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教育人物万象  

2015-06-01 13:23:54|  分类: 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教育圈内鸡兔同笼,鱼目混珠。我们经常听见几声叫喊,或发现几个新名词,却不知到底叫喊者是谁,有着什么背景,或者新名词到底是什么意思,有什么新意。人们忙着追逐新名词,或望着满天的教育家,忘记了教育圈内有些什么人。

很早以前,我就想把教育圈内的人划分一下。在我看来,教育圈内主要有以下一些人。当然,一个教师可能具有多种特征,可以不止属于一类人。对于我的分类,异见者可以自由提出反对意见。

 一、教育浪人

所谓教育浪人,就是到处流浪,以教育为生者。他们四海为家,身上有一股江湖气。这不是指那种“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侠客精神,而是指四处漂泊,寻找理想家家园的勇气。很早我就听说,干国祥大概就属这类人。我跟他没有谋过面,但听说他挈妇将雏,举家“转战”于全国各地,最近几年一直在内蒙罕台。如今,他在教育圈内似乎并不太活跃,大概已“相忘于江湖”了吧。

   这些年,我也算到处流浪。在某种程度上讲,我也可以算是个“教育浪人”吧。

二、 教育商人

教育界内有一些商人,打着教育的旗帜,赚着“教育钱”,吃着“教育饭”。他们可能从事教育培训,或办起教育杂志。他们从事这行,主要目的是赚钱。

正常情况下,书商本人并不是学者,但是也会读几本书,可能有点人文素养。坦诚地说,一些教育商人的文笔还是不错的。

同样地,教育商人也可能懂点教育。一是教育的门槛不高,多数人都接受过学校教育,因此可以发表对教育的评论。二是这些商人的工作对象是教师,有必要懂点教育。只要有可能,这些教育商人也会打着“专家”的旗号到处讲话。更有甚者,他们会在讲座上指点教师如何上课或备课,尽管他们从未当过教师。

此外,还有一些印刷和销售教辅资料的人。相比之下,他们的素质肯定不如前面的商人。

我粗略估计,在全国范围内,总共可能有多达上百万的商人混迹于教育圈内。

三、教育民工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全国教师中多数只是教育民工。他们疲于奔命地抓教学,靠着体力挣奖金,为此他们付出的代价是失去了自己的精神世界,堕落成普通民工了。

奉劝老师们不要意淫,因为你不过是一个民工而已,配不上什么“人类灵魂的工程师”——用方心田先生的话来说,你不过就是只知道围着磨子转的小叫驴。你推磨再有本事,也不过是在主人的皮鞭驱使着干活。

四、教育酷儿

“酷儿”一词,是英语的“queer”,李银河在译介时直接采用了港台的翻译。英语中的“queer”有“古怪的;奇怪的;可疑的”之意,但还有一个作为俚语的意思——同性恋。可见,“酷儿”一词最先出现在性学领域。上世纪90年代起,西方那些在性领域的少数边缘分子,如双性恋者、易装者、虐恋者等,也开始自称为“酷儿(Queer)”。自那以来,“酷儿”理论开始从性学领域中开始传播开来,进入了社会各个领域之中,“酷儿”用来指各个领域中的少数边缘分子。

“教育酷儿”就是指那些在学校里边缘化的教师。眼见教育偏离正道,自己又无能为力,一些教师便采取了自动边缘化的策略,拒绝为应试教育为虎作伥。这部分教师能够高度自觉,在现实中遵循着曼德拉的那句名言,并将其视为自己的人生准则:“如果天空总是黑暗的,那就摸黑生存;如果发出声音是危险的,那就保持沉默;如果自觉无力发光,那就蜷伏于墙角。但不要习惯了黑暗就为黑暗辩护;也不要为自己的苟且而得意;不要嘲讽那些比自己更勇敢的人们。我们可以卑微如尘土,但不可扭曲如蛆虫。”

在一个充满罪恶的时代,能够独善其身也应算是不错的功德——在最低限度上讲,至少少了一个作恶的人吧。

五、教育监工

所谓“教育监工”,主要是指学校的领导或校长。在中国,教育被权力收编,教师只是国家的民工。那么,学校的领导只是监督民工干活的角色而已。请注意,你不是在为教育打工,因为中国教育的价值取向完全错误。说你是为国家打工,实际上在为少数掌权者打工——你要忠诚的,仅仅是“X的教育事业”。

作为国家的监工,学校领导直接为应试负责。但是,他们有多少精神文化,却能影响民工的精神文化。教育监工与教育民工相配,正如同苍蝇跟粪便相配。

  评论这张
 
阅读(985)|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