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启蒙的反思  

2015-05-24 08:44:46|  分类: 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首先,我讲一个龙应台的故事,借以引出今天的话题。

龙应台十七岁那年,有一次曾看到课本上有这么,一句话:三民主义是最适合中国人的主义。起初,她以为是自己没有看到结论的论证部分,但她翻遍了整本书,仍然未能找到。第二天在课堂上,她请老师解释“为什么”。听到她的话,老师的回答是:“课本这么书,你背下来就是。联考不会问你为什么。”

多年以后,当龙应台回忆此事时,她说到:“在我早期的求知过程中,这个小小的经验是个很大的挫折。”她不明白,他们为什么用这种方式来剥夺了她的“求知权利”和“独立判断的能力。”

台湾如此,大陆更是如此,二者具有相同的文化传统,即强调背诵,淡漠逻辑;尊古守常,敌视改革,等等。在大陆的教育里,口号式的结论充斥着教材,如“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坚持党的四项基本原则”等等。我想,若是大陆学生问老师“为什么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很多教师也会跟龙应台的老师一样,说:“你记住就是。高考中考不会考为什么。”

口号以简短为特征,故意略去推论部分,最适合用于宣传和洗脑。一个极权主义国家,必定到处都充斥着口号或标语。这些口号或标语,是与启蒙背着而弛的。正如康德所说,所谓启蒙,就是大胆运用你的理性。真正好的教育,应该为结论给出推论部分,培养学生的理性思考的能力,而不会是简单要求学生将结论背下来。

但是,启蒙也会有误区。钱理群先生自己讲过这样一个故事:

多年前,除夕的头一天晚上,我突然接到一个学生电话,他说他是北大医学院的一个学生,他给我讲了他的故事。他中学读书的时候就受到了我的影响,当然还有别人的影响,也是我在他心里播下了反抗的种子,所以他对现行教育制度不满,他宣布退出中学教育,然后自学。这个孩子非常聪明,他自学考上了北大医学院,而他考北大医学院也是奔着我来的,因为他的成绩够不上北大,但他觉得北大医学院可以。他是曲线救国,因为进了北大,可以有更多的机会接触到我。到了北大医学院,发现北大医学院不像他想象的好,然后他就反抗,写文章批判学校,拒绝参加学校的一些活动,最后北大医学院开除了他。他是农民出身,他的父亲带着孩子来求情,北大医学院说只要孩子低头认错,就可以,但孩子不肯低头,他父亲打了他,他逃开父亲来给我打电话,我一听就(觉得)糟了。
  我立刻跟他说另一番教育,我说鲁迅说了一要生存,二要温饱,三要发展,你首先要生存。孩子说,钱老师你为什么不早说?这个学生后来找不到了,这是一个永远无法挽回的错误。当时我启蒙有偏差,我只强调了反抗,没有强调必须妥协。片面的启蒙反而害了学生,更主要的是我不成熟的思想害了青年,我的思考和今天讲的话,都是不成熟的,青年按我的话去做就糟糕了。鲁迅说如果不经思考产生的后果自己承担可以,但如果年轻人去承担后果,就违背了我自己做人的原则,所以我经常陷入这样的痛苦。

其实,我也遇到过类似的事情。十年前,我给班上的学生进行了一些启蒙教育,学生的精神力量开始强大起来时,也具有了一些反抗精神。在填写志愿时,一个学生想读建筑,而父亲却坚决不许。争执不下时,双方开始大动肝火,形势非常紧张。那天晚上,他从家里逃了出来,在网上找到我,说他那晚不回家睡觉了。我仿佛记得,他还说过准备离家出走。

当他找到我时,我觉得我作为局外人,没必要介入他们父子之间的争端。再说,他今后的路怎么走,我也不好说,毕竟不是我的事,需要他自己去判断。记得那天在网上说了一阵,我没有给他具体的建议。后来,他再也没有来找过我,我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干什么,过得好不好。每当想起此事,我心里很悔恨,认为自己没能处理好。如果是今天,我想我的处理会有所不同的。

那么,会有什么不同呢?

首先,我会跟钱理群一样,建议他好好活下去。无论怎么说,活下去总是没有错的。父权不能违抗,那就不妨先妥协一点。在《死亡诗社》中,尼尔的父亲要他念医学,而执意要念戏剧的他执拗不过,最终选择了自杀。这种结果,我是肯定不会接受的。向权力妥协一点,就是不要产生这种结果。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自己具有理性思考的能力,那就不用担心将来没有更好的结果。

能够生存,这是基本大计。在此基础上,关心社会,思考社会,然后再去“积极地行动”,为社会进步做点事。关心社会是第一步。没有关心,就不会思考事件的意义,去进行价值判断。若是没有价值判断,也不会有“积极的行动”。若能培养学生的理性思考,使其具备价值判断的能力,那么启蒙的任务便已完成。至于“积极的行动”,那就不是启蒙者的事了。学生既然已有理性,自己该怎么做,就会自行判断的。

对于高考之恶,我每天都在诅咒,但身为教师的我,也始终逃不出高考的魔爪。也就是说,我还得多少抓点成绩出来,否则我也难以生存下去。尽管我会见缝插针地对学生进行启蒙,但我也绝不会支持学生对高考的反抗。面对这么大的体制,个体真的是太渺小,如同坦克下面的一只蚂蚁——这样的反抗有什么意义?当然,如果学生的家庭条件优越,他的选择余地也就会大,高考成绩多少分,甚至是否参加高考,这些都不重要。他可以直接去国外读大学,或继承家里一大笔财产,今生也可衣食无忧。但是,如果是普通的农家子弟,我便应该适度考虑他的高考成绩,不能因为对他的启蒙,而耽误了他的高考成绩。对于这些学生来说,高考真的是唯一一条出路。先要生存,启蒙才会有意义。

教育再可恶,我还得以教育为生;启蒙学生的理性很重要,但高考可以保证学生的生存。显然,摆在我面前的路就是,我必须在高考与启蒙之间寻得平衡。这是一种高空作业,稍微偏向一边,我就会失去平衡,不是害了学生,就是自己被赶走。

  评论这张
 
阅读(710)|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