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从自己做起  

2014-01-12 12:06:18|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些日子,我混迹于某Q群里,聊以打发日子。

        该群里有几百号人,可能几乎全部是教师。群里有规定,严格禁止谈论政治。我花了一个多小时把《苏联往事》上传后,竟被当作散步政治言论删除掉了。我的话便准备从这里说起了。

《苏联往事》是一部记录片,展示了G产党斯大林和希特勒纳粹的勾结,揭露了G产党的法西斯主义本质。对于我来说,片中的观点不算新颖,但片子确实给了观众一些历史资料,包括“二战”前两种极权主义的勾结活动,比如斯大林为希特勒到处扩张提供战略物资,与其沆瀣一气瓜分波兰,以及把摩尔曼斯克港口借过纳粹使用,供其用以进攻挪威。此外,片子还揭露了斯大林血本暴政的斑斑血迹,以及G产党在意识形态上的罪恶。

1932年,乌克兰饿死了700万人。如此大规模的饥馑,让人不禁想起中国曾经发生的事。记得在河南信阳,当年便有大约30万人饿死。根据一位本地研究者说,我的家乡当年也有6万人饿死——要知道,我这里是富庶的天府之国“成都平原”啊。当时,各地都大兴浮夸风,成天“放卫星”,你吹牛说你县的亩产20万斤,我就会吹得更厉害,说我县的亩产有30万斤!不过,吹了牛,得拿出粮食给人看啊,上级来检查怎么办?于是,各地就到农村挨家挨户收粮,集中屯放在粮仓里,不准农民拥有私粮(在乌克兰,斯大林政府还组织过专门的“收粮队”)。结果,中国便出现了饿莩遍野,伏尸千万的悲剧。当年的饥荒,与其说是因为官方声称的自然灾害,不如说是因为政治上的人为因素。因此,我认为有必要肃极权主义的流毒,防止灾难的再次发生。

简单地说,共产主义和法西斯主义同属极权主义的左右两翼,二者之间本来就有相似性,算是“同门兄弟”。揭露共产主义为世界带来的灾难,无疑有助于教师懂得中国的极权主义政治。在中国,教育附属于政治。既然官方的本质是极权主义,那么中国教育也不可避免地打上了这个烙印。从这点来看,对于中国教师而言,《苏联往事》有很好的启蒙价值和意义。

在群里,由于不准谈政治,教师们只得聊聊生活,发发牢骚,为教育理想抒点情,借此聊以度日。然而,就是这样的Q群,还要自称能引领教师文化,启蒙教师的思想。作为公民,教师却不能对国家政治发言,积极地参与到国家政治中。这种奴才身份,怎么能自称要教育好学生?自己都不是合格的公民,如何能培养下一代公民?

公民意识与臣民意识等相对,指一个国 家的民众对社会和国家治理的参与意识。公民政治权利是指公民依法享有参与国家政治生活的权利。它包括以下的内容:公民有选举权及被选举权;参与国家管理的 权利;政治参与的基本条件是知情权。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凡具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的人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根据中国的宪法,每个公民都有言论 自由的权利,也有参与国家政治生活的权利。教师不谈政治,便是放弃自己的权利,重新找回自己的奴才身份,心安理得地从做奴才中寻到一点慰籍。

应该说,Q群里有一些教师在坚持读书。 众所周知,读书能让人建构起自己的精神世界,使自己拥有强大的精神力量。然而,我非常遗憾地看到,群里的教师读了一些书,却没有多少精神上的改变,因为他们很少有人坚持自己作为中国人民共和国公民的权利。他们对中国教育高谈阔论,而我却认为,不懂中国政治,根本不配谈中国教育。跟世界上其它国家的教育相 比,中国教育应该说有很大的不同,因为中国教育完全是服务于政治,早被政治强奸了。若是无法摆脱政治的束缚,中国教育就永远不会真正好起来。在这种情况下,越是努力越是负责,教师的罪恶越会更大。

在这里,我还是老调重弹。我始终认为,作一个合格的公民,其意义要比作一个“经师”大得多。若只是从事简单的知识教学,教师只能传授一些冷冰冰的知识,这样未必能启蒙学生的思想。然而,一个合格的公民,肯定能大胆发表自己的观点,以此参与到国家的政治生活中。这种言传身教,对学生会产生积极的重要影响。

中国人是被统治的奴才,说话却总喜欢像奴隶主一样。教师们被洗脑后,在有意无意之间,其言行就会跟官方保持高度的一致。官方不准谈论政治,教师们就不谈论政治,Q群 里便有不准谈论政治的规定。若有“违禁”的东西,必遭某些道貌岸然的“正义之士”或“正统人士”的删除。其实,从这里方面来看,教师身上的奴性始终未改。即使有教师懂得中国的现实,但他们最多只是在心里意淫,而不会根据宪法坚持作为公民的权利——教师都不能争取权利,学生如何能学会争取权利?

前几天,一位群里的老师跟我谈到平庸 之恶,问我是不是平庸?我说,我有点平庸,但不算非常平庸。或许,十几年前我算是平庸,但如今肯定不算非常平庸——因为,我毕竟深深知道,在一个公民社会,极权主义会逐渐消失,法制建设已经完成,执政党被赶进权力的笼子,然而要实现这一点,作为教师的我,必须从自己做起。我决不相信,一个奴才教师会教育出不是 奴才的学生。因此,我再平庸,也是有限的——至少,比起删除《苏联往事》的人来说,应该如此吧。

  评论这张
 
阅读(1632)|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