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亚丁之行  

2013-10-03 17:03:28|  分类: 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此次旅游共拍照约500张,有兴趣者可查看本博相册)

     国庆节,学校放假七天。这是一次出门远游的绝佳机会。

     按我的计划,这个囯庆节我必须去亚丁旅游。本来一位男教师准备同去,但是国庆节前又改变计划。另一位美女教师,约上另外两位美女教师,愿意跟我同去。本来,我已经想好,即使我一个人,我也会去。每个人的生活不一样,我不会因为别人改变自己的计划。现在,三位美女愿意同行,让我有了说话的伴,这不是坏事,因此我没有拒绝。

    说起亚丁,很多人可能都不知道。其实,香格里拉是很大一片地区,南从云南的中甸起,北到稻城的亚丁,甚至包括部分西藏地区,都是广义上的香格里拉。然而,真正的香格里拉之魂却是在亚丁。亚丁所在的稻城县日瓦镇,已改为香格里拉镇。

 临行前一天,校长得知我要去亚丁,建议我这次最好不要去,因为时值国庆长假,游人如织,可能会有一些麻烦,如旅店可能住不到,门票可能不好买等等。校长认为我国庆节后去比较好,我可以周五周六请假,多出两天去亚丁,圆了我这个梦。校长特批我这个假,算是对支教教师的照顾。

 校长说的没错。国庆长假本是旅游的高峰时期,加上亚丁机场今年开通,从全国各地涌来的游人肯定比以前多。如果住不到旅店怎么办?如果排长队也买不到门票怎么办?这些都是极可能发生的事。然而,若在景区有“内应”就好办了,住店和门票都可代我们搞定,这岂不是非常美妙?

亚丁之行 - 郑伟 -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我的旅游路线图)

此时,我想到了学生。这所学校有很多稻城的,或许他们会给我提供一点帮助。倒不是我总是想占学生的便宜,而是这是实属无奈之下的办法。我跟学生讲了我要去亚丁旅游,顺便也了解了一下稻城的学生是否会回家。两个班的学生大多不回家,除了一个叫曲珍的女学生。她说母亲想她回家,但她不太愿意回去,因为学校离家有300多公里,距离太远了。只要我们愿意带她,她就可以回去一趟。最重要的是,她的家离亚丁(香格里拉镇)只有二三公里,应该说位置是非常好。当我说可能麻烦她爸去订旅店和门票时,她说应该没有问题,因为她爸在镇上生活了几十年,什么人都认识。

30号一大早,我们一大早便出发了。我本想顺时针跑一圈,然而当我朝金沙江方向走时,几个美女吵嚷要走理塘方向,即要反时针地跑。没有办法,我只好屈从。跑到海子山时,我们停下来拍了几张。上个月我来支教时,就路过了这里,今天既然来了,还是得拍几张。别看我在照片里笑得灿烂,我的“好日子”还在后头哩。


亚丁之行 - 郑伟 -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海子山跟美女们合影)

在理塘吃过午饭,我们便准备继续赶路。一个理塘的学生打来电话,说是要我去她家坐坐。我说我们已经出发了,将来路过理塘时再说吧。按我的计划,我们晚上要赶到亚丁。我们30号放假,比正常放假提前了一天。我们到亚丁住下,第二天早上起来就进景区,游玩一天后晚上出来又回到旅店,休息一晚上又往乡城跑。

亚丁之行 - 郑伟 -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理塘到稻城之间的红草地) 

从理塘出来,有一段好路,然后就是烂路。跑到亚丁机场时,路面才开始好起来。此时,一个美女接到电话,说她的学生知道我们一行人来了,便在离县城20公里处接我们。想到还有稻城的学生来接,这会让我们更方便,我也没有表示异议。见到学生时,他要求我们在稻城住下。我要曲珍问问她爸是否订了房间,但电话老是打不通。如果她爸已订了房间,我们肯定要去亚丁住下。想到一边在留我们住下,一边又联系不上,我决定留下来,在县城住一宿,第二天再往亚丁跑。

第二天我们用两小时跑了120公里,到达亚丁时才知道,原来她爸早就找熟人订了房间,然而他的电话出了问题,难怪曲珍一直联系不上。我叫曲珍不要担心,我们会把线被给她爸的——无论如何我们不能让她爸负担损失,因为责任在我们一方。一个人100元,她爸冤枉为我们垫付了400元。

实际上,在某种意义上讲,我们是被那个学生“骗”了。那个学生家里是开旅店的,他学习不好但蛮有商业头脑,而且混社会很有一套,遇上什么人都说那是他哥哥。他见我们来旅游,便视之为一次生意,劝我们不要去亚丁,把我们留在他家里住了一宿。第二天一结帐,收了我们四百元,说是优惠了我们。然而,如果我们去亚丁住,曲珍她爸订的房间就不会浪费,这样我们也就会节约几百元下来。

我们进了景区后,先去了卓玛拉错的雪山。一路上,我背着所有的食物和水,带着几个美女上山。看看照片里我的囧相,你便知道我的辛苦。

亚丁之行 - 郑伟 -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年迈力衰的我,不得不为美女们负重)

绿色湖泊的背后便是几座雪山,自然是摄影的天堂。游客们纷纷匍匐在地,尽显专业精神。被摄者则会骚首弄姿,玩尽所有的POSE才肯罢休。

 亚丁之行 - 郑伟 -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具有专业精神的摄影爱好者们)
亚丁之行 - 郑伟 -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放下背包,气喘吁吁的我,在神圣的雪山前面也要来一张)

游完下山时,已经大约两点过了。我们不愿意这么早就离开,毕竟门票花了我们270元。一打听,另一个方向还有一个冲古草甸,于是又花了80元坐上电瓶车奔赴过去。管理人员告诉我们,我们要步行恐怕是不行了,因为走一个来回需要五六个小时,而收班车在六点半,错过了时间,便只能在景区里住一宿,其成本是不可想像的。

游完了两个景区,已经是五点了,差不多可以出去了。在一个名胜景区,一天要游完通常是不可能的,能游览几个主要的景区,已经不错了。曲珍在镇上打听了旅店行情,得知当天的最低房价已达到360元/标间,而在头一天却只有200元。我们估计,1号才真正开始进入高峰,此时全国游客差不多该到了,房价上涨再所难免。

总的来说,亚丁的景色跟九寨沟相似。二者的最佳游览季节都是秋天的十月份,植物都以杂色为主,红、黄、绿等各种植物混在一起,增加了景色的魅力。九寨沟有一个五彩池,水的颜色会因季节而变化。亚丁也有个五色湖景区,我们没有时间去,但估计跟五彩池差不多。

我们还有一个问题。一般来讲,我以前跟朋友出门玩时,会对性别比例有所考虑。因为,这会涉及到多要一间房,增加成本。此次我跟三个美女住店,必须要三个标间,若以360元计算,住一晚上就得花1080元。若在外面住三天,便会多付一千元。若是两男两女,就可节约一个间房,即360元。这个帐,谁都能算出来。

跟我们讲了房价后,曲珍建议我们去她家住。跟大家商量后,我们便同意了曲珍的提议。从景区出来时,曲珍一家人早在镇上恭候着。我叫美女们买点东西,作为礼物送给曲珍家。在这期间,我先将曲珍父母送回家,然后再折回镇上接几个美女。

 人都回来后,曲珍开始在厨房里帮妈妈做晚饭。我们坐在一边,跟她爸闲聊。晚上吃饭时,我告诉曲珍父母说,曲珍在学校比较认真,也比较懂事。听罢,曲珍父母要我好好管教曲珍,我自然是点头答应。说到曲珍,我还有一个故事。

 本学期,学校安排我上两个高三班,一个尖子班,一个平行班。曲珍在七班,英语根本学不走,有时候就管不住自己,跟同桌说话,影响我上课。有一次,她在课堂上说话,我便叫她站起来听课。课后,我跟她进行了沟通,指出了她这种做法的错误性质。第二课时,她悄悄递给我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几个字:老师,对不起,是我的错了。

看到这张纸条,我笑了笑,然后告诉曲珍说,“知错就改,这就不错。今天的事一笔勾销了,今后上课认真一点,行吗?”曲珍点了点头。

亚丁之行 - 郑伟 -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我的藏族女学生洛绒曲珍) 

其实,这次我把曲珍带回家,还有一个家访的目的。我希望,曲珍今后能够改正缺点,成为一名更好的学生。我也相信,曲珍会明白我的意思。我们离开后,曲珍一直关心着我们的去向,不时发来短信问候。经过几天的共处,我感觉曲珍真的很乖,很懂事。

在曲珍家吃过晚饭,大家坐在一起闲聊。美女们问起我的情况,得知我的女儿比她们小两三年,于是便叫我“郑爸爸”或“郑父亲”,听得我心里美滋滋的。其实,我很爱自己的女儿,也乐意把她们当女儿看待。在爬山过程中,我不愿意让“我的女儿们”受苦受累,所以才自始直终地背着几十斤的背包。

第二天一大早,曲珍妈妈就起床,给我们烧了牛肉。吃过早饭,我们就该出发了。告诉了曲珍家人,我们都上了车,然后我把曲珍叫过来,告诉她我们电视机旁边放了六百元,算是对她爸爸的补偿。然后,我启动了车,往稻城方向驶去。

 前一天晚上,曲珍爸爸就告诉我,去乡城可以不走稻城,可以从木拉乡抄小道过去,大约有50多公里。他以前就是木拉乡的人,后来“嫁”到了亚丁,因此对这类捷径是比较熟悉的。在这之前,那个稻城的学生说,我们必须往理塘方向跑30公里,到了桑堆乡,转弯便可去乡城。这个学生说的,是一条地图上标明的老路。如今,我得知了一条重要信息,即我们可以直接从木拉过去,少跑二三百公里,而这是地图上没有标明的路线。

从木拉桥转了弯,我们踏上了去乡城的道路。这是一条小路,车辆并不多,路面也不好。而且,我们跑到乡城时才发现,这条道路远不止50公里,而是肯定有大约100公里。不过,在这条路上我们收获也不少。我们发现,这一路的风景很美,几乎可以与亚丁媲美。假如说亚丁景区的门票值150元,这儿的风景得值100元。只是这一带没有雪山,也没有人开发而已。无论怎么说,我在这里将这条线路隆重推荐给喜爱旅游的朋友。

亚丁之行 - 郑伟 -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木拉乡到乡城县之间的小桥流水人家)
     一路上,一车美女快活得赛过神仙。她们嘴里吃着美食,眼睛赏着美景,耳朵听着车载音响里的美乐,时而还会来一段小合唱。身为美女,她们享受到了一切美好的东西。而且,只要见到藏人,美女们便会发疯地挥手打招呼,叫一声“格勒”(藏语的意思是“拜拜”)。说也奇怪,大概这儿比较偏僻,藏人每天见不着几个行人,见到有人跟他们打招呼,自然也是非常欢喜。我死死地盯着路面,小心翼翼地开着车,心里想着做美女真好。我曾几次想放点自己喜欢的音乐,却总是被她们阻拦。她们认为,我跟她们之间已有代沟,我听的刘文正、邓丽君已不属于她们了。想到昨天晚上她们才称我为“郑爸爸”,我这个“父亲”就不计较了吧。

 到达乡城时,已是下午三点钟。我们看了那个著名的喇嘛庙,准备找旅店住下。一打听房价,却高得令人咋舌。我提议说,要不我们就往茨巫跑,在那儿说不定有便宜的旅店。美女们一听,便一致表示了同意。然后,我们便加满油,开始奔往茨巫。

 到了茨巫,已经是晚上八点过。我们进入镇上一看,便不敢住下。旅店在临街的二楼,任何人都可以上去。底楼则是麻将馆,整夜肯定吵得没法说。我们想去吃点东西,饭店门口却挤满了看似不三不四的人,其中一两人甚至还来拦车。要知道,在汉藏混居的地方,藏人抢劫是经常发生的。美女见状,有点恐惧万分,这让我也开始担心起来。说实话,美女们比男人要麻烦一点,她们不仅要防劫财,还要防着劫色。作为带队的“家长”,我的任务是必须将她们安全地带回家,因此我也不能冒什么风险。

 我提议说,要不就去下一个乡镇——中咱。中咱是比较大的乡镇,应该有比较规范的旅店。突然间,我们想起有个同事是中咱的,肯定认识乡镇上的人,于是便跟他打电话,让他跟我们联系一家旅店。过了一会儿,他打电话说已经预约了一家旅店。

 风尘仆仆地赶到中咱时,已是晚上11点。我的计划是,如果旅店不规范,或是房价高得离谱,我还可以继续开车,直到回到学校。剩下的路还有127公里,我再坚持3个小时,便可以回到家。

 所幸的是,旅店环境不错,托同事的福,房价也比较便宜。我开了一个单间,倒下床便睡了。我之所以如此困,那是因为我从早上8点开始,一直开车到晚上11点,算下来连续开了十五个小时!在中咱的路上,我们一路上翻山越岭,经常是几十公里不到一辆车,而且是伸手不见五指的夜路啊!美女们惊恐不已,生怕我把车开到悬崖下面去了。她们怕我开车睡着了,个个都瞪大着眼睛帮我看路,同时也同意放一点我喜欢的音乐。如果今晚不住这里,我还得继续开三个小时左右。如果实在不行,我可以停下来打个盹,清醒一点再走。没有办法,为了“我的女儿们”,我已经顾不上自己的疲劳,保证她们的安全才是大事。

亚丁之行 - 郑伟 -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我开着车灯为美女们拍了一张)

一觉醒来,觉得清醒了很多。剩下的127公里,此时只是小菜一碟。一路上我们沿着金沙江边走,边走边欣赏沿岸风景。中午12点多,我们终于回到了巴塘。看到县城那一刻,我在心里大叫,巴塘,我们回来了,我把美女们安全带回来了。

亚丁之行 - 郑伟 -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金沙江沿岸)
  这一趟亚丁之行,总共用了四天,跑完了约800公里,接近我来支教时跑过的路程。每人花了1100元,包括门票350元,给曲珍爸的100元。最重要的是,这一趟总的来说还算顺利。

回到县城,我们一起吃了最后一顿饭。我破天荒地叫了一两酒,让美女们迷惑不解。我的此举有两个原因,一是我在路上是司机,必须严格禁酒,二是能够平安回来,我必须为此行庆贺一下。还是那句话:出面游玩,安全是头等大事。今天能够顺利回来,我们为自己庆贺一下,美女们也高兴啊。

  评论这张
 
阅读(2530)|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