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汤因比论汤因比》读书笔记  

2013-08-03 00:39:00|  分类: 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汤因比论汤因比》
    阿诺德·汤因比    G.R.厄本 著 商务印书馆  2012

1、汤因比,“历史学家所必须处理的‘社会原子’不是国家,而是社会。”(前言)
2、汤因比,“西方极度工业化的殷鉴,有可能会使中国有限的工业化、使中国人的检朴生活方式、格严格清教徒道德观念,将成为具有积极意义的楷模。其他发展中国家或许会乐于效仿。”(前言)
3、厄本对汤因比说,“你是在说,历史乃历史学家所定的事情,而并非真正发行过的事情,因为只有通过历史学家的认识过程,我们才能够若非如此便必须是随意堆积的事实中看出意义来。但是,我至少能想起一种说得过去的观点,那就是认为历史学家的真实性比之科学家的真实性还要真实,因为它与科学实验的那种人为性全无关系。”P15
4、英国史学家埃尔顿,“若没有实验者出于意志的故意行为,这些事情根本就不会发生;所研究的东西可能取自大自然,但是在进行研究之前就已经为研究目的而变了形。”P15
5、英国史学家埃尔顿,”正因为历史事件是过去时的,已逝的,不可取消又不可重复的,其客观真实性才有了保证:不论为了什么目的也改变不了它。“P15
6、汤因比,”意大利哲学家克罗齐说: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他的意思是说,任何一个人都处于时间的一个瞬息点上,在非常短暂的一生中,他只能从这个移动着的瞬息点来观察宇宙。“P18
7、汤因比,”历史学家或许处于科学家与诗人之间。把历史称为一门科学,这里面有一种妄自尊大的心理。按物理学或化学是一门科学的那种意义而言,历史绝不是,也不可能是一门科学。“P39
8、汤因比,”我是为了历史本身而把一生精力献给治史工作的。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我对历史好奇。我对历史感兴趣,就情不自禁地这样干了。我想,研究历史的理由,这已经够充分了吧。然而人家常对我说,这个理由微不足道。不过我并不认为它微不足道:人性中可夸耀的东西之一,便是我们对并无直接用途的东西怀有好奇心。“P56
9、汤因比,”历史学的极端技术化对历史学家有一种非常不幸的导致瘫痪作用:凡是想重新扩大其研究范围的历史学家都会骇然于自己之吃亏上当,因为某些人耕耘的田地较小故而对事情就看得较细。“P60
10、汤因比,”德国人总是有那么一份极欲对历史加以总结,纵观其全局并使之哲理化的迫切心情。“P63
11、厄本,”写历史是一种危险的活动,因为不论是自觉或不自觉,总一定会要去适合现有立场的。“P67
12、汤因比,”人类生活是在时间上纵深进行的;现在的行动之所以发生,不只是在预期未来,同时亦是来自过去。“P69
13、汤因比,”托克维尔在其《旧制度与大革命》一书中指出,革命并不就意味着与历史决裂——事实上,它是旧制度通过革命又重新得到全面恢复。佛教在中国的历史就是一个很好的佐证:中国人改信佛教,但他们却把佛教变成了彻头彻尾的中国货,——锡兰人和缅甸人已压根儿认不出它是佛教了。“P109
14、汤因比《历史研究》,”无产者的真正标志既不是贫穷也不是出身的微贱,而是一种心理上的自觉状态——还有这种自觉状态所激起的仇恨心理——即认为自己是从其本当有的社会的世袭地位中被排挤出来的。“P132
15、汤因经,”《浮士德》里有一段上帝对靡菲斯特说的著名的话:
          人的活动太容易弛缓,
          动辄贪求无条件地晏安;
          因此我才愿意给人添加这个伙伴,
          他要作为魔鬼来推动人努力向前。

    我认为,就人类生活来说,魔鬼是一种必要的刺激者和挑战者,这是一个深刻的真理。魔鬼是一粒在牡蛎中产出珍珠的沙砾——虽然这对牡蛎来说是极不愉快的,但珍珠自身却是美丽而有价值的东西。“P156
16、汤因比,”要把自己的一桶水加进由其他学者汇成的日益增长的知识长河,乃是一个学者的毕生工作。“P162
17、西方学者已在将原本无缝的人类事务的织品割成碎片,这种碎片的数目之多,以致可以用分秒作单位,他们把其中的每一片都放在显微镜下细细查看,仿佛每一块碎片都是一个自我包容的宇宙,而非如它本来的情形那样,是一个较大整体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P182
18、我从来没有要在做个政治史家,经济史家,宗教史家,艺术史家,科学史家,或是技术史家之间做出抉择;我经过深思熟虑的、有意识的目标一直是要做一个把人类事务作为一个整体来考察的研究者。P186
19、我所受的教育教我将希腊-罗马的历史视为一个整体。我努力系统地扩大自己的历史眼界。我的目标是,把所有其他产生和消亡了的类似希腊-罗马社会的同类社会引入我的视野,带到我工作的范围之内。P187
  评论这张
 
阅读(1492)|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