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我为何不想当班主任?  

2015-05-21 21:44:27|  分类: 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时候,当我想起教育时,心里痛苦不堪的同时,还有一种悲凉的感觉。

这些年,我一直东奔西跑,到处流亡。当你看到我的博客上写着“长期接受支教邀请”时,可知我只不过是想找到理想的教育?

这个要求,过分吗?这点希望,过高吗?

我为何不想当班主任? - 郑伟 -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今天办公室里,一位家长当着教师的面,将自己的儿子暴打了一顿。家长患了重病,久治不愈,跑遍了全国的大城市。他心里本来就为此郁闷,得知儿子违反纪律时,认为孩子不争气,便开始大发脾气。他强迫孩子跪在地上,对其拳脚相加一阵。结果,他自己上气不接下气,老婆赶快去外面买药,怕他是喘不气来,被老天爷把命收去。

看着这父子俩,我心里一点不好受。孩子违反纪律,当然需要教育,但家长的表现也确实让人失望——孩子如此,肯定跟他所受的家庭教育有关,而家长绝对脱不了干系。

毫无疑问,中国教育饱受专制主义传统的影响,处处都有专制主义的痕迹。在德育上,中国教育是以管训为目标,致力于培养学生的服从和温顺,即家长和教师所说的“乖”或“听话”。上面那位家长,不惜用暴力来教育学生,结果往往会适得其反。孩子的幼小身材敌不过父亲的高大魁梧,但孩子的心里未必就真的服气。他会将怨气藏在心中,等待着发泄和报复的机会。

前两年,我在一所学校任过一段时间的班主任,结果几乎是被学校赶走——不用奇怪,范美忠多次被学校赶走。照理说,我也知道要把学生管死,他们才会听话。即使他们厌学,也只得被迫学习。纵观全国各校的升学率的攀升,往往跟班主任的铁腕政策呈正相关的关系。但是,我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到这点的。倒不是我没有能力去管死学生,而是我的价值判断告诉我,这不是好的教育。最终,我的班级有点“松散”,这便成为了学校的赶我走的理由。

所谓专制主义,就是让人们服从强权,或者说,用强权来进行统治或管理。一般来讲,学生肯定会怕具有专制作风的班主任。在学生心目中,班主任俨然代表的是权威。这个权威是惹不起的,否则就会去“德育处”接受处分,或者是自己的家长被叫到学校。无论哪种情况,结果都会是回家后被家长训斥,甚至是暴打。

我们时常说,中国人缺乏创新能力。然而,创新意味着反传统,意味着对权威的挑战,意味着打倒权威。通过管训教育,班主任就会成为学生心中的权威。紧接着,学生自然就不对班主任提意见,甚至即使班主任在教学中有错误,学生也可能不敢指出。他们知道,得罪了班主任,后果很严重。教师的权威被树立起来后,加上传统的“师道尊严”等观念,教师便成为了学生心中的权威的符号。然而,“教育者所不自觉的矛盾是:他们在‘智’育上希望学生像野兔一样往前冲刺(当然也有为人师者希望学生在智育上也如乌龟);在所谓‘德’育上,却拼命把学生往后拉扯,用框框套住,以求控制。这两者其实不能并存。有高压式的‘德’育,就不可能有自由开放的‘智’育,换句话说,我们如果一心一意要培养规矩顺从听话的‘乖’学生,就不要梦想教出什么智慧如天马行空的优秀人才。”1中国几千年的贫穷落后,中国人没有创新精神,这些难道跟社会制度没有关系吗?

在中国,从家庭到学校,专制主义无处不在。这种专制主义,与高考制度密切相关。各校为升学率的比拼结果,就是看谁对学生更专制,谁能侵占师生更多的时间。其实,高考制度——现代科举考试——本身也是专制主义的产物。

有人跟我说,不是我的教育观念不好,而是学生受惯了专制主义的教育后,我若不能用专制的方式,学生就不接受。我认为,此话还是有点道理。对于一个习惯被暴打的孩子,民主方式的教育或许真的没有多少作用。如此说来,我从事教育近30年,只有一个学生完全是根据我的教育理念长大的。这个学生,便是我自己的女儿。面对这个体制,我能怎样?

从内心来讲,我很想以民主的方式给学生一些教育。然而,凡是有点头脑的人都知道,民主跟高考是水火不相容的。民主意味着自由,意味着宽容——有多少班主任能做到这点?在为升学率抓狂的中国教育里,这样的班主任要么早被学校勒令下课了,要么还没有出生。

或许,我真的没有能力当班主任。但是,我却认为多数班主任不过是牺牲了一点时间,脾气装得粗暴一点,把学生往死里管而已,这并不需要多少智慧。无论怎么说,我不想再当班主任,去传递专制的文化基因了。多年来持有的信念,使我不会屈服于现实。是的,我无法改变中国教育,但是,中国教育也休想改变我。面对体制,我卑微如尘土,但我不会扭曲如蛆虫。

假如你是班主任,假如你还被评为优秀班主任,你也大可不必太骄傲。我们生活在黑暗中,这不过是我们生错了时代而已。我们不能因为生活在黑暗中就喜欢黑暗,或者歌颂黑暗。



1龙应台《野火集》,三联书店,2012 P92

  评论这张
 
阅读(639)|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