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SB与奴才  

2014-05-10 00:34:40|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多年前,我经常跟SB庸众吵架,后来感觉没有必要,于是便保持克制,清静了很久。然而,今天我禁不住又有点发火了。
       群里有一个家伙,是我几年遇到的少有的SB。开始时,他说中国现在有民主监督,我便叫他举例说明。他自己举不出例,便要我举例说明中国没有民主监督。我这些年没有白过,一直在思考这类问题,但这家伙想牵着我的鼻子,那可不是容易的。我不想给他举例,只是不想被他牵着。我只想来点苏格拉底的“助产术”,让他发现自己的观点的荒谬。
       然后,他又说共产党是如何之好,骂我是拿着国家的工资,还要骂国家,然后他要求我向党感恩。从这一刻起,我开始有点火了。我还是尽力克制,耐心地告诉他说:“你是纳税人,你是劳动者。工资是你应该拿的,你干嘛要感恩?相反,有些官员则是国家肌体上的寄生虫,他们搞贪污腐败的钱,其中就你有的钱。你是大爷,政府是孙子。是你养活着政府,而不是政府养活着你。你应该捍卫自己的权益,怎么偏要做奴才?还要去感恩?”
       谁知
这家伙的脑子进了水,似乎感觉自己有主子一是种荣耀。当我骂他是奴才时,他竟然反问我道:“你怎么不去寻找自己的主子?”言外之意是,他有主子而我没有,大概觉得这不公平,所以还想对我表示同情。
我又跟SB发火了 - 郑伟 -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对于这个SB问题,我忍不住“大声”说道:“你是奴才,所以你有主子。我不是奴才,我不需要主子。我自己就是自己的主子!千百年来,中国人做奴才太久了,中国人需要做公民。”话毕,我心里又好气又好笑。我笑的是,这家伙怎么脑子好像真有问题;我气的是,怎么中国还有这种奴才?而这种人竟然还站在讲台上,以对党国的无限热爱,将自己的奴性复制给学生。
      然而,他似乎没有改变过来,过了一会儿又继续跟我说:“你终于承认我是中国人,不管是党的奴才还是国家的奴才。总比自己挂着中国户口,当别国的帮凶好。”
我又跟SB发火了 - 郑伟 -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此刻,我想起了一件事。清末,法国使臣罗杰斯对中国皇帝说:“你们太监制将健康人变成残疾,很不人道。”还没等皇帝答话,站在一旁的贴身太监姚郧抢嘴道: “这是陛下恩赐,俺们奴才心甘情愿!你怎可诋毁我大清国律,干涉我大清内政?”这家伙的奴性,可以与姚郧媲美。
       这是清末的事,然而这种太监居然今天还有,真是太监文化的活化石啊。同时,他也是党文化的活化石,他的SB程度完全证明了我党的成功。想到这些,我叫他今后不要跟我说话,否则我见一次骂一次。
       在这里,我引用网络上广为流传的
一段父子之间的对话。至于读者读后有何感受,我也不必在此深入讨论了。
    儿子从小就想参军,终于有机会了就走到父亲跟前说:“我要参军保卫国家,如果美帝国主义真敢入侵……” 
    “啪“,父亲一个耳光扇过来。 
    父:家人都保不了,还保卫国家?你说说美国人能抢你啥?国家啥东西需要你保卫? 
    子:我要保卫咱的土地…… 
    父:嘿嘿,你先说说你哪来的土地?连几十平方米的小房子都买不起,就算买得起也只有70年暂时的使用权,还土地?再说了,就算你买的起,随时随地找借口可以把你强拆了,把你撵到大街上,你能有啥?等你有了土地再去保卫吧!
   子:美国想吞并我们… 
    父:你不是天天想出国吗?你同学不也是一大堆想出国吗?吞并了把出国费也省了。 
    子:被美国吞并了都白人说了算,中国人都成二等公民了。
    父:美国选总统都是一人一票,要合并了咱中国,13亿华人对他2亿白人,谁说了算? 
    子:美国人打过来,会颠覆我们的人民政府,我要保卫人民政府! 
    父:“啪”(又是一记耳光),你究竟想保卫谁?国税局?财政部?发改委?证监委?卫生部?药监局?房管局?规划局?计生办?城管?路政?还是足协?难道他们折腾你还不够吗?你如果想保卫这些人,看老子不打断你的腿…… 
    子:(赌气地)我想通了,如果美国入侵,我去给美国大兵开门带路!
    父:“啪”(又是一记耳光),想都别想,还轮得到你带路吗,那些贪官的早准备好酒席了。

       上周遇上一个同学,想让我在群里开讲座,给大学同学启蒙一下,但我拒绝了。我说,大家都快退休了,已经活了大半辈子,就让他们这样进坟墓吧。
       在跟
这家伙争吵过程中,我两次问他有多大。他若是年轻人,考虑到他可能涉世未深,我可以耐心跟他解释,帮助他思考。然而,他自称是比我还大时,我便知道了,我不可能启蒙这个死脑筋。我能做的,便是让他死去。
        在《科学自传》中,普朗克回顾自己的生涯时曾哀叹道,“一个新的科学真理的胜利并不是靠使它的反对者信服和领悟,而是因为它的反对者终于都死了,而熟悉这个新科学真理的新一代成长起来了。”可见,社会的进步不是靠这些SB明白什么道理,唯一的办法就是等他们这类人死去。那时,新的一代公民已经成长起来了,中国社会便自然进步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22)|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