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时代精神》读书笔记  

2015-12-25 15:13:13|  分类: 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代精神

(法)埃德加·莫兰著 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1

1、大众文化的现代性来自于这样的事实:在人类史上第一次,一种共同的文化不是由社会文化体制产生,而是由市场的活力、不确定性和超越国家的变化性产生。这种市场运作固有的和由众多的多样性(不众文化有时扩展到国际规模导致更多受众的异质性)所决定的不稳定性同样存在于大众文化的结构的创造性的张力中。(前言P7

2、莫兰提出了一条迄今仍旧有效的文化产业的“社会学法则”:在“工业的—官僚管理体制的—垄断的—集中的—标准化的”逻辑与“个人主义的—创造性的—竞争的—自主的—革新的”逻辑之间的必要的推动作用的张力,它既存在于一些集中化的企业和许多独立劳动者之间,也存在于集中化的企业内部的“管理者”和“艺术家”之间。由此产生了由文化产业生产的大众文化的基本的矛盾的原则:这些文化企业必须经常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意识到它们内存的张力以及与它们的受众和变化的文化环境之间的张力的紧张性。(P8

3、大众文化,也就是根据工业大批量制造的标准生产的,通过大规模传播的技术散布开的、面向社会大众,也就是说以社会内部结构上下各层次的个人组成的巨大群体(阶级、家庭,等等)为对象的文化。P4

4、大众文化是这样一种文化:它构成关系到实践生活和想象生活的象征、神话和形象的一个汇合体,一个特别的投影和同化的系统。它被添加在国家文化、人文主义文化和宗教文化之上,进入与这几种文化的竞争之中。P6

5、消费的取向摧毁了有教养的文化固有的独立性和对美学的等级划分。“在大众文化中,取消了艺术和生活之间的距离。”P9

6、正是在“高等文化”和“大众文化”二者看起来对立到极端时,前者通过它的庸俗的贵族气质,后者通过渴望“奢华”的俗气,二者又汇合了。.....“大众文化的一个方面就是对更强大的庸俗文艺的一个庸俗主义的批评。”P11

7、私营系统想尽一切办法在审查许可的限度内使人娱乐,消遣。而国营系统只是想说服、教育人;一方面它努力宣传可能使人厌倦或烦恼的意识形态,另一方面由于它不被赢利推动可能倡导“高级文化”的价值(科学谈话、世界名曲、经典作品)。私营系统充满活力,因为它尽量使人开心;它希望使它的文化适应公众。国营系统则比较死板、拘谨,它希望使公众适应它的文化。P16

8、文化产业以它的方式向我们示范着这一点:把重大的想象的主题标准化,再将这些原型制成铸模。于是人们在实践中可以根据某些已被意识到的和被合理化了的精神模式以流水作业的方式生产感伤小说。因此心灵的东西也可以被罐装出厂。但条件是这些流水线生产的产品必须是个性化的。P19

9、文化产业并不是生产老一套的东西或怪物。国家的产业和私人资本主义并不是压制任何创造。只是在其政治的或宗教的教条强硬到极端程度时,国家系统可能在一段时间里,消除几乎任何自由的表现。P47

10、大众文化并不仅是充实休闲,它还引导人们在休闲中追求个人的拯救(或至福);此外,它还把被文化同化了的休闲变成生活的方式。P70

11、巫术和宗教完全是把想象的东西实在化,神祇、祭礼、崇拜、宙宇、大教堂,所有人类建筑中最坚固最耐久的东西,表现了这种宏大的物化。.....文学创作是一种半通灵半“zar”(埃塞俄比亚词语,表示一种介于表演、游戏和巫术之间的真诚的模拟的状态)的现象,从而产生了一个通过小说家实现的投影和对象化到想象世界中去的通灵系统。P 81

12、在现代社会中,现实世界和想象世界交流的整个领域通过艺术、表演、小说、所谓的想象力的作品在审美的形式下实现。大众文化可能是世界史上第一个如此充分地审美的文化。这意味着尽管它有它的神话和宗教的因素(比如明星崇拜),它基本上还是世俗的文化。.....这同时意味着大众文化强调个人当前的享乐;在审美关系中,不存在向神祇、向世界、向超验的价值的献身。P82

13、一个主人公的悲剧性的死亡在审美的关系中以显然缩小的方式融入了最古老和最普遍的祭礼——贡献牺牲的功效。牺牲不仅是献给精灵的神祇的讨他们喜欢的祭物,而且是根据死亡—复生的巫术的逻辑对生命的源泉本身的呼唤。......一个无罪的和纯洁的生命构成的牺牲(如基督教中神性的羔羊,古希腊悲剧中的年轻的处女)因此具有更大的涤罪功能。亚里士多德从悲剧的核心中正是觉察到这种涤罪—净化的机制。P 85

14、正是因为大众文化变成了关于休闲、幸福、爱情的指导性神话的提供者,人们能够理解它推动的不仅从现实世界走向想象世界,而且也从想象世界走向现实世界的运动。因此大众文化不仅意味着逃逸,它同时也矛盾地意味着融入。P93

15、奥林匹斯山的女神和男神在他们扮演的角色中是超人,在他们所过的私人生活中是人类。大众文化在彰扬奥林匹斯诸神的神话角色的同时,潜入到他们的私人生活中采掘人性的内容以便人们加心同化。P114

16、奥林匹斯诸斯通过他们的神圣的和人类的双重本性,在投影的世界和同化的世界之间不断地循环运行。他们在双重本性的基础上集中地实现了投影—同化的复合机制的感染作用;他们实现了常人不能实现的幻想,但是召唤常人来实现想象世界。因此,奥林匹斯神是大众文化的强有力的浓缩物。P115

17、大众文化产生了它的英雄、半神,虽然它正是建立在神圣的东西的解体——观赏、审美——的基础上的。但是,又正是由于神话萎缩了,不存在真正的神祇,英雄和半神参与了经验的、有缺陷的和会死亡的生活。P117

18、好莱坞很久以来就宣布它的秘诀是:a girl and a gun,也就是一个姑娘和一把枪。.....冒险的和杀人的主题不能在生活中实现,它们趋向于以投影的方式散布于想象世界;而爱情的主题是与真实的生活相互作用的,它们趋向于以同化的方式散布于现实世界。“女性的”主题构成了大众文化的正极,而“男性的”主题构成了负极。P118

19、匪帮产生了特别的吸引力,因为它回应了人类精神的最基本的感情结构,后者建立在如下的要素的基础上:群体的共同生活、集体的休戚与共、个人的忠诚、对任何外在者的攻击、族间仇杀、实现捕获性的和破坏性的本能。P 121

20、爱情在本性上,是想象世界和现实世界的重大的交会点。事实上由于大众文化的爱情是深刻地实现主义的(即同性化的)而现实的爱情是深刻地神话化的(即投影性的),想象的爱情与现实的爱情之间的相互渗透愈益多种多样和发挥着相互滋长的作用。换言之,大众文化的愛情生活在生活和现实需要(现代的独自的个人主义)中吸取它的内容,并向它们提供自己的模式。P149

21、在大众文化的内部,“男性的”主题(侵犯、冒险、格杀)是向外投影的,而“女性的”主题(爱情、家庭、舒适)是向内同化的。P153

 

  评论这张
 
阅读(7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