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在两种人之间  

2014-12-27 12:58:43|  分类: 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时候,我会显得比较“自我”,干出让人意想不到的事,不顾及别人的感觉。这不,我在屋里放音乐,音量开得很大,邻居们听到时,可能会这么想:“楼上(隔壁)的那个人又在发疯了。”
    刚毕业时,我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中成为了一个“发烧友”,听音乐时对高低音的搭配非常讲究,学无线电时还曾自制了音箱和功放。在我看来,音箱可以检验出音乐制作的水平,不仅高音要清晰,而且贝斯的低音必须悠长,感觉像一浪接一浪地涌来。很多时候,人们在远处听不见音乐,但可以听到几十赫兹的低音。人耳只能听到有限的范围,
大约在20-20000赫兹,低于20赫兹后人耳便听不见了。
    大声放音乐时,这表明我“出问题”了。我知道,有一种激情的冲动在体内涌动,需要我及时释放出来。此时,我可能会在屋里随着音乐大声唱歌,或锻炼一下身体,或拿起来笔来记录下内心的感觉。
    前段时间,我扔掉了多年积攒下来的卡带。数字化的时代,储存介质发生了变化,录音机和卡带逐渐失去了自己的价值。有一次我去看“坝坝电影”(即在广场上的公开
放映),发现放映机已换成了“投影仪”之类的东西,电影胶片也不用了,跟教室里的多媒体放映差不多。现在,很多音乐都可以从网络中下载到MP3,而且音质比卡带好得多。久而久之,卡带也就多年没用,完全成了垃圾,非得扔掉不可了。这些卡带中,包括了一些八九十年代的一些流行音乐,比如黑豹——准确地说,进入21世纪来,我再也没有买过卡带,转而开始买CD和DVD了。不过,现在我什么都不买了,一切都从网络中寻找。
    最近,我偶然发现了几首黑豹的歌,感觉非常不错。在当时的中国摇滚乐坛,除了崔建外,可能便要数黑豹了。那个时代刚刚改革开放,中国刚从国家主义中走出来,中国人的生命压抑太久,所以摇滚便出现了。黑豹的主唱是窦唯,他的声音沙哑独特,有摇滚的味道。黑豹的音乐的唯一不足的是,低音部分听起来不够浑厚。这在卡带上听不出来,但在音箱里就比较明显。当年黑豹在香港演出时,曾被Beyond的经纪人看中,并跟Beyond同台演出过。我作过比较,Beyond音乐的低音要厚实一些,这可能也反映了港台跟大陆在音乐上的差异。1984年,侯德健的《新鞋子旧鞋子》发行后,在一次访谈中他谈到自己的感受时说:“大陆的音乐录制设备很差。”如果黑豹的音乐是大陆制作的,我想低音不厚实可能要归咎于当时大陆的设备不好吧。
    那首《靠近我》反复听了几次,感慨良多,让我想起了窦唯和王菲的婚姻故事。要知道,窦唯为王菲贡献出了自己的音乐才华,把王菲带向成功的几张专辑都有窦唯的心血。至于二人后来离婚,这不是外人可以随便评论的,我也不想多加评论。
    窦唯在创作《靠近我》时,似乎在冥冥之中感觉到了与王菲的分手?无论怎么说,用《靠近我》来表达分手时的感觉,我想窦唯也不会反对吧?
    老婆说,艺人的婚姻都比较“有问题”,对于他们而言,离婚可以说是家常便饭——可不,王菲跟李亚鹏分手后,不正在跟比她小十岁的谢庭锋搞得火热吗?我说,艺人的工作属于艺术创作,作品属于精神产品,这就注定了艺人的精神世界比普通人更丰富,不能拿常人的尺度去看他们。普通人需要一个老婆就能过一辈子,而艺人们则可能需要不断地恋爱,以维持一种创新激情。歌德那个老家伙,八十多岁时还在与小女生爱恋,想必爱情也为他的艺术创作提供了灵感的源泉。再说,一个作品的问世,可能也包含着艺人自己的生活经历或生命体验。比如,王杰在唱那首《她的背影》时,若没有他与安妮的恋情作为基础,便可能唱不到那么好。
    回头再来说我自己。我不是艺人,却能理解艺人的精神世界。我写点破烂文字,这也算是一种创作吧。我的内心涌动时,最容易写出文字。就这点而言,这跟艺人的创作是一个道理。不过,我没有资本离几次婚,去不断体验新鲜或刺激,借以找到创作灵感,或维持创作的热情。
   想来想去,我想还是处于艺人与普通人之间吧。普通人太世俗,精神世界不够丰富;艺人的精神世界又太丰富,这就注定了他们在生活中可能会伤痕累累。
    其实,小时候若能接受系统的音乐教育,我也有搞音乐的天赋,我对此深信不疑。不过,这不是我一个人的问题。人人都有天赋,只是中国教育没有为我们提供一个多元化的发展平台,让我们成为我们自己。我身上这点仅存的生命激情,也只是中国教育没有扼杀掉的。
  评论这张
 
阅读(1174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