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别相信意识形态(二)  

2014-12-13 08:43:39|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三帝国的语言一贫如洗。它的贫瘠是根本性的;就仿佛它立下过一个贫困的誓言。[i]

——维克多·克莱普勒《第三帝国的语言》

 

在日常生活中,人们对谎言多少具有一定的判断力。比如,你说一顿饭吃两斤米,人们可以马上叫你吃吃看;你说你开车到达200码,人们也可以让你马上开车,看看你能否真的开那么快。这些谎言属于小谎,是可以实证的,因此人们才会具有判断力。然而,对于弥天大谎,人们却无力判断。对于此,希特勒早有深刻洞察。他曾说道:“一般的人,倒不是有意要想作恶,而是本来就人心败坏。他们头脑简单,比较容易上大谎的当,而不是上小谎的当。他们自己就经常在小事情上说谎,而不好意思在大事情上说谎。大谎是他们想不出来的,就算是听到弥天大谎,他们也不能想象能有这么大的弥天大谎。”

在中国,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便是这样一种弥天大谎。这是一套包罗万象的说辞,像是一个不倒翁,具体表现为它是万能的、绝对的,不可能出错的。即使有了错误,也不是这个意识形态的问题,而是实施环节有问题——要么实施者有问题,要么实施办法有问题。

根据这一逻辑,对于共产主义在苏联的失败,中共肯定会声称斯大林搞的是假马克思主义,所以苏联才会失败——事实上,中共否定斯大林主义的主要目的,不是斯大林搞的真是假马克思主义,而是标榜自己搞的是真马克思主义。共产党一直声称,唯有中国搞的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一个有力的证据就是中国经济的发展。什么是真正的社会主义?这还是中共说了算。中国引入了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但社会主义还是叫社会主义,最多叫“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甚至是“发展了马克思主义”。无论官方怎么做,中国仍然叫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运动失败了,但不意味着马克思主义的失败。

其实,马克思主义本身没有对与错的问题,关键在于以其为圭臬的共产党是不可能错的,否则,它作为执政党的威信便会被动摇——与其说马克思主义一定正确,不如说自己的执政一定正确。因此,共产党一定要粉饰马克思主义,不惜重金请吹鼓手来将其说成是正确的,以为自己的合法性找到依据。

2014729日,在“三项纪律”建设专题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中国社科院院长王伟光强调了社科院的“政治纪律”:“我院是中国哲学社会科学研究的最高殿堂,更是党的重要理论阵地和意识形态重镇。必须始终把坚持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自觉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摆在办院头等重要的位置上。”他还声称,社科院不是“自由撰稿人”的松散联盟,“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写什么就写什么”。显然,中国社科院不是什么学术殿堂,而是跟全国所有的“马列主义研究室”一样,搞一点“御用学术”而已。对于共产党而言,除了马克思主义外,其它所有的学术都不是真理。

意识形态为共产党执政提供辩护,共产党无论如何也不会“允许”意识形态有问题。对于共产党来说,自己的意识形态“必须”正确,绝对不容怀疑。换言之,意识形态必须是万能的,一定要做到“意识形态是个框,什么东西都可装”——在这个外衣下,共产党便可以为所欲为了。此时,共产党大肆打压异见人子,逮捕民主人士,却声称这是在马克思主义思想的指导下进行的。

1842年,马克思所写的《评普鲁士最近的书报检查令》和《关于第六届莱茵省议会的辩论》两篇论文,对普鲁士的书报检查制度进行了透彻的批判。马克思认为,书报检查制度是出版发行前的秘密评判或官方的批评,其标准就是凡是政府的命令都是真理。马克思还区分了行为和思想,并把新闻出版看作是不应受法律控制的思想领域。在马克思看来,书报检查制度就是追究思想倾向,而追究思想倾向的法律是一个党派用来对付另一个党派的法律,是恐怖的法律。因此,书报检查制度的存在本身就是对新闻出版自由的根本否定,而“没有新闻出版自由,其他一切自由都会成为泡影”。马克思认为新闻出版自由只有通过法治和良法之治才能得到有效的保障。

今天,共产党仍然奉行着新闻审查制度,而这正是当年马克思猛烈批判过的。共产党是不是真正地搞马克思主义,这已经表露无遗。即使马克思活到今天,看到共产党假借自己的名义来胡作非为时,一定会被气得吐血,不省人事。2005年,李敖在北京大学演讲时说了一句揶揄共产党的话:马克思本人都说自己不是马克思主义者,我们着什么急啊?”共产党声称自己是正宗的或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这显然是一个谎言或阴谋。那么,这个阴谋是什么呢?

每天,我们都可以在媒体上听到“三个代表”、“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等陈词滥调。因为,共产党知道这些东西都是弥天大谎,像是个“无物之阵”。要批驳这套说辞并不容易,因为没有一个着力点。况且,即使人民不相信,也不能说出来,更不能公开表示反对——事实上,媒体被官方操控后,便成为了官方的话筒,而不是民众的话语平台,民众便没有在媒体上言说的机会。

为了保证意识形态的“正确性”,共产党采用了宣传的策略。“宣传不仅是一种公共话语,而且更是一种统治者与被统治者的联系关系,一种以统治权力为中心的社会生活方式。宣传是自上而下的灌输和命令话语,它是不允许普 通人对它说理的。宣传的目的是让所有的人同一种想法,视社会中的思想自由与多元化为它天然的敌人。在宣传时,必须禁止出现不同的声音,必须不让别人说话。 而且,为了取得宣传效果,宣传必须是全方位的,不仅包括运用各种可能的传媒手段,而且更包括占领所有的话语领域和渗透到各种行为领域。这就形成了统治权力 对社会生活方方面面的宰制,包括法律(宪法、法规、审判)、教育(教科书、课程设置、教师培养)、管理(干部制度、科层等级、党政关系)、出版(思想审查 和自我审查)、文艺创作(题材限制、内容审查)、历史和学术研究等等。[ii]中国的现状,大抵如此了。

迄今为止,世界上只有少数几个国家设有宣传部。在一个世纪多以来的民主潮流中,世界上的大多数国家已经变成了民主国家,只剩下了少数几个独裁专制的国家,其中包括臭名昭著的朝鲜,当然也有中国。这些国家的意识形态,是一种在下意识层次诱导和左右普通人思维的毒质话语,在不知不觉中毒杀人自发独立的思想能力。

中国没有大师,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共产党的意识形态。对于共产党而言,中国能否引领世界文化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让民众弱智化,以此实现自己永远的统治。



[i](德)维克多·克莱普勒《第三帝国的语言》商务印书馆,2013P12

[ii]俆贲 《明亮的对话》中信出版社 2014P278


相关文字:

《别相信意识形态》http://wszdgr.blog.163.com/blog/static/81291103201351310260962/

  评论这张
 
阅读(135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