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支教之痛  

2015-04-01 21:11:26|  分类: 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从我从巴塘支教回来,我一直在关注支教方面的信息。我早就说过,若有可能,我还会去支教的。

“美丽中国” (Teach For China, 原名中国教育行动) , 是一个专业化教育非营利项目,成立于2008年,是北京立德未来助学公益基金会下设的教育非营利项目。项目准备招募200名教师,去云南及广东潮汕地区支教。

对于报名条件,项目作出了如下规定:1、在2015年7月之前拿到大学本科或以上学历;2、思维敏捷、富于创造性和积极的学习态度;3、有很强的学习能力,有主动性和上进心,能承担压力;4、优秀的沟通、交流、影响和带领他人前进的能力;5、优秀的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对解决具有挑战性的问题充满激情;

项目要求教师完成在教育资源匮乏地区为期两年的教学任务。在正常情况下,我可以达到这个要求。经过反复的折腾,我终于给项目小组打通了电话。听说我是有着丰富经验的专业教师,对方也挺高兴,并且声称他们很少有专业教师。之后,我就开始等待他们的消息。

过了一个月,我开始询问支教的情况。然而,让我失望的是,我虽然打听了多次,但最终还是被他们拒绝了。关于拒绝理由,他们是这样解释的:“你是专业教师,肯定比非专业教师要可靠,加上你有多年的经验,那再好不过了。不过,我们恰好不需要你这类教师。我们招募的都是非专业教师。”那一刻,我真是惊谔得说不出话来。

今天查看了“支教吧”和“中华支教网”,了解到很多偏远学校仍然急需教师。这些学校都有一个共同现象,除了报销往返一趟的路费外,每月只给支教者五六百元的生活补贴,所有开销都得自理。在现有的生活水平下,五六百元的生活费有多大意义,我想没有必要多解释。

支教之痛 - 郑伟 -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尽管如此,责备这些学校是没有理由的。穷是学校的事实,却不学校的过错。中国在整体上越来越发达,某些地区,尤其是偏远山区,却无力跟上,仍然显得很落后。为了让孩子接受教育,这些地区即使兴办了学校,却苦于没有师资。当地一些学生考上大学后,便远走高飞,不愿意回来。他们不愿意再看到家乡的穷酸,宁可呆在大城市里享受繁荣。政府的财政捉襟见肘,没有能力用高工资从外面引进师资。结果,破罐子破摔的局面便出现了。换言之,这些学校只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自正我自己没钱,爱咋咋的。你若是自愿来,那当然好。若是不来,我就这样熬下去。我知道人人都有生活压力,但总有几个家里经济条件好的,衣食无忧,整日闲得无聊,只想找点事做,聊以打发时间。我要等的,就是这些人。

招募和安排支教的,是一些NGO(非政府的组织)。这些机构向工商企业“化缘”,用于公益事业。给支教者的生活补贴,也是这些机构“化缘”而来的。

在招聘的志愿者中,大学生占了主流。一些大学生刚毕业,暂时找不到满意的工作;另一些在校的大学生想体验生活,所以就有支教的想法。不管是哪种情况,支教所得的生活补贴若是不够,他们自然会开口向父母要。

在支教的大学生中,师范生并不多。落后地区的师资严重不足,所以支教的门槛非常低。无论你是什么专业,只要你想体验一下不同的生活,同时也能从父母那里要到一些钱,你就可以去支教“玩玩”。我支教过的那所学校,有让人“耳目一新”的各种专业——营养学、畜牧专业等等。这些专业不易找到工作,所以就跑到偏远地区当老师了。这些学校面临着师资问题,连开课也困难,只要有人来,他们就愿意收。

在咨询中,对方私下给我透露,尽管学校更欢迎一些有经验的老教师,但这些教师往往不愿意来。原因很简单。这类教师工作了一些年头,经验当然会积累出一些,但同时年龄也不小了,自然有养家糊口的问题,而几百元的生活补贴足以让人望而止步。无奈之余,他们只有招募“衣食无忧”的大学生。总的来说,他们算是一种廉价的劳动力。

支教之痛 - 郑伟 -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偏远地区的教育非常落后,除了有经济水平的原因外,当然也有教育公平的问题。我以为,教育公平不能单纯依靠NGO来解决(尽管我是非常赞赏这种“辅助性社团”,也能认识到这些NGO的巨大作用)。教育公平是一个社会问题,政府理应出面解决。在一些国家级贫困县,地方财政是非常困难的,无力给教师足够高的工资,此时省政财和中央财政就应该有所补贴。“再穷也不能穷教育”,很多时候都成了一句空话。

支教之痛 - 郑伟 -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假如我舍弃高工资去支教,谁又来关注我的生活?贫困山区的孩子确实可怜,可这些问题是不是应该让个人来解决?面对这些多需要教师的学校,我支教也只能是杯水车薪。那么,国库里的钱上哪儿去了?简单的事实是,国库里的很多钱都被贪官污吏私吞了,而这涉及到更大面积的公正与公平。我若去支教,但社会制度若不改革,不能在更高层面上实现公平,我作出牺牲的意义也会非常有限——贪官们若看到我倾家荡产去支教,准会冷笑着说“瞧这个傻逼!”在我看来,最应该献爱心的不是百姓,而是那些要求人们献爱心的官员们。所以,我还是将会一如既往地关注社会,积极呼吁政治改革。少几个贪官,就可以多办几所学校,多招几个教师。当中国的政治风清弊绝时,我想支教也都难了——因为教育公平得以基本实现,全国各地的师资差距大大缩小。

看看这些照片,我真的又忍不住想去支教。中国社会固然腐朽,但面对这些孩子时,再多的话都会成为多余。这些孩子是无辜的,他们的眼睛总会拷问着我们的良心,让我们感到阵阵的心痛。

  评论这张
 
阅读(642)|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