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伊西斯的面纱》读书笔记  

2015-12-16 18:08:04|  分类: 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伊西斯的面纱

(法)皮埃尔·阿多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5

1、弗朗索瓦·雅各布:“没有任何东西强迫细菌进行有性繁殖。一旦是强迫性的,形成每一个遗传程序就不再通过精确复制单个程序,而是通过把两个不同程序进行匹配。对于演化来说必不可少的另一个条件是死亡。这里的死亡不是来自外部,比如某个事故,而是来自内部,作为一种预先规定的必然性经由遗传程序来自于卵。”P34

2、文艺复兴时期的马西里奥·菲奇诺:“什么是人的技艺?一种从外部作用于物质的特殊的自然。什么是自然?一种从内部给物质赋形的技艺。”P30

3、塞内卡:“除了是神本身和内在于整个世界的神的理性,自然还能是什么呢?”P32

4、公元1世纪的柏拉图主义哲学家普鲁塔克:“在古人那里,无论是希腊人还是野蛮人,物理学都是一种被包裹在神话之中的关于自然的讲述,或者是一种往往被谜和隐秘含义所掩盖的、与奥秘有关的神学,对于众人来说,说出来的要比未说的更加晦涩难解,未说的要比说出来的更成问题:当我们考虑俄耳甫斯的诗歌以及埃及人和弗里吉亚人的讲述时,这是很明显的。然而,秘密的入会仪式和宗教仪式中象征性的东西尤其揭示了古人的思想。”P46

5、如果构成自然的无形的神性力量都隐藏在可见形态下面,那么它们也隐藏在传统崇拜仪式和秘密下面。不仅如此,波菲利似乎把宗教仪式的神性性与魔鬼所固有的掩饰联系起来。自然之所以隐藏,是因为构成自然的神灵的灵魂和魔鬼的灵魂需要有形的存在,因此必须首先以一种神话方式来认识。P79

6、让·塞兹内克:“从最早的时代以来,埃及思想家和希腊思想家都有意把科学和哲学的伟大真理掩藏在神话的面纱下,以使其免受俗人的亵渎。……神话收集的任务是重新发现其原有的内容。”P92

7、魔法起初依赖于这样一种信念,即自然现象是由不可见的力量——神灵或魔鬼——所导致的,因此可以通过强迫神灵或魔鬼做某种事情来改变自然现象。P120

8、在文艺复兴时期,菲奇诺遵循普罗提诺的说法,延续了爱的魔法师这一主题:“魔法的作用就是自然的作用,……技艺仅仅是自然的工具。古人把这种技艺归于魔鬼,因为魔鬼知道自然事物之间的关系,知道什么适合于什么,以及如何在缺乏和谐的地方重建事物之间的和谐。…..整个自然因为这种相互的爱而被称为‘魔法师’。…..因此,没有人会怀疑爱是一位魔法师,因为魔法的所有力量都存在于爱,爱的作用是通过魅力、咒语和符咒而实现的。”P124

9、伽利略:“工程师已经征服了科学家的尊严,因为制造的技艺已经成为科学家的原型。这意味着一种新的知识定义。知识不再是沉思,而是利用,是人在面对自然时的一种新态度;他不再像孩子看母亲一样看她,把她当作仿效的对象,而是想征服她,成为她的主人和拥有者。”P136

10、在《哲学辞典》的“自然”一文中,伏尔泰说:“我可怜的孩子,你要我告诉你真相吗?我已经有了一个不适合我的名字:我被称为自然,但我其实是技艺。”P140

11、伏尔泰:“这个宇宙让我难堪,我无法想像这样一个钟表会没有钟表匠而存在。”P140

12、鉴于数学与力学古已有之的密切关系,由于开普勒、笛卡尔、伽利略、惠更斯和牛顿的工作,这种作为机械装置的自然形象的一个根本后果是产生了一门数学物理学,它将自己局限于现象的可量化和可测量的材料,旨在提出以方程形式来规范现象的定律。P141

131672年莫里哀在《没病找病》中没有使用“秘密”一词,而是让贝拉尔多说:“到目前为止,我们机器的运作还很神秘,一点也看不透;…..自然把厚厚的面纱置于我们跟前,我们一点也无法知晓。”P142

14、普罗米修斯从众神那里盗取了火的秘密,从而遭到永恒的折磨,而伊卡洛斯以人工方式像鸟一样飞行,希望升到太阳那么高的地方,但却掉进了海里。我曾说过,在1617世纪的寓意画册中,这两个人物象征着好奇心或主张支配自然所带来的危险。P151

15、对于第戎学院提出的问题“科学与艺术的复兴是否有助于道德的净化?”,卢梭说道:“人啊!你们应该知道,自然想要保护你们不去碰科学,正像一个母亲要从她的孩子手里夺下一件危险的武器;而她所要向你们隐藏起来的一切秘密,也正是她要保护你们不去做的那些坏事,因而你们求知时所体会到的艰难,也正是她最大的恩典。”P160

16、在卢梭看来,艺术源于人的激情,源于人的野心、贪婪和徒劳的好奇心。因此卢克修莱和卢梭都认为,理性必须学会节制欲望,“修复艺术对自然造成的伤害”。幸福并不在于过多的财富,而在于生活简单和亲近自然。P162

17、海德格尔强调了我所谓的当代技术的普罗米修斯牲。在他看来,这是一种旨在除去自然面纱的暴力手段:“支配现代技术的除去面纱是一种挑衅,逼迫自然交出一种可以提出和累积的能量。”凯瑟琳·谢瓦来很好地总结了海德格尔对这一现象的立场:“在当今时代,人把包括他自己在内的一切事物都看成一种工具和可以开发利用的贮备,同时也失去了他自己的存在。”…..在《当代物理学的自然图景》这场演讲中,海森堡斥责了同样的危险:“我们生活的世界已经被人彻底改变,我们处处遇到的都是人造的东西:把工具仪器用于日常生活,用机械来制作食物,对乡村的改造……,以致人除了他自己,什么都遇不到。”P164

18、人类所能诉诸的唯一手段就是言说。从这个角度来看,在谈到创世的秘密时,我们应当试着通过话语的生成来模仿宇宙的生成。换句话说,我们应当试着在知语的运动中重新发现事物的生成运动。正因如此,《蒂迈欧篇》被呈现为一种创制,也就是一种言说和一首诗,或者一个艺术游戏,它模仿神这个宇宙诗人的艺术游戏。于是柏拉图认为,世界这个神是在他的言说中诞生的:“这个神的确是在某一天诞生的,是在我们的言说中诞生的。”P168

19、在古代,物理学是一种言说,而不是——除了我已经提到的非常罕见的例外——实验操作。它是一种言说,不过是一种猜测性的言说。事实上,不仅是柏拉图主义者,甚至所有古代哲学学派似乎都认识到了物理学整体上或至少是其细节的猜测性。P172

20、培根:“至于说到权威,人们若是无限地信赖他们但却否认时间的权利,那只能表明人们的怯懦;因为时间乃是众权威的权威,甚且是一切权威的作者。有人说,‘真理是时间之女’,而不说是权威之女,这是很对的。”P188

21、莱辛:“一个人的价值并不在于他实际拥有或者声称拥有的真理,而在于他为获得真理而付出的真诚努力。因为追求真理比占有真理更能使人完美。如果上帝右手握有全部真理,左手只有对真理的热切渴望,伸出双手说‘选择吧!’,那么我即使犯下万劫不复的错误,也会向他的左手毕恭毕敬地鞠上一躬,说,‘父吧,请给我这只手;因为绝对真理只属于你。’”P194

22、对柏拉图而言,物理学既是一种言说,又是一种实践。重要的是不仅是创作神话颂歌,而且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都要过神向人建议的那种卓越生活,就像《蒂迈欧篇》明确指出的那样。P197

23、西塞罗:“我们只需问自己,星体的运动和对天界事物的沉思,为了认识被自然隐藏在黑暗中的东西而付出的努力,对我们的激励有多大。……对天界事物以及自然一直隐藏的遥不可及的事物进行观察和研究是最高贵的行为之一。”P198

24、关于如何理解“自然的秘密”,我区分了普罗米修斯态度和俄耳甫斯态度。这里我要延续这种区分,同时不再使用神话的字眼,并且把接近自然的两种程序对立起来。第一种程序使用科学技术的方法;第二种程序则使用我所谓的审美知觉方法,这就是艺术可以被视为一种理解自然的方式而言的。然而,在我们人类的经验中,必须区分和定义三种与自然打交道的基本模式。P279

25、日常知觉的世界不仅与科学知识的世界相对立,而且与审美知觉的世界相对立。……柏格森则说,艺术家看事物时“是为了事物自身,而不是为他自己”。也就是说,“他们不再仅仅为了行动来感知;他们是为感知而感知——不为什么,只为乐趣。”柏格森总结说,哲学也应该使我们感知世界的方式发生彻底转变。P281

26、所谓第一次看,就是却除所有那些让人看不到赤裸的自然的东西,摆脱我们用来遮蔽它的所有功利主义描述,用一种天真的、不偏不倚的方式去感知。这种态度绝对简单,因为我们必须摆脱我们的习惯和自我中心。塞内卡正确地指出,我们只惊讶于罕见的事物,如果每天都能见到,那么连崇高的景象都会被忽视。P282

27、康德主张“对自然的美产生直接兴趣……永远是善的灵魂的标志。”所谓“直接兴趣”,康德是指对自然的存在本身感受到愉悦,只对美有兴趣,而没有任何自我中心的考虑。P230

28、对歌德来说,艺术的确是自然的最佳阐释者。自然并不像科学那样去发现的隐藏在现象背后的定律、公式或结构;恰恰相反,它在学习观看现象或显现,观看处于光天化日之下,我们眼皮底下的事物,以及我们不知道如何观看的东西。它教导我们,最神秘和最秘密的东西恰恰是昭然可见的东西,更确切地说是自然使自己变得可见的运动。P231-232

29、罗歇·卡耶瓦在《普通美学》中断言,只有自然才是美和艺术的创造者,由同样的自然构造产生了装饰(即艺术品)和欣赏这种装饰的能力(即审美愉悦)。在他看来,艺术只服从有机的自然律,自然律是一种内在于形态的艺术:“依赖于生命的形态并非由某个人所造,它们似乎自己塑造了自己。……作者与作品浑然一体。”自然的创造是艺术的,艺术的创造是自然的:“艺术是自然的一种特殊情形,当审美过程经历了补充的制作完成程序时,艺术就发生了。”P232

30、人应当永远记得自己是自然存在,状态万千的自然社会往往会在我们看来真正艺术的过程显示出来,因此自然与艺术之间存在着一种深刻的共同特性。P233

31、世界完完全全就是艺术。它是一种自然生成的艺术品;因为在尼采看来,一切形态的创造都是艺术。自然塑造了整个形态宇宙;她展示了万紫千红之色和金石丝竹之声。人的艺术乃是这个现象宇宙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正如尼采常说的,需要得到“崇拜”的正是这种显现。

32、保罗·克利在其《现代艺术理论》中写道:“对于艺术家来说,与自然对话始终是必要条件。艺术家是人,他本身便是自然,是自然领域中的一个自然组分,……是地球上的生物和宇宙中的生物:是群星之中的一颗星上的生物。”P234

33、歌德:“我推测希腊艺术家是依据自然本身的法则行事的,我现在追求的正是这样的法则。”235

34、“关键不是模仿自然,而是像她一样行事。”毕加索如是说。

皮埃尔·李克曼:“画家的活动不是模仿创造出来的各种既定的东西,而是再现自然的创造行动本身。”P290

35、保罗·克利:“对他(艺术家)而言,正在自然化的自然要比被自然化的自然更重要。”因为他作为艺术家试图沉浸“在埋藏万物秘密的自然怀抱和创造的原始沉淀之中。”P236
36
、歌德试图发现自然的形态类型,他称之为“原型现象”,例如原型植物。他通过一般方式来支配自然运动的基本法则来解释这些形态类型,特别是两种极性力量以及强化或上升,比如我们看到,它们在植物的生长过程中起作用。事实上,植物生长所特有的螺旋运动和垂直运动与自然的基本韵律是一致的,后者是极性与上升之间的对立,或者是“一分为二”与“使高贵”或“强化”之间的对立。歌德说:“事物为了显现出来,必须使自己分离。分享的部分再次寻求对方,或许可以找到对方并与之重新结合在一起。……这种重新结合可以通过一种超越的方式来实现,因为被分离的东西最初是高贵的,通过高贵部分之间的联系,它产生了新的、卓越的、出乎预料的第三个部分。”P237

37、我从审美知觉的角度说过,艺术家在努力接受自然的创造性冲动时,其注意力会超越形态的产生,而把自己等同于自然。P242

38、凡·高在使用“宗教”一词时,想到的肯定不是一种宗教修行,而是一种神性的情感或与自然融为一体的感受,正如接下来一封信所写:“我极度渴望宗教——因此我晚上出去描绘群星。”P245

39、在18世纪,自然有多种含义。她既代表作为科学对象的自然,也代表被视为万物之母的自然,还代表作为无限的、神化的、无法言喻的、不具名的或普遍存在的自然。她还被等同于真理,而真理被视为人类认知活动的也许无法企及的终极目标。P298

40  强行夺走自然的秘密,或者把伊西斯的面纱揭开,不惜任何代价、采用一切手段,尤其是通过技术和自然的机械化来寻求真理,有可能扼杀诗和理想,创造出一个祛魅的世界。P352

41、揭开伊西斯的面纱就是意识到,自然不过是没有意识到自身的精神,作为自然的非我最终等同于自我,自然乃是精神的起源。尽管各种浪漫主义哲学之间有深刻的差异,不论是费希特、谢林、黑格尔的哲学,还是诺瓦利斯的哲学,它们都有同的基本倾向,要从不同角度把自然与精神等同起来。P353

42、席勒:“所有被包裹起来的、充满神秘的东西都容易引起恐惧,因而有崇高感。埃及塞斯的铭文就是这样:‘我是那一切的曾在、现在和将在;未有凡人揭开过我的面纱。’”P359

43、尼采不惜一切代价反对求真意志,为的是留在表面或表象世界:这个世界最终而言是艺术、是形态、声音和词语的世界。这种对立的意义何在?为了理解它,我们应该想到,对尼采来说,知识在正常情况下是服务于生命的,因此我们的表象依赖于我们的生命需要。P367

44、在尼采看来,不惜一切代价求真,为知识而知识,自愿放弃生命幻象,有可能摧毁人类。那样一来,人将无法活下去。人离不开生命幻象,如果没有整个神话和价值的世界,人就活不下去。纯粹的真理是对生命的否定。求真意志本质上是死亡意志。P368

45、对尼采而言,艺术并非指美术,而是指与生命和自然相联系的整个创造和生产活动,正如让·格拉涅尔所说,“自然是最出色的艺术家。”人的艺术有一种宇宙意义;它是自然游戏的一种形式:“它是一种自然力。”它是与生命需要相联系的由形态、幻象和表象所组成的整个世界,不仅包括尼采所谓的“表象的奥林匹斯山”,而且包括所有处于表面而不在深处的东西:面纱的外表或布料。P319

46、无论如何,斯芬克斯的双重外观——一头有着少女胸部的凶残野兽——象征着自然的两个方面:美和凶残,在我们心中激起了惊叹和恐惧。因此,文明以其两个方面——(奴隶制的)残暴和(艺术创造的)光辉灿烂——反映出斯芬克斯或自然的表里不一,反映出最高存在既是可怕而具有毁灭性的真理深渊,又是虚幻而诱人的生活表象。P374

47、希腊人知道真相:他们知道生存的恐怖与可怕。但正因如此,他们才懂得如何生活。懂得如何生活意味着懂得如何为自己构造或创造一个可以在其中生活的宇宙,一个充满形态、声音、幻象、梦和神话的宇宙。“对我们来说,创造就是掩盖自然的真理。”于是我们窥见了这一表述的含义:或许可以说,尊重自然的羞怯其实是意识到,必须始终用艺术来掩盖她。P375

48、尼采在《悲剧的诞生》中说:“每当真理被揭示时,艺术家即使在揭开面纱之后,也会以痴迷的眼光依恋那张面纱;而理论家却享受和满足于丢弃面纱,其最大快乐就在于凭借自身的努力不断揭开面纱的这个过程。”P376

49、无论如何,尼采始终相信自己的基本直觉:真理与它的面纱不可分离;真理与表象、形态和生命幻象不可分离。“真理只有通过掩盖它的非真理才是真理。”P376

50、“真理是个女人。仅此而已。羞怯是她的聪明……你必须强迫她,那个假正经的自然!”在尼采那里,表述和形象总是模糊不清的。真理的羞怯是需要尊重还是需要强迫?正如我所说,深度知识将两个极端调和了起来:既勇于把世界本身的真理作为一种死亡和创造的力量揭示出来,同时又尊重真理的羞怯,用艺术和美来掩盖它,因为生命的幻象和表象的面纱与真理不可分离。P377

51、尼采恰恰把《无冕王子之歌》放在《快乐的科学》结尾。王子想像自己像鸟一样从北方飞向南方,也就是说,他在逃离浪漫主义的迷雾,飞向地中海的光和热。他吐露了如下秘密:“我还是斗胆承认吧——在北方,我曾爱过一个女人,她老得让人颤栗,这老妇的名字就叫‘真理’。”通过提到对真理这位老妇的爱,尼采暗示了他起初追随叔本华和瓦格纳,不惜一切代价热情地追求真理。我们在《快乐的科学》的格言中也碰到了这位老妇:“噢,人类!在所有老妇中还比你更丑陋的老妇吗?”对尼采来说,如果真理是一个女人,那她就是一个“丑陋”的老妇,“老得让人颤栗。”“真理是丑陋:我们有艺术,因此真理不会杀死我们。”P327-328

52、尊重真理的羞怯,首先意味着尊重使求真意志和求表象意志得以共存的“量度”,它使我们领悟和觉察到,真理与谎言、死亡与生命、恐怖与美是不可分离的。根据尼采终生秉持的意象,世界不过是酒神的永恒游戏,他无情地持续创造和毁灭一个个形态和表象的宇宙。P 381

53、布鲁诺著作中的阿克泰翁神话把阿克泰遭到的惩罚(因为他看到裸体的狄安娜而被他的狗吞食)解释为,人类如果过分要求统治自然,就会招致危险:“阿克泰的命运及时地提醒我们,人类并非自然的主宰。”P329(脚注)

54、海德格尔:“赫拉克利特的意思是,抑制自己、把自己留以备用是存在的一部分。他绝不是说存在仅仅是隐藏自己,而是说:存在无疑展开为plusis,或解蔽,或自行显行的东西,但存在的解蔽与遮蔽密不可分。没有遮蔽,解蔽如何可能?我们现在说:存在向我们呈现,但同时也向我们隐蔽了它的本质。这就是‘存在之历史’的含义。”P392

55、尼采:“一则好格言对时间之牙来说太坚硬了,所有的千年都磨灭不了它,尽管它有助于滋养每一个时代,因此是文学的伟大悖论,是变异中的永恒,是像盐一样始终受到珍视的食物,而且像盐一样永不变味。”P347

56、在整个研究中,我们可以看到对待自然秘密的两种基本态度:一种是唯意志论的,另一种是沉思。前一种态度被称为普罗米修斯态度,因为他致力于服务人类,用诡计强行窃取了神的秘密。此外,这种态度明确声称自己的合法性,它主张人有权统治自然(这是《创世纪》中的神赋予人的权利),而且如有必要还可以审讯甚至拷问自然,以使其吐露秘密。…..魔法、力学和技术都属于这一传统,它们都以各自的方式把捍卫人类的重要利益当作目标。自然拒绝交出秘密,这被隐喻性地解释对一种对人类的敌意。自然对抗人类,因此必须将其征服和驯服。后一种态度则被称为俄耳甫斯态度。从这种态度来看,如果自然试图隐藏,那主要是因为发现她的秘密对人类很危险。利用技术干预自然进程来发现这些秘密要冒很大风险,更糟糕的是可能导致不可预见的后果。从这种观点来看,哲学进路或审美进路才是认识自然的最佳途径,理性言说和艺术这两种态度都以自身为目的,都预设了一种无私欲的进路。因此,除了科学真理,我们还需要一种审美真理,它提供了真正的自然认识。P348-349

57、一种观念:自然即艺术,艺术即自然,人的艺术只是自然艺术的一种特殊情形,我相信这种观念可以使我们更好地理解什么是艺术,什么是自然。一种体验:这是卢梭、歌德、荷尔德林、凡·高等很多人的体验,这种体验在于越来越强烈地意识到我们是自然的一部分,在这个意义上,我们自身就是围绕我们的这个无限的、无法言说的自然。荷尔德林说:“与万物同一,浑然忘我地回归整个自然”;尼采则说:“超越你我,以宇宙的方式去感受。”让我们让住这两句话。P350



  评论这张
 
阅读(10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