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老贾这个人  

2014-10-28 23:00:50|  分类: 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贾总是工地上的项目经理,也就是说,他在工地上算是老大。虽然我比他大一点,但工地上都称他为老贾,有时候我也这样称呼他。

    平时闲暇时,我跟贾总也会聊聊天,这让我对他的“身世”有了一些了解。最早时,他在系统内属于北方体系,然而参加工作那几年,初出茅庐的他年轻气盛,跟很多人都发生过矛盾。据他讲,那时他经常跟老师傅们吵架,骂他们“理论比不过我,干活比不过我,考试比不过我”。这样,他得罪了一些人,结果便被领导“发配”到南方体系。算下来,他在成都已经呆了二十余年,家也安在了成都。

经过多年的打拼,贾总开始成熟了起来,为人处事也变得老道起来。总的来讲,贾总多少有些人格魅力,对工人也比较大方慷慨,难怪有些工人已经跟了他多年,只要他需要人手,这些人都愿意跑来给他帮忙。为什么会这样?我举两个例来说吧。比如,他专门买来一套茶具,放在办公室里的茶几上,只要有人进屋来,无论是工人还是监理或业主,都可以自己泡茶喝。他买来的都是名茶,比如,铁观音,普洱什么的,价格都自然不菲。工人们发现有不给钱的好茶,自然都涌来泡上一杯,带到工地上去喝。对此,贾总似乎也没有意见,任由工人们享用他的名茶。

前段时间,一家公司老板叫贾总去拉啤酒。原来,他手下有很多吊车司机,都喜欢喝点啤酒。上半年时,他进了大量的啤酒,估计是从厂里直接以出厂价拉来的。然而,如今秋色已浓,天气较凉,司机们开始不太不喝了,结果留下了一屋子的啤酒没有喝。眼看保质期快到,还有这么多的啤酒没有喝完,老板便想到处送人,做点人情。否则,保期到时再送人,也没有人敢喝了。

那天,贾总带着我们去拉走一车啤酒,送到了另一个工地。进屋时,贾总敲开一瓶,喝了几口,发现味道仍然正常,絮絮叨叨地说,“要是老彭能喝到酒,那该多好。”老彭是工地上的老工人,跟着贾总干了很多年,天天都要喝点啤酒。他干活兢兢业业,而且从不讨价还价,所以贾总非常喜欢他,平时有什么好东西,也会给他考虑一点。当天下午,贾总便叫我带上老彭和另一个工人又去拉了一车。老彭看见一屋子的免费啤酒时煞是兴奋,他可能一辈子也没有见过这么多啤酒,而且全是免费的!他把能装啤酒的东西都用上了,以最后甚至恨不得脱下衣裤再装点。我私下估计,这一次我们少说也拉走了200瓶啤酒。老彭乐呵呵的,说这两个月喝啤酒可以不给钱了。

据贾总说,他以前在学校时就是有名的调皮大王,念书根本不用心,成天就是恶作剧,拨别人的自行车的气门芯,把偷来自行车以10元的价格卖掉,甚至是经常跟人打架。当然,他没有少挨老师的骂,也是政教处的常客。

或许,当年的玩皮在他的生命中留下了太深的印迹,已经年逾四十的他偶尔还会大发童心。上次我从工地上巡视回来,看见贾总站在垃圾堆旁边,手里拿着一把包装带,正在做点什么。我走近一看,原来他正在琢磨着如何用包装带编一个箩筐。包装带是托运设备用的,设备到达工地后,便开箱验收,拆下了一地的包装带。谁知工地上的老大,竟然在研究如何编出箩筐来。贾总见我过来,便要我帮忙。我俩在那儿折腾了很久,但是最终还没能编出箩筐。

除了童心大发外,贾总时常还跟人恶作剧,直叫人哭笑不得。前两天,隔壁办公室里的人说是丢了电脑,竟然在我们的文件柜里找到了电脑。贾总说,上次他们办公室里没人,他便把电脑拿走了。用贾总的话来说,“想教训一下这帮孙子”。很自然,那帮孙子发现这两天电脑不见了,于是到处搜索,结果在我们办公室的文件柜里找到,不知他们有何感想。

自从来工地后,我跟贾总经常外出办事。然而,奇怪的是,只要有他在车上,每次出门时都会遇到荷枪实弹的警察例行检查。开始时我还不觉得什么,心想新疆肯定查得严一点。然而,当我眼看其它车辆都径直地扬长而去,唯独我们的车被拦住检查时,我心里便开始琢磨起原因来。各位想想看,本人长得英俊潇洒,玉树临风,戴着眼镜,更显斯文,无论如何跟坏人联系不起来,所以我独自开车时,警察从来不拦我。然而,每次贾总在车上,无论他是否开车,总是被警察拦下。显而易见的是,原因肯定在他身上。

2014年10月28日 - 郑伟 -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我思忖良久,终于有了答案。贾总留着一脸胳腮胡,曾自嘲地说,别人看到我的胡子时都以为我是艺术家,至少也是走文艺路线的,谁我只是一个拧螺丝的。他自己没有意识到,他肯定让人联想到了一位世界名人——本拉登。我们先来看看本拉登的照片吧。贾总的胡子跟本拉登差不多,只是眼睛小了一些。

    今天,我的猜测在偶然间得到了印证。今天去物资店买油漆,听老板说,吐鲁番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即不允许留胡子。一般人为了省点麻烦,免得自己被当作“基地组织”的成员,都剃掉了胡子。贾总为了标新立异,彰显个性,结果招来了不少的麻烦,每次出门都被警察当作了本拉登的同伙。

上次在昌吉吃饭时,一个同道者告诉我,在他所接触的人中,他最佩服的便是贾总。一方面,他干活时像个样,富有敢闯敢干的作用;另一方面,他搞笑时也非常风趣,随和又有亲和力。在我看来,他说得没错。在我的印象中,贾总确实就是这么一个人。


老贾这个人 - 郑伟 -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评论这张
 
阅读(154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