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走近库尔勒  

2014-11-01 21:38:15|  分类: 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几天,另一个工地的工期日趋紧张,亟需大量的人手。贾总将这边工地的工人大部分都调离了,仅剩下了四五个工人,做点零敲碎打的工作,等着大部队的回来。

既然只有四五个工人,管理难度大大降低了。这几个工人的活,可以由班组长分配并监管,我呆在工地上的意义已经不大。昨天早上起床后,想到这点时,我便有了出门采风的想法。贾总得知我想出门时,鉴于工地上的实际情况,立即同意了我的想法。于是,我赶紧收拾行李,几分钟之内便出门了。

走近库尔勒 - 郑伟 -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我的行走路线:从托克逊出发,目的地是库尔勒,时间为两天。红线为我标记)

我所在的位置是托克逊县,往东五六十公里是吐鲁番,往西一百多公里是乌鲁木齐,往南是通往疆南的库尔勒地区。由于工作上原因,我已经去过了乌鲁木齐和吐鲁番,所以,我把此次的目的地定在了库尔勒。从地图上查看,库尔勒附近还有一个很大的湖,叫做博斯腾湖。或者,我可以去观光一下湖泊的景色。

经过四个多小时的车程,我终于在下午四点半到达了库尔勒。根据我的了解,库尔勒周边的景点主要有铁门关和天鹅湖,于是便打车跑到了铁门关。说是铁门关,其实就是山顶上有一个庙子之类的东西,大概是古代的烽火台或瞭望台吧。寸草不生的山顶上,铁门关孤独地守护着山顶,享尽了千年的孤独。虽然门票只有八元,但游客得爬上山去参观。最后,我决定不上山,而是叫出租车拉我去天鹅湖游玩。

走近库尔勒 - 郑伟 -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据司机讲,说是天鹅湖,实际上是三条河(其中一条是孔雀河,库尔勒的母亲河)被人工合流形成的。虽然是个大小塘,但库尔勒为之倾情打造,使其成为了一个美丽的景区。湖泊两岸的幽幽青草叶片上,灌溉的水珠跳动着,把阳光折射得五彩斑斓。花圃里的各种鲜花争奇斗艳,为库尔勒市容增色不少。各位要知道,新疆是个干旱的地方,天然缺乏绿色,地面多以草木的黄色和戈壁的褐色为主。说实话,我在新疆已经呆了两个月,也去过一些地方,比如吐鲁番,阜康,奇台,昌吉等,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绿草和鲜花,足见库尔勒的水资源相对较好。 2014年11月01日 - 郑伟 -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在穿越市区时,只见街道两旁的高层建筑鳞次栉比,使库尔勒已有了大城市的气象。以前看到新疆地图时,我会把库尔勒想像成一个比较落后的地方。然而,今天看到库尔勒时,我才真正了解到这个地方是什么样子。

游玩了库尔勒,我回到了客运站,找到了一家旅馆安顿了下来。第二天一大早,我便租了一辆车,径直朝博斯腾湖奔去。司机告诉我,尉犁县的胡杨林也是值得游玩的景区,可惜我昨天不并不知道。不过,尉犁县在另一个方向,我只能顾此失彼,舍卒保帅了——我知道博斯腾是国家AAAAA级景区,尉犁县的胡杨林虽也美丽,却肯定比不过博斯腾湖吧。

在途中,我在焉耆县客运站买好了回托克逊的票。博湖县离博斯腾湖更近,但那是一个小县城,据说县城里只有两三万人,客运站没有多少班车。司机说,只有焉耆县客运站有回去的班车。既然如此,我就最好在此买好回程票。

走近库尔勒 - 郑伟 -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赶到博斯腾湖时,景区里只有几个人。司机说,夏天是景区的旺季,现在已是深秋,地面上都有霜了,眼见冬天即将来临,去湖边游玩的人不多。大概因为还时间还早,工作人员还没有上班,我连门票也没有买就进去玩了,算是省下了门票钱(40元)。按照事先的约定,司机在门口要等我30-60分钟。我径直步入景区,欣赏着湖边的风景。湖边的芦苇在晨风中摇弋着,几只沙鸥在空中翻舞。远处,一些不知名鸟歇息在水面上,显然悠然自得,沐浴在晨光中。再远一点,是一望无尽的湖水。一些快艇在搁浅在沙滩上,无人问津;几只中型游艇停靠在码头,受尽了冷落。

我匆匆地拍了照片,在约定的时间里回到了车上。虽然这是一次难得的机会,我也不敢保证今后有机会再来观光,但既然我跟司机约定了时间,我就不能超过时间。

2014年11月01日 - 郑伟 -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此次游玩的经过大致如此。不过,还有一件事我想在这里说说。

在网易博客里,有一位库尔勒的张老师,经常来看我的博客,跟我也有过一些交流。国庆前我就萌发了去库尔勒游玩的想法,本想让张老师介绍一下,让我对库尔勒有所了解。张老师也有车,我试探着请张老师送我去景区,为我省得找不到路时的一些麻烦。但是,张老师说找不到路。既然如此,我只好作罢。

昨天下午到达库尔勒时,我想起了张老师,就打了电话过去,只是想作为朋友打个招呼。张教师问你在哪里,我说我在延安路那边的天鹅湖。张老师说,我不知道延安路或者天鹅湖。我说,你是本地人,怎么不知道延安路或天鹅湖?接着,张老师说要接个电话,于是便挂掉了。过了十分钟,我连续打了两次电话,但张老师一直没有接电话。此时,我终于明白,张老师原来是根本不想见我。

这种情况,还是我第一次遇到。这些年,我跟不少的网友或博友见过面。就在今年,我还接待了来四川旅游的湖南夫妇。我花了一整天时间,开车拉着他们游玩了三星堆和汉旺地震遗址。这位博友跟我交流过几年,彼此也非常熟悉,所以一切都不是问题,我也没有想到要他们补偿我。那天游完后,夫妇俩硬塞给我了一条烟,估计价格是200多元。他们说,他们浪费了我一天的时间,车子也跑了一些油。推辞半天,我还是只有收下了。我知道,他们是不愿意我破费,算是一点补偿吧。

这次到库尔勒,我也不会让张老师花钱,油钱、过路费、饭钱肯定都算我的。对方若能给我介绍情况,让我少跑冤枉路,少花冤枉钱,这就已经非常不错了,我不会还要指望对方为我破费。曾经有那么两三次旅游时,傻乎乎地买了门票进去,后来听本地人说,根本不需要买门票就可以进去。这就是有本地人作内应的优势吧。

或许,张老师以为我是穷要饭的,死活都不肯见我吧。

  评论这张
 
阅读(162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