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从不安全中受益  

2014-12-04 10:15:55|  分类: 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段时间在新疆期间,我认识了一位来自上海的工程师。旁人说他是“日进一辆帕萨特”,开始时我还不相信,后来才证实了此事。原来,90年代初上海出现股市后,他便开始炒股,第一次15万,第二次35万,共计投入50万。二十几年来,他从股市中收益了一千多万。看来,“日进一辆帕萨特”并不是纯粹的吹嘘。

在市场经济中,成功的企业家总是非常敏锐。他们能从动态的市场中捕捉到信息,作为投资决策的依据。相比之下,不成功的企业家的最终倒闭,就是因为他们自身非常脆弱,无法适应动态的市场经济,在决策上出现了重大失误。

实际上,股市和市场经济都具有不确定性的特征。若要想取得成功,你就要面对这种不确定性,使自己具备反脆弱的能力,并能采取正确的措施。股市和市场经济不是有肌体,但我们同样可用生物学世界观来观照它们。在生物学中,有个重要的概念叫进化。在前面的例子中,股市和市场经济便是进化的。

“事实上,进化最有趣的一面是,它是依赖反脆弱性实现的;它喜欢压力、随机性、不确定性和混乱——而个体生物则相对脆弱,基因库正是利用冲击来确保优胜劣汰,提高整体的适应力。”[i]也就是说,生物必须利用外界的冲击(或叫噪声)来实现自我调整,使自己能不断适应新环境,实现自己的进化。若是一成不变,那就意味着生物处于脆弱状态,或者说已经濒临死亡的边缘了。

还有个故事说,小亚细亚本都国王米特拉达梯四世在其父被暗杀后到处躲藏,持续服药而摄入了一些有毒物质,随着剂量的加大,他竟练成了百毒不侵之身。有一次,他曾试图服毒自杀却没有实现,最后只得要求一位军官杀死他。这种毒药免疫法,又叫“米特拉达梯解毒法”,后来在罗马非常流行。

今天,药理学家已经创造出了一个词汇——“毒物兴奋效应”。小剂量的有害物质实际上会有利于机体健康,起到药物的治疗作用。一点点危害,只要不是很多,只会造福于机体,使其成为更好的整体,因为它会触发一些反应,使肌体进行自组织的调整。

从前面的例子中,我们已经了解到生物的脆弱性。脆弱性并不利于生物的进化。生物的进化必须借助于自身的反脆弱性来实现,接受外界的干扰噪声,实现自身的动态调整。

教师在体制的襁褓中呆久了,先有一种安全感,然后会有一种依赖感。也就是说,教师的生命都是脆弱的。无论是教育部颁发课改文件,或者是社会对教育提出的新要求,对体制内的教师都不会产生重要影响。他们的生命是封闭的,不接受外界的冲击。或者说,他们的生命已经停止了进化。他们不愿意读书,不愿意探索教育的真谛。当然,他们更不敢离开体制,独自去面对体制外的不确定性。

若是呆在体制外,教师就会感觉到一种压力。他没有体制内的安全感,每天都必须要面对失业的威胁。然而,这种威胁会使他根据环境不断调整,以适应社会的需求,最终实现生命的不断进化

勿庸置疑,中国的体制具有脆弱性。苏联的体制貌似强大,但实际上却是脆弱的,最终也自动解体了,这是极权专制和官僚体制的特征所决定了的。在这种体制中,官员也会具有一些脆弱性。在大会上发言,官员多是照本宣科地念讲话稿。即兴讲话是一种创造,里面包含了不确定性。对于官员来说,念讲话稿才会给他们安全感。

根据我的有限的经验,很多优秀教师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不喜欢被框框套套所束缚。在课堂上,他们喜欢即兴创造,不会照本宣科,最多是心中有腹稿;在学校里,他们被认为“不乖”,时常是领导眼中的钉子。其实,这是他们的生命本能所致。他们的生命进化层次较高,所以他们才喜欢不确定性的自由。在这种状态下,他们才能实现更高层次的进化。

腐朽的体制跟教师的平庸正好相配,如同粪便正好跟蛆虫相配一样。别看体制内的教师表面光鲜,实际上都只是行尸走肉而已。很多人会说,教师的现状是体制造成的。我认为此话只对了一半。事实上,只要是敢于面对不确定性,厕所里的蛆虫也可能实现基因库的改良,最后蜕变为一只飞虫,成功逃离臭气熏天的厕所。即使魏书生没有逃离体制,但他毕竟爬到了局长的位置。跟起早贪黑的教师相比,他的日子肯定好过得多。即使他也只算是“大蛆”,但至少说明他曾经努力过,有过梦想。



[i] 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反脆弱》中信出版社,2014P37


  评论这张
 
阅读(1316)|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