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换老师的风波  

2015-07-16 14:28:53|  分类: 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带高三年级三个班已过一周,我跟学生多少有点交流和接触。学生是否接受我,我心里大致还是有数。

   前天吃过晚饭,我下楼去校园里散步。过一会儿,我还有两节晚自习,第一节四班的,第二节三班的。贵州这地方,夏天特别舒服。由于海拔比成都高一千米,气温就要低六度。在成都,有时候真是热得让人受不了,而这里的整个夏季,大部分时候只有二十几度,遇到下雨时,气温只有十几度,而且,这儿下雨也挺频繁,降雨量比较丰沛。在这儿,晚饭后去走走,是比较惬意的。

刚走到校门口,一位男子拦住我,问我是不是郑老师。他自我介绍说他是徐老师,说他回来了,并叫我把教材给他。我说我才从学校搞到几本教材,想了解一下高一和高二的教材,干嘛交给你啊,你是不是教三四班的那个老师啊?校长说过,三个班原来是两个教师在上课,这学期结束时都走了。是不是其中一个回来了,准备上高一年级,想找我要高一和高二的教材,我心里在想。

见我没搞明白,他不想继续解释,然后说,让校长给你说吧。说完,他便转向离去了。

走进校园,给校长打了电话,想问是怎么回事。校长叫我等一会儿,他马上过来跟我解释。

我坐在门卫,等了几分钟。校长过来后告诉我,你一直想带高一,徐老师是带高三刚完,准备让他带高三。放假后,他说他有急事一定要河南老家。学校没办法,只有让你去顶替。谁知道他又回来了,所以学校准备让他接替你。你就下学期去带高一。

说心里话,我不是想带高三的。不过,听到这消息,我还是感到有些突然。我跟校长说,对我来说,上高一没有问题,而且我也早已提出最好带高一。学校这样突然换老师,我是最怕学生不接受,最后发展为起哄闹事,跟学校僵持不下。在我的教育生涯里,这种事我见过几次。

校长听了,觉得没有什么。学生算什么?不过是十几岁的毛孩子,吓唬他们一下即可。或许,这儿的学生多数来自农村,不像大城市的孩子那么难以对付。大城市的学生见过世面,很多老师的辩才都不如学生。现在时兴的是“管训教育”,城里的学生调皮捣蛋时,教师若是稍微不恰当,学生便会威胁说要起诉教师,因为教师违反了《未成年保护法》。无论怎么说,“管训教育”若是遇到大城市的孩子,有时会让教师非常难做。

跟校长交流时,我还提到学校的办学特色。我提出了两点。第一是建立教研组的资源库。每个教师必须把自己的资源放进一个统一的地方,供大家共享。将来若有老师离开,但他使用过的资源仍然留在学校。久而久之,这些资源可以沉淀下来,可以方便大家的工作,同时也可能形成学校的特色。第二是我为学生买了无线耳机,用于听力训练、课后诵读和课堂教学。时间久了,买耳机的学生多了,学校便可以考虑建立一个校园电台,定时播放一些英语教学资料,这也可能成为学校的特色。

校长听完的话,感叹道:“你说的太好了!你的事我会支持你的。”最后,我跟校长说,今晚我有两节晚自习。下了晚自习以后,我可以跟徐教师交接一下,介绍一下我的情况。校长说,没问题,就在920吧。

跟校长说完后,我出了门朝教室走去。这两天,学生已经拿到无线耳机,我上楼去还可以给学生播放一点朗读教材。走到教室里,徐教师已经站在教室外面,正在给科代表说着话。我没理睬他们,便直接进了教室,看望一下在做作业的学生。

过了几分钟,科代表进来告诉我说,徐老师要接替你的工作,而且晚自习他就会来上课。我一边收拾讲桌上的东西,一边心里想,他一路颠簸,刚来学校就要上课,是不是太积极了吧?不过,也好。既然他要来,我就回屋去休息。

我正要离开时,班上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此事。有学生问我,郑老师,你要走了?面对学生的质疑,我只能点了点头。那一刻,学生便开始吵闹起来,教室里一片杂音。我走出教室以后,从远处看见一二十个学生从教室冲出来,直奔校长办公室而去。我没能阻拦,只能眼看着他们去了。

过了一会儿,估计学生已经离开,我也去了校长办公室。校长本人不在,只有副校长在职班。副校长正在打电话,见到我来了,连忙招呼我坐下。我听到他在电话里说一句:“刚才来的是四班的学生。估计其他班也是这样。”电话内容再明显不过了。副校长正在跟校长汇报刚才的事。刚才来的学生当然是四班的,因为我第一节晚自习是四班的。

副校长打完电话,跟我聊了几句后,又接了一个电话。这个电话应该是校长过来的,而且意思就是让我继续带高三,让徐老师带高一去。在我跟副校长说话期间的两三分钟内,校长肯定给徐老师打了电话,说了让他上高一,然后才给副校长打电话说,要求维持工作安排的现状。

此时,第一节晚自习已经上了一大半。我回到教室时,学生在安静地做作业。当我看见我又回来时,全班学生都开始鼓掌欢迎。那一刻,我真的还是有些感动,至少我的眼睛有点湿润,只是学生没看出来。

这是四班的情况。其实,最希望我上的班级不是这个班,而是三班。因为在这两天前,三班的学生表示过希望我把他们带毕业。副校长说,估计其它班级也一样。他说得没错。其他班级肯定会发生同样的事。

这一下,我才真的被难住了。坦率地说,这三个班的学生还是比较规矩,懂礼貌,上课没有什么问题。但是,这儿的工作量真是太大,还有那个该死的“周考”,让我真不想干。如果要留下来,我还是带高一比较好。高一两个班,至少还可以凑合。

然而,这天的事情意味着,只要我呆在这儿,似乎就逃不脱带高三的命运。想起来真是头痛啊。要不,还有最后一个办法。这个月带完高三的补课,我就永远消失,回家去了。在这所学校里,我是唯一一个没有跟学校签定劳动合同,没有谈薪资待遇的老师,随时都可以消失。我若消失了,我和学生就没有了选择。没有选择,也就不会有纠结。

晚上回到屋里,我给校长发了一条短信,大意是说:学校在此事没有处理很好。如果是真要换我,我去说服学生比较好,比如,我说我家里出了大事,必须赶回去,先让徐老师带课。我若能离开,回避一段时间。待假期一过,下学期回来时,生米已经煮成熟饭,学生对徐老师已多少有点感情,也不会这样执意要我上课了。再说,徐老师做得有点太急。他事先跑去教室,直接面对学生,让学生知道了此事,没有给各方面留点缓冲的余地。正常情况下,他应该好好休息一下,等晚上跟我交接,了解到学生的情况后再去,我想这样会好一点。

“确实处理有点急了。”校长的短信表明,他还是承认有些不妥之处。

  评论这张
 
阅读(648)|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