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最后一次劝劝许锡良老师  

2014-09-01 12:24:14|  分类: 引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
    韩寒的事作为一个公共事件,任何人都有发言的权利,许锡良也不例外。作为朋友,我非常理解许锡良。他的影响已不在教育界,而是多少有些“公知”的影响。就社会事件发言,是“公知”的天然职责。
    不过,“公知”的发言未必都正确。”公知“的知识结构、性格特征等,都可能影响“公知”们言说的客观性或公正性。
   下文对许提出了某些批评意见。作者皮皮狼,也是我的朋友。
   大家都是朋友,我没有偏袒任何一方,只是想就事论事。不过话说回来。此事中也没有正确的一方,双方只是直抒胸意而已。
   被人说三道四,甚至是恶语批评,这是作名人的代价。韩寒如此,老许也必如此。老许若能读到此文,也不妨反思一下吧。对于老许的学养和胸怀,我一直是信心满满。
    原文地址:http://www.edu11.net/space.php?uid=291&do=blog&id=654053




【许锡良老师在凤凰网连续发文批韩寒,我劝也劝了。这是最后一次。说不明白是我的问题。看不懂是您的问题。】

先表明我对韩寒的态度。

我不是韩粉,我反对的是许锡良批韩寒的越界,不是因为我是韩粉。

1、我不认为有任何证据能形成证据链,证明韩寒抄袭。
2、如果要我猜测,我猜其早期作品被成人改动的可能性是有的。但是,我绝不会以猜测的事实为依据进行推论。更拒绝以百分比的形式,推断一个人是罪犯的概率是多少。
3、我与韩寒的交集仅限于买了《独唱团》和看了《后会无期》。从未参与任何韩寒粉丝团队(加入豆瓣韩寒小组。发言极少)。

再说明我对许锡良批韩寒的态度

许锡良批韩寒越界了。许锡良这是典型的打着求真的旗号在作恶。

首 先,我在几年前,就对许老师提出过“不以伪求善,不以恶求真”,毫无疑问,为了求真不择手段是一种恶,他从未正面回答过这个问题。无论如何。“以恶求真” 是存在的,(如,文革时曾划开肚子检查女特务有没有发报机。)而许锡良连这个简单问题都不肯回答,很难相信他有诚意面对我对他的进一步批评。

许 锡良今年又提出了“公众人物有义务自证清白”,甚至总结出三个条件说满足这三个条件,就有责任自证清白。这篇文章的漏洞百出,在我这个没有学过法律人看 来,都是完全荒谬的,法律原则是疑罪从无。从未说如果是公众人物,就有责任证明自己清白的话,按照许教授文章,迈克尔杰克逊早就应该当做娈童案罪犯给抓起 来。因为它符合许老师公众人物的全部条件。并且居然与娈童案当事人私了,这简直就是在承认娈童了吗!自证不了就是罪犯。

其文章的荒谬不言自明。这种求真的方法是一种恶。把举证责任推给对方,是对他人权利的侵犯。如果许老师这篇文章真被实施的话:我想报纸上会有这样一则声明:“今有四十名孩子自称是韩寒私生子,请韩寒尽快到本法院自证清白,逾期未到。本法院将以遗弃罪逮捕韩寒”。

我对许锡良教授的态度。
其实,没啥说的了。

说一下我对许锡良的脑残粉的态度


举例:树上绑着一个人旁边写了一块牌子说这是小偷。我说无论是不是小偷这种绑起来的方式都是不对的。这时候有人冲过来,你和小偷是一伙儿的。

许锡良的脑残粉一冲上来就说我是韩粉。这种低档次的二分法,站队法,与许锡良教授的教导有莫大关系。最起码我从未看过许教授对此做过任何澄清。从这种意义上,我认为韩寒的粉丝比许锡良的粉丝水平高很多。

这种**,一律拉黑。

最后说一下对求真的态度:


真,无关善恶。但是求真的手段,求真的过程。就有善恶。
在我看来,世界是无法做到“至真至善”的,世界上发生太多的事。每一件事都扑朔迷离,我们只能对自己接收到的信息中确定是真的那一部分做出表态。我不否认真的价值,也不否认求真的意义。

但是,我们如果意识到:求真是需要成本的。需要求真的事情很多的时候。
就会对求真做一个简单的效率评价。我又不是韩粉,所以我不会花任何时间去看许老师那些“铁证”。
当然。如果有人愿意不计成本的求真。我非常钦佩,这个世界有了这样的人,花掉自己的时间给人们以真实,我是非常敬佩的,不过,求真的时候越界,或者假借求真做坏事,就是我反对的。

转帖一位朋友的话吧:

“路金波的团队是如此能干,骗住和控制住了韩寒身边所有人,至今没一个成功逃脱的。路金波的团队又如此笨拙,公开展示的手稿证据中充满了所谓漏洞和疑点。”

“韩寒身边熟悉他的人,征文比赛当事人,没有一个说其代笔的。说有代笔的,都是远处没亲眼见过韩寒的人。所有的“证据”都是臆想和所谓推理。阴谋论就是这样的,一根筋,越想越有理。旁人看上去,却已是荒谬绝伦。”
  评论这张
 
阅读(274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