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历史的观念》读书笔记(二)  

2014-07-16 10:27:04|  分类: 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历史的观念》

(英)柯林武德 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

 

27、人希望认识一切,也希望认识自己。而且他并不是在他所希望认识的事物之中唯一的一种(哪怕那对他自己来说,也许是最有兴趣的)。没有关于他自己的某种认识,他关于其他事物的知识就是不完备的;因为要认识某种事物而并不认识自己在认识,就仅仅是半-认识,而要认识自己在认识也就是要认识自己。P203

28、休谟:“显然的是,一切科学都或多或少与人性有关…….因为它们属于人们的认识之内,并且是由他们的能力和才能来做判断的。”

30、自然的过程可以确切地被描述为单纯事件的序列,而历史的过程则不能。历史的过程不是单纯事件的过程而是行动的过程,它有一个由思想的过程所构成的内在方面:而历史学家所要寻求的正是这些思想过程。一切历史都是思想史。P212

31、思想史、并且因此一切的历史,都是在历史学家自己的心灵中重演过去的思想。P213

32、只有在历史学家以自己心灵的全部能力和他全部的哲学和政治的知识都用于之——就柏拉图和凯撒的情况分别来说——这个问题时,这种重演才告完成。它并不是消极屈服于别人心灵的魅力之下;它是积极的,因而也就是批判的思维的一种努力。历史学家不仅是重演过去的思想,而且是在他自己的知识结构之中重演它;因此重演它时,也就批判了它,并形成了他自己对它的价值的判断,纠正了他在其中所能识别的任何错误。…….对于思想史来说,最完全的错误莫过于假定,历史学家之作为历史学家仅只是确定“某某人思想着什么”,而把决定“它是否真确”留给另外的人。一切思维都是批判的思维;因此那种在重演过去思想的思想,也就是在重演它们之中批判了它们。P213

33、一个自然过程是各种事件的过程,一个历史过程则是各种思想的过程。人被认为是历史过程中的唯一主体,因为人被认为是想(或者说充分地在想、而且是充分明确地在想)使自己的行动成为自己思想的表现的唯一动物。P213

34、就我们的科学知识和历史知识而言,组成自然世界的事件的过程在性质上和组成历史世界的思想的过程是不同的。P215

35、所以,思想并不是历史过程的前提而它又反过来成为历史知识的前提。只有在历史过程、亦即思想过程之中,思想本身才存在;并且只有在这个过程被认识到是一个思想的过去时,它才是思想P225

36、历史学又以另一种方式而有似于科学:因为在二者之中,知识都是推论的或推理的。但是科学是在生存在一个抽象的共相世界里,它在某种意义上是无所不在的,而在另一种意义上又不在任何地方,在某种意义上是始终存在的,而在另一种意义上又不存在于任何时间之中;而历史学家所进行推理的事物却不是抽象的而是具体的,不是一般的而是个别的,对空间和时间并不是漠然无关的而是有它自己的地点和时间,虽则那地点并不必须是此外,而那时间也不可能是此时。P231

37、史学理论中的哥白尼式的革命:那就是发现历史学家远不是依赖自身以外的权威,使他的思想必须符合于权威的陈述,而是历史学家就是他自身的权威;并且他的思想是自律的、自我授权的,享有一种他所谓的权威们必须与之相符的并且据之而受到批判的标准。P233

38、小说的历史两者都必须是有意义的;除了必然的东西而外,两者都不能容许有任何别的东西,则对这种必然性的判断者在两种情况下都是想象。小说和历史学家这二者都是自我-解释的、自我证明为合理的,是一种自律的或自我-授权的活动的产物;在两种情况下这种活动都是先验的想象。P 243

39、每个新的一代都必须以其自己的方式重写历史;每一位新的历史学家不满足于对老的问题做出新的回答,就必须修改这问题本身;而且——既然历史的思想是一条没有人能两次踏进去的河流——甚至于一位从事一般特定时期的一个单独题目的历史学家,在其试图重新考虑一个老问题时,也会发现那个问题已经改变了。P245

40、伯里:“历史学是一门科学,不多也不少。”

41、历史学的组织与“精确的”科学的组织之间的不同,是同样明显的。这一点是真确的:在历史学中,正像在精确科学中一样,思想的正常过程是推理的;那就是说,它是从肯定这一点或那一点而开始,并继续追问它证明了什么。但它们的出发点却是属于非常不同的两种。在精确科学中,出发点是假设…….在历史学中,则出发点并不是假设,它们乃是事实,乃是呈现于历史学家观察之前的事实。P248

42、历史学就是一种科学,但却是一种特殊的科学。它是一种科学,其任务乃是研究为我们的观察所达不到的那些事件,而且是要从推理来研究这些事件;它根据的是另外某种为我们的观察所及的事物来论证它们,而这种事物,历史学家就称之为他所感兴趣的那些事件的“论据”。P249

43、由摘录和拼凑各种不同的权威们的证词而建立的历史学,我就称之为剪刀加浆糊的历史学。我再说一遍,它实际上根本就不是历史学,因为它并没有满足科学的必要条件。P254

44、自律是指成为其自己的权威的那种条件,根据其自己的首创性来做出陈述或采取行动,并非因为这些陈述或行动是由任何别人所批准的或规定的。P271

45、记忆和历史学之间不同是,在记忆过去中过去单纯是一种景观,但在历史学中它却是现在的思想之中被重演。只要这一思想是单纯的思想,过去就只是单纯地被重演的;只要它是对于思想的思想,过去就是作为被重演而被思想着的,而我对我自己的知识也就是历史知识。P289-290

46、思想的特点就是,它不是单纯的意识,而是自我意识。自我,作为单纯的意识就是一股意识之流,是当前感知和感觉的一个系列;但是作为单纯的意识,它并没有察觉到它自己是那样一股意识之流;它不知道它自己的连续性贯彻在各种经验的前后相续之中。察觉到了这种连续性的活动,就是我们称之为的思维。P302

47、在宗教中,人对自身所具有的概念是把自己作为一种思维的和主动的生物,他以这种概念来与对上帝的概念相对立,——在对上帝的概念中,他关于思想和行动、知识和力量的想法都被提到无限的高度。宗教思想和宗教实践的任务(因为在宗教中,理论的和实践的活动是合而为一的),乃是要找出作为有限的自我和作为无限的上帝这两种互相对立的概念之间的关系。P310

48、每一件新的艺术品都是解决一个新问题,这个新问题不是出版一件以往的艺术品,而是出版于艺术家的未经反思的经验。艺术家作品的好坏,要视它们解决这些问题的优劣而定;但是艺术好坏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一种历史关系,因为它们的问题是出自于未经反思的经验之流,而这一经验之流并不是一种历史过程。P326

49、真正的哲学研究乃是对实际事实的研究,而不是对假说的研究。政治哲学家理应描述的并不是最完美的可能国家,而是实际的国家的现实生活;并且,如果他忠实地做到这一点,就会发现在各种处境中,现状乃是最佳的可能。这样就区别了政治哲学和社会学。后者不属于哲学而属于科学。P334

50、这样,历史哲学存在三个层面。首先,作为一种综合的历史哲学,它直接由历史思维中产生的特殊方法论问题综合而来。其次,作为回答“历史是什么”这个问题的尝试的历史哲学。第三,与一般而言的哲学同一的历史哲学。……第一层面是历史哲学的内容,第二层面、第三层面一 同构成了它的形式。P345

51、首先,按照它的逻辑顺序,历史哲学必须是哲学;而称它为哲学意味着它是普遍的和必然的,并且它不是哲学的一部分,而是哲学的整体。在这个整体中,每个部分都是整体,因为每个部分都是整体必需的,并且,若不是依据每一个它者,没有哪个部分能够得到理解。其次,历史哲学必须是与历史有关的。这意味着我们涉及的不是纯粹的哲学,而是由某个角度进行研究、在一个特殊的层面获得理解的哲学,即哲学及其问题集中在一个特殊的点上,那就是历史的概念。P346

52、哲学与思想有关,因为根本上能够被我们谈论的任何事物,只要我们谈论它,它便是思想的一个对象;哲学与行为也有关,因为任何事物都为行为提供了场所和时机;哲学与艺术有关,因为任何事物都是审美静观的一个合法对象;哲学与科学相关,因为任何事物都是科学研究的合法对象;哲学也与历史相关,因为存在的任何事物都是一个历史的事实。P348

53、严格说来,所有的历史都是史前史,因为所有历史资料都是纯粹的材料,没有一个是现成的历史;它们都需要通过历史学家的思想转变成历史。而且,另一方面,没有任何历史是纯粹的史前史,因为任何资料或者资料群的解释难度,都比不上人们所认为的解释史前史资料的难度。P367

54、我们必须把确定某一给定事物是否真实的任务推迟,直到我们确认写作它的那个历史学家的真实情形。我们处理的不仅是历史本身,而且还要处理我所称的第二级历史,或者史学史。…….第二级历史是第一级历史绝对必需的成分,只有在我们解决了与过去事件的历史问题有关的史学史问题之后,我们才能解决任何与过去事件有关的历史问题。P373

55、必须有一种历史思想的一般逻辑,而且,它必须是一种与经验主义科学相对的哲学的科学,并且必定先验地确立起了那种一切历史思维皆要遵循的纯粹的原则。若没有清晰、明确地构建这样一种哲学方法论,我们的历史研究的结果或许是真实的,可我们不可能知道他们是真实的。P383

56、所有的历史都是有倾向性的历史,而且,如果历史没有倾向性,没有人会去写历史。P390

57、一切历史都是理解现在的努力,其方式是重构现在的种种决定性条件。显然,这是一项永无止境的任务,这并非因为它的那些条件是有效原因的倒推,即无论我们对这些有效原因追溯得有多远,在更远的尽头,它们依然是未经过核实的;而是因为现在是一种具体的实在,因此它无法通过分析而穷尽。P 409

58、一切历史都是一种尽可能完整地叙述现在世界的努力,从这个意义上说,一切历史因而都是普遍史…….每一部历史都是一部历史专论,是对一个有限的历史问题的讨论,甚至对于所谓的世界史来说,情况也是如此。P410

59、历史只是一种理解现在的尝试,其做法是把现在分解成它的逻辑上的必然性成分或者过去,以及逻辑上的可能能成分或者未来。P411

60、无论历史走多远,它总是留下直观性的残余,留下未经分析、未被理解的现实性的残余。哲学是一种思想的形式,它把克服一切抽象,无论是科学中真正的抽象还是历史学中观念的抽象,都看作自己的工作;它把抽象仅仅看作是具体中的事物的替代物。因而,它是仅有的思想形式,甚至想要完整地理解真正的现实,而不是把自己限制在理解别的什么事物上,即那种它自己创造出来的并取代了现实而成为研究对象的事物上。因此,哲学朝着解答知识之谜的方向比历史学更进了一步。但是,就所有其他的思想形式来说,历史学是离哲学最近的,也是最能分享其精神的。P413

61、历史学是一切哲学问题最近的、直接的来源。如果你损毁了历史学,那么,你就损毁了哲学赖以为生的营养;如果你培养、发展一种健全的历史意识,那么,你就掌握了除了哲学自身方法之外哲学所需要的一切。一切哲学都是历史哲学。P414

62、一个哲学家如果考虑到他自己思想的迅速进展,不试着以一种体系的形成表达他现在的所思所想,那么,他的邻居们就有理由相信,在他心灵中发生的一切并不是一种进展,而是一种混乱。因此,哪里有陈述,哪里就必须有某种关系。P417

63、不仅仅思想的历史是可能的,而且,倘若在更广泛的意义上理解思想,能够成为历史的也只能是思想。唯有思想,历史学家能够如此亲近地对待,而没有它,历史就不再是历史。因为只有思想才可能以这种方式在历史学家的心灵中重演。P431

64、因而,一切历史都是思想的历史,此处是用的思想最宽泛的意义,它包括人类精神的所有意识行为。P431

65、历史学家的思想既不是,也不包含或牵涉到其对象的任何摹本。历史学家的思想就是该对象本身,或者更确切地说将该对象纳为自己的一个要素。该对象也就是历史学家正尝试由他自己在现在去理解、重新思索的思想行为。P436

66、考古学是一种经验性的方法论。任何考古学分支科学的方法论都只能运用在发现了一定类型材料的有限范围之中。另外还有一种方法论是纯粹的方法论,这是一种科学,它设置了方法论的普遍性原则来处理任何种类的原始资料,可以建构起任何主题的任何叙述。这种纯粹的方法论就是历史哲学,它是科学,可以用来处理一切历史思维的普遍的和必然的特征,将历史和其他思想形式区分开来。P 473



 


  评论这张
 
阅读(163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