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我为何这样可爱?  

2015-05-09 12:53:59|  分类: 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中国历史上,民国时期跟魏晋时期很相似。人性获得了解放后,个性便自不自觉地凸显出来。在这两个时期中,文人们个个狷狂耿介,狂傲不羁,率真可爱,有时甚至像孩童般喜欢搞恶剧。

一直以来,总有些人不太喜欢我,说我这不好那不对。不过,也总有几个人喜欢我。有个朋友跟李镇西交流一段时间后,跟我谈起李时说,总感觉李的一切都是表象,仍有不认识他的感觉。与李相反,跟我接触过的人都说,我总的来说是一个比较真实的人,性格比较率真,喜欢实话实说。

在我的博客上,时常有些我的生活文字,其中包括了生活经历和感悟,甚至是被人视作不便公开的感情生活。很多人可能认为,私人的感情不能公开,只能自己带进坟墓去。在我看来,其实没有那么严重。既然感情是真实的,将其公开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吴宓曾经深爱过毛彥文,1935年他得知毛已经嫁人后痛悔不已,为毛写下了大量情诗。他不仅将这些诗给学生看,而且还公开发表,以至于金岳霖曾经跑去劝他说:“我们天天上厕所,但我们不能宣传厕所。私事是不应公开的。”谁知吴宓反诘道:“我的私事又不是厕所。”对于我而言,吴宓的作法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凡事率性而为,听从内心的声音。即使别人知道一点“隐私”,难道就会把我吃了?

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在骨子里有那么一点多愁善感。无论看一段文字故事,听一首怀旧的歌,或是看一部电影,我都可能会禁不住流泪。甚至,有两次当我想到教育现状时,也忍不住“独沧然而涕下”。

骨子里,我也是十分怀旧的人。每当有空闲时,我喜欢拿出女儿小时的照片,重温一去不复返的幸福时光。再举个例说吧。十年前,我在网上结识了一位河北的女教师。她花了很多精力,帮我建立和运作教育网站,使其影响日益扩大——现在如日中天的孙明霞,当年便曾活跃在这个网站上。不幸的是,由于种种原因我终于关掉了网站。之后,我经常会怀念那些日子。我每次出书时,都会送她一本。今后若有新书出版,我也必会给她寄一本。寄书时,我什么也不写,一切都在不言中。

跟我接触久了,你会知道我也要骂人的。我的性格中有“暴烈”的一面,有时候我也在怀疑自己是否属于“早更”。多年前,我常在博客上跟人对骂,只是现在已经“收敛”多了。 我越来越感觉到,有些人根本无法接受道理。跟这些人讲什么,无疑于浪费青春。现在,一些人让我懒得说话,所以吵架的时候也就少了。

无论怎么讲,只要能做到率真,那肯定便有很多逸闻趣事。奇文来自奇事,而奇事来自奇人。性格率真的人,必然与社会中的很多虚伪格格不入,于是便会有所谓的奇事。

实际上,只要将人视为普通人,奇人本来并不算奇。只是中国人没有精神力量,喜欢崇拜,把人圣化,有意无意地遮蔽其缺点,致使这些缺点成了奇事。当我们赞叹辜鸿铭的特立独行时,可知道真实的辜鸿铭是怎么样的?梁实秋曾这样描述辜鸿铭:“不修边幅,既垂长辫,而枣红袍与青天褂上之油腻,尤可鉴人,粲者立于之前,不须揽镜,即有顾影自怜之乐。”相比之下,我的情况可能比辜鸿铭稍好。尽管如此,老婆也是整日唠叨,说我换洗不勤。每当此时,我也会针锋相对地反驳说:“每天都能换洗,那当然好。但是,每天都要洗,每天都要换,可知要耗费多少时间?我若把时间都用于换洗,虽可讨得你的欢心,但我肯定会一无事成。”

鲁迅被捧得那么高,但鲁迅也会狎妓,甚至偷看弟媳洗澡。只要是人,必然有其缺点。只要我们把鲁迅看成普通人,实际上也可以理解他的某些行为。国学大师黄侃在日本留学期间,恰好住在章太炎楼上。有一次黄在楼上朝窗户外面撒尿,章听见窗外面有哗啦啦的声音,于是便开始破口大骂。谁知黄也非等闲之辈,竟然引经据典与其对骂。二者皆从骂声中拈量出了对方的份量,黄一打听,原来此人竟是大名鼎鼎的章太炎,立即拜在他的师门之下。各位想想看,你们在某个特定的时候,是否也有跟黄类似的行为?——至少我有过,只是不便在这里讲。

顺便说两句。章太炎还有一个弟子,便是敢当众骂蒋介石的刘文典。跟黄侃一样,刘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二人的性格有相似之处,才华出众引人景仰,但缺点也会让人忘怀。黄死于饮酒过量,而刘则是因爱上鸦片而旷课,最终被西南联大辞退。一个酗酒,一个吸鸦片,两件事都显然不好。然而,我不认为这有什么。若将二人视为平常人,这些事便有点不足为训。

今天的时代,虽比不过民国时代,但至少胜于“文革”时代。也就是说,社会的进步多少也为个性的张扬提供了一点空间。在历史上,不少个性之人都死于非命,但你应该相信,越往将来,民众会更加自由,个性也会有更大的空间。假如你没有了个性,那只能说明你已被教育戕害了。

在历史上,有些人有水平也有风骨,如民国期间的大师们和魏晋时期的“竹林七贤”;有些人没有水平也没有风骨,如教师群体中的多数人。我呢,没有水平,但有点性格,所以我将自己说成——没有水平,有点风骨。我想,这大概就是为什么还有几个人喜欢我吧。

  评论这张
 
阅读(130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