬坡时,我将三档换成二档,但车子立即熄火不动了。我开始尝试着“打火就踩油门”的办法,这是我上次加油时学到的方法。然而,这次却无论怎样都不凑效。我反复试了很久,不断给发动机添油。过了一会儿,旁边一人突然对我大叫道,“你的车子在漏水?好象是油?”我赶紧下车看个究竟,发现车子果然在漏。只见油从车底哗哗地撒下来,流得满地都是。我没有办法制止漏油,只得跑到前面的路口想拦辆车,找到一家修理厂,马上解决漏油的问题。然而,车子一辆辆从我向前开过,没有人理睬我这个拦车人。

一路上,我曾看见很多徒步旅行的背包客,还有很多骑游队。一些人走不动了,想站在路边拦我的车。我的车装满了行李,已经无法载人,所以只得置之不理冲了过去。看到我现在受的冷遇,再想到我对路人拦车人的冷漠,心中难免有些感慨。我无意指责别人,只想赶快把车弄好继续赶路。

支教之旅 - 郑伟 -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支教之旅 - 郑伟 -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叩长头的藏民)

无奈之下,我只有回到车子。庆幸的是,车子已经停止漏油,我见状立即打火,车子成功启动了起来。定眼一看油表,刻度指针已经回到中间一带,这意味着我损失了将近一半的油,差不多价值100元!

我想了想,认为这是高原地区气压不够,影响了发动机的供油,再加上加油太满,供油系统几乎瘫痪,导致我一直打不燃火。我不断地踩油门,但油没有进入发动机,结果便流了一地。

车子总算重新启动,我又可以赶路了。一路上,我翻越了几座高山,记得有座山峰叫“高尔寺”,海拔是4412米。经过山峰时,我有点按捺不住激动——我的“小毛驴”还真能干,居然能翻越此山。

离理塘还有几十公里时,已经八点钟。一群施工人员将我们拦住,说是前面在铺路,需要等候3-4个小时。我只得停车,老老实实地等候。11点时,终于开始放行,然而这是全是山路,况且我不熟悉路况,所以不能跑得太快,结果跑到理塘时,已经半夜1点过。

第三天早上,我从理塘出发。一路上我历尽千辛万苦,但总的来说还算顺利,如今只剩下全程的最后一点路程。我暗自为自己祝福,希望我的“小毛驴”能将我安全带到目的地。万一我的“小毛驴”不肯走,将我抛在高原上,教我如何过夜啊?毫无疑问,那将是非常惨痛的经历。

支教之旅 - 郑伟 -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高原的天空)

最后这200公里,路况相当好,全程几乎是新修的柏油路面,而且车流量不大,我居然能跑到80-90码。一路上,我经过了剪子弯山(海拔4659多米,比前面的高尔寺还要高)和海子山。海子山下面有个大湖,这丝毫不奇怪,因为在藏语里,湖泊叫“海子”。十年前,我去九寨沟时便知道了这点。据说,海子山是巴塘的著名风景区,而且该县每年还搞“旅游节”,欲借此拉动本地经济。

支教之旅 - 郑伟 -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中午12点10分,经过两天半的长途跋涉,跑完900公里的路程,我终于达到了学校门口。

这次之所以能够顺利达到,应该归功于我的出门经验和驾驶技术——当然,最重要的是,应该归功于我的人品。上天绝不会忍心将我这样的好人搁置于高原,耽误伟大的支教事业。

  评论这张
 
阅读(731)|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