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极权主义与哲学  

2014-11-28 11:52:16|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台湾的傅佩荣先生认为,宗教的条件有五点:教义、仪式、戒律、传教团体和学理。根据这五点来看,儒家缺少仪式,也没有传教团体,所以不算是一种严格意义上的宗教。不过,儒家常被统治阶级利用,成为一种世俗宗教,并形成了一种政教合一的现象——士代夫成为了传教团体或称为“僧侣阶层”,天子皇上则是领袖,教义就是“三纲五常”等,仪式就是祭祀等活动。这样,儒家在中国历史上也起了一种宗教的作用,相当于一个“准宗教”或者说“世俗宗教”。

    在中国这种没有终极关怀和普遍价值信仰的国度,也会出现一些是信仰的现象和行为,以替代宗教信仰。共产党夺取政权后,欲从根本上摧毁儒家传统文化,用共产主义取而代之。跟法西斯主义一样,共产主义也是一种极权主义。共产主义实行公有制,而法西斯主义则实行私有制,这是二者差异的主要分水岭。

    为了让其被普遍接受,极权主义也采取了“宗教化”的方式,使其具有一种宗教性质。它有一个由政治力量或权力营造的“神”(领袖),一个“《圣经》”(某某著作),一个渗透到生活各方面的世界观,一个“僧侣阶层”(官僚体制)。比如,在毛泽东时代,他就是中国人民心中的神,《毛主席语录》就是一本《圣经》,“解放全人类,实现共产主义”、“反击左倾翻案风”等渗透到生活的各个方面,而“僧侣阶层”则是党政干部。

    作为一个极权主义国家,中国的教育也始终具有极权主义的色彩,因为学校就是一个社会的缩影。在中国教育里,班级也是一个极权主义环境。在这里,领袖就是班主任,班训口号就是《圣经》,“热爱班集体”、“只要学不死,就往死里学”等渗透到班级生活的各个方面,或者说,这些东西成为了学生生活的全部内容。当然,班级里的“僧侣”阶层就是班干部。他们负责帮助班主任对班级进行统治,对班级进行监督,确保全班能实现班主任的宏伟蓝图——升学理想。

极权主义始终有一个道德理想,这使其有一种道德优越。共产党声称自己要实现人人自由和平等的无阶级社会,班主任则声称自己是为了学生的前途着想,或者说,是为了拯救中国教育。听起来,这些理想确实具有强大的吸引力。然而,这些理想的本质实际上是叫人们牺牲自己的自由,接受权力者的奴役。正如美国第一位犹太大法官路易斯·布兰代斯曾说,“经验教导我们,每当政府用心良善有所作为的时候,我们应该保持最高程度的警惕来保卫我们的自由。人是生而自由的,因此,对那些用心邪恶的统治者,人们自然能够保持警惕,随时准备反击统治者对自由的侵犯。然而,更大的威胁却来自那些用心良善、热情似火的人,他们笑里藏刀、口蜜腹剑,对自由的侵犯表现得更为阴险。对此,人们似乎并不理解。”人们之所以没有认识到极权主义的真正本质,就是因为极权主义已经成功地“宗教化”了。

一般来讲,宗教化过程凭借的是宣传和洗脑。“宣传不仅是一种公共话语,而且更是一种统治者与被统治者的联系关系,一种以统治权力为中心的社会生活方式。宣传是自上而下的灌输和命令话语,它是不允许普通人对它说理的。宣传的目的是让所有的人同一种想法,视社会中的思想自由与多元化为它天然的敌人。在宣传时,必须禁止出现不同的声音,必须不让别人说话。而且,为了取得宣传效果,宣传必须是全方位的,不仅包括运用各种可能的传媒手段,而且更包括占领所有的话语领域和渗透到各种行为领域。”[i]同样地,学校也是这样实现极权主义的。班级里不仅有班主任进行宣传的班会,而且还会有“高考誓师大会”。在这些场合,敢于表达异议的学生都会受到惩罚和教训。

目前,共产党对“邪教”组织采取了高压政策,甚至将“传销”也列入了打击范围,其实就是怕这些组织演变成宗教组织,通过洗脑取代了自己的影响。洗脑能使人的心中产生宗教般的信仰,使人成为“一根筋”。文化历史学家韦尔南(Jean-Pierre Vernant)还认为,“极权制度是这样的一种制度,它会让一个坐在卫生间中,被紧锁的门关在孤独中的人充满焦虑和恐怖,一旦头脑中出现一种不同寻常的颠覆想法,就会感到一种强烈的负罪感。…….正是在这样一种制度中,超验性对某些人可能变成一种拒绝的方法,拒绝任何已定范畴中的东西,已定的社会,己定的政权。”看看毛左们吧。只要一听到批评毛泽东的言论,他们便会不顾历史事实,不假思索地暴跳如雷。对于毛左而言,毛在他们心中的地位是不可动摇的。

    对于极权主义的宗教化特征,最好的解决办法是哲学。“哲学研究存在的本质、人类的本性以及人类和存在的关系。具体的学科,只关注某个领域的研究,而哲学关注宇宙中一切和存在者有关联的因素。在认知领域,具体学科都是一棵棵树木,而哲学是森林赖以生长的土壤。”[ii] 哲学给人一种思想的力量,让人强大起来。哲学理性能质疑极权主义教条,打破极权主义的神话,撕裂极权主义的面纱,使其憎恶面目展示在众人面前。

    对于很多人而言,哲学是高深莫测的,也是极其乏味的。然而,哲学的面目本来不是这样,而是非常有意思的。正如蒙田所说:“把哲学描绘成一副双眉紧缩、高傲冷峻的可怕样子,认为孩子们难以理解,无法接受,是一个很大的错误。是谁让我们给哲学戴上那一苍白得让厌恶的假面具?实际上,在我看来,再没有比哲学更让人开心、更有趣味、更让人兴奋的,我甚至敢说,再没有比哲学更喜欢逗乐的。哲学不会对孩子进行说谎,它只会劝告人们快快活活地生活。在它那里,没有愁眉苦脸的立足之地。”[iii] 以哲学乏味为由而对其加以拒斥,这点显然是不成立的。

众所周知,法国高考非常重视哲学,作文题目也是哲学的,但中国教育里却没有哲学。我想,一方面,中国文化关注形而下,缺乏终极关怀,这便决定了中国人更喜欢世俗生活,没有追问的精神,日常行为仅是“吃喝嫖赌”;中国人不喜欢读书,这也可以反映出中国的精神状态。另一方面,极权主义可以鼓励学生学习理科,但绝不会鼓励学生学习哲学。因为,“哲学理性并不与科学理性相对立,没有哲学理性,科学理性不可能自动对民主理性有所贡献。科学可以为民主,也可以为专制服务,但哲学理性则必定不能与专制共存。”[iv]科学解决的是“我们能够认识什么”的问题,哲学解决的是“我们应该做什么”的问题,而宗教解决的是“我们能够希望什么”的问题。学生学习科学,可以成为极权主义的工具。哲学却要涉及价值判断,而这正是极权主义的死穴。一旦民众有了进行价值判断的头脑,极权主义便没有市场了。

在中国,只有少数高校开设有哲学课程。显然,哲学远离了民众和生活,没能成为民众精神的一部分,这是极权专制赖以生存的基础。民众若是具有了哲学理性,民主自由的价值观念便可进入日常生活。哲学教育越广泛、越深入,民众越能追求自由,也越为民主政治创造战胜专制的机会。

就当前的教育现状而言,教师在教育中之所以没有价值判断,对学生的生命进行犯罪,那是因为教师不读书。因此,教师不读书是一种犯罪,犯的是“反人类”的罪行。教师不仅要坚持读书,而且还应坚持读哲学书,因为唯有哲学才能真正启蒙学生。



[i] 俆贲 《明亮的对话》中信出版社 2014P278

[ii] 安兰德《谁需要哲学?》 华夏出版社,2010P3 

[iii] (西)费尔南多·萨瓦特尔 《教育的价值》,北京大学出版社,2014P86

[iv]徐贲 《怀疑的时代需要怎样的信仰》 东方出版社,2014P120


  评论这张
 
阅读(1160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