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可耻的教育  

2015-08-04 17:59:02|  分类: 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首先,我们先来看看美国兰德公司对中国的评价:

大多数中国人不懂得“精神灵性”,“自由信仰”以及“心智健康”这样的概念,因为他们的思想尚不能达到一个生命(补:即肉体和灵性的并存)存在的更高层次。他们的思想还停留在专注于动物本能对性和食物那点贪婪可怜的欲望上。

在中国人的眼中,受教育不是为了寻求真理或者改善生活质量,而只是身份和显赫地位的象征和标志。

中国的知识分子从别人那里得到尊敬并不是因为他们为了别人的幸福做过什么,而只是因为他们获得占有了相当的知识。事实上,他们中的大多数只不过是一群仅仅通晓考试却从不关心真理和道德的食客。

读完这些文字,我的脑子只想到一个词语来描述中国教育——可耻。然而,可耻的不只是教育,更应是中国的社会。

教育本来是很平常,也很平静的事业。然而,在中国这个追求功利的国家里,教育也只是用于争夺社会资源,改变社会地位的手段而已。教育所涉及的真理和道德等重大问题,在中国教育里却几乎是无人问津。师生天天拼命地努力,只是为了分数增加一点。

在这种环境里,你有再好的理念,再前卫的思想,也只能是一筹莫展,甚至是到处碰壁。即使校长能舍弃一切让你实施自己的理念,家长也可能不同意,跑来学校闹事。即使家长的文化素养很高,对中国教育的本质有深刻的认识,支持你的教育理念,无奈学生也可能不答应——因为在应试体制下学习了十几年,学生也被应试洗了脑,认为只有考试才是硬道理。说到底,社会、家庭、学校共同结成了一张专制主义的网,使教师深陷其中无法逃逸,只得为应试效力。

最近我的微信上流传着两篇文章,一篇是华中师范大学章开沅教授的《教育部让中国教育败坏》,另一篇是朱永新的《教育将从集权走向放权》。章教授的问题在于,他认为教育部要为中国教育的现状负主要责任,我对此不敢苟同——教育依附于社会之上,有什么样的社会,就有什么样的教育。正如我在前面所说,家庭、社会对教育都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我们谈教育时,不要仅仅只谈学校教育。在社会环境没有改变的情况下,学校教育的改革只能起到有限的作用。

朱教授的观点显然非常乐观,他认为,“未来中国教育可能面临 8个蜕变:治理模式、价值取向、关注热点、投资重点、管理方式、参与主体、发展规模和课堂教学。”在他看来,“教育改革就像我们整个的政府改革一样,本届政府改革最大的亮点就是简政放权。”确实,政府放权肯定是一个大趋势,但是教育是共产党必须死死抓住的东西——要给民众洗脑,还得依靠教育。所以,放权的真正意义应该在于把自由还给教育,教师不应受政治的约束,能够做到为真理而真理。即使真理触犯了党的利益,也不应该为了“忠诚党的教育事业”而亵渎真理。假如权力只是由教育部下放到省教厅,这样的放权实际上并没有实际意义。

朱教授还表示,把自主权给了民间,民间就会有活力。这个观点没错。草根式的自发力量,肯定会让社会更有活力。我们平时所说的“小政府大社会”就是基于这个观点。然而,当民办学校为了追求时,手段更加近乎疯狂。在分数教育的背景下,民办学校起到的作用可谓是“助纣为虐”。因此,要改变教育现状,必须废止应试教育。然而,没有了应试教育,这个专制社会又如何维系?共产党最怕自由,也怕教育获得了自由。教育若不再为政治服务,共产党的谎言便会没有了市场。对于共产党而言,让教育获得自由无疑是自掘坟墓。我们有理由相信,即使在“简政放权”的大背景下,共产党的放权也是有限的。它要掌握国家机器,所以不能放弃军队。同时,它还必须让教育给民众洗脑,让民众知道自己的“历史功绩”,让民众对自己感恩戴德。

即使中国教育的未来是乐观的,我此生也等不到那一天。我是一个追求自由,喜欢跟学生探索真理的教师,生活在如此的教育现状中,我能不被现实的应试洪流裹挟,已经是功莫大焉。在很多时候,我还可能抵挡不住某些诱惑,干些违心的事。比如,在“没有分数,就没有饭吃”的现实条件下,我也可能会妥协一点,只为了能够生存。

    想起鲁迅曾说,启蒙之后,路又在何处?我对此也有深刻的感悟。要说启蒙,我相信我早已接受了启蒙,但我将来又该何去何从?真羡慕那些睡在黑屋里的人,他们可以像猪一样苟活一生而心安理得。我更羡慕那些装睡的人,他们可以做到如此人格分裂,而要喊醒这类人是不可能的。我曾以为通过阅读就能改变教育,如今我却认为阅读只能救赎自己。有一些人不可能得到救赎,而那些假睡的人却不需要救赎。

 我们的民族,是一个没有精神文化的民族。生活在这种环境里,你能建立起自己的精神世界,已经实属不易,因为你的心灵注定会饱受折磨和痛苦。尤其是作为“可耻教育”里的教师,一生坚持自己的信念,能守住自己的底线,那就更不容易了。

  评论这张
 
阅读(68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