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巨变》读书笔记  

2015-08-07 16:31:42|  分类: 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巨变——当代政治与经济的起源

卡尔·波兰尼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14

1、    波兰尼辩称,若要建立一个完全自律的市场经济,必须将人与自然环境变为商品,而这将导致两者的毁灭。他认为自律市场论者及其盟友,都不断尝试将人类社会推往自毁的深渊。但是,一旦脱缰的市场出现明显的影响时,人们会开始抗拒………放弃自律市场的教条,挽救社会与自然以免于毁灭。由是观之,将市场从社会中脱嵌,就有如拉扯一条巨大的橡皮筋。要给市场更多自主性,就会不断增加社会压力。继续拉扯橡皮筋,不是使之断裂,造成社会解体,便是逼使经济回归社会嵌含的位置。P27(弗雷德·布洛克《导论》)

2、    土地、劳动力与金钱都是虚拟商品,因它们并非为市场销售而生产。劳动力是一种人类的活动,土地则是自然的一部分,而货币与信贷在某个社会的供需,则全由政策决定。P28(弗雷德·布洛克《导论》)

3、    虽说经济体有其自律性,但国家必须不断调整货币与信贷的供应,以避免通货膨胀及萎缩的双重危机。同样的,国家也必须为劳工需求的转变提供协助,救济失业工人,为未来劳工提供教育与训练,并调控移民的流量。就土地而言,国家必须通过各种政策,以保障农民不受收成好坏或价格波动的影响,从而稳定粮食的生产。在都会地区,政府借助环境法规与土地使用法规,来调节土地利用。简言之,由于政府必须管控这些虚拟商品,而成为这三个最重要市场的核心。P29(弗雷德·布洛克《导论》)

4、波兰尼的“双重动向论”声称,市场社会包含了两种对立的力量,即放任的动向以扩张市场,以及反向而生的保护主义以防止经济脱嵌,将经济从社会中脱嵌的努力必然会遭遇抵抗。P31

5、波兰尼坚称:“自由放任系由计划所产生,但计划本身却不是。”他批评自由市场论者,因他们认为抗拒全球化市场所建立的保护措施,都是出自“集体主义者的阴谋”。反之,他认为建立保护屏障是一自发且非计划性的措施,由社会各阶层参与,以抗拒自律性市场所产生的无比压力。保护主义的反向运作,就是要防止脱嵌后的经济所造成的灾害。波兰尼认为朝向自由放任的经济动向,必须要有反向的力量以维持稳定。P32

6、弗里德曼:“当你的国家领悟到自由市场的规则在今日全球经济中的重要性,且愿意接受其规范时,它就穿上了一件我所称的‘金夹克’(the Golden Straitjacket)。‘金夹克’就是全球化时代中政治经济的决定性外衣。冷战时曾有过毛装、尼赫鲁外套、俄罗斯皮衣等,全球化则只有‘金夹克’。若是你的国家还未穿上一件,它应很快就会为此治装。”

7、波兰尼:“在一个成熟的社会中,个人与服从社会的权利必须获得制度性的保障。个人应能自由追随其良知行事,而不必担心在社会生活中会面临某种行政管理制度的干预。”P43

819世纪的文明建立在四个制度之上。第一是均势制,它在整整一个世纪内防止了霸权之间长久而毁灭性的战争。第二是国际金本位制,它象征着一个独特的世界经济组织。第三是自律性市场制,它造就了前所未闻的物质繁荣。第四是自由主义国家制。假如从一个角度将这四种制度加以分类,那么其中两种是经济的,另外两种是政治的。假如从另外一个角度来加以分类,那么有两种是国家性的,而另外两种是国际性的。这四个制度决定了我们的文明之历史的独特轮廓。

     在这些制度中,金本位制最具关键性;它的崩溃是这个大变动的近因。当它要崩溃时,其他的制度也在各种徒劳无功的挽救过程中牺牲了。

但是,金本位制的源泉和母体是自律性市场制度。正是这个新制度培植了一个特殊的文明。金本位制其实不过是企图将国内的市场制扩展到国际领域上的一种制度;均势制度则是金本位制的上层结构,且局部透过金本位制来运作;自由主义国家制度本身则是这种自律性市的产物。19世纪各种制度之系统的关键乃是支配市场的一些规律。P51-52

9、就其本质而言,均势制应该产生一个完全不同的结果,也即各权力单元的生存;事实上,它仅仅假设三个或更多的权力单元运用的方式一定是按着结合弱小之权力单元的力量,来对抗最强之权力单元的力量的任何增长。在世界史的领域里,均势制是和那些借此来维持独立的国家有关的。P56

10、金融与外交之间,有着密切的关系;不论是和平或战争,两者之一在未了解另一者的意图之前决不会考虑任何长远的计划。而成功地维持全面和平的秘诀,无疑就在于国际金融的地位、组织和策略。P62

11、经济生活的新制度提供了百年和平的背景。在第一个阶段时,就像拿破仑时代的骚乱所显示的,新生的中产阶级是一危及和平之主要的革命力量;神圣同盟为了对抗这股动乱的新因素才组织其反动和平。在第二个阶段时,新的经济已经获胜。这时中产阶级本身已经是和平利益的信差,并且比先前反动的神圣同盟更为有力,而且受到新经济体制之国家的一国际的特性所滋养。P71

12、一个商业社会里的机械生产实际上就是将社会之人的本质与自然的本质转化为商品……很明显的,这样的机制所引起的秩序错乱必然会拆散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并且以毁灭来威胁他的自然居所。P108

13、最近历史学及人类学研究的重要发现是,就一般而言,人类的经济是附庸于其社会关系之下的。他不会因要取得物质财物以保障个人利益而行动;他的行动是要保障他的社会地位、社会权力及社会资产。P113

14、概括地讲,我们认为西欧直到封建时代末期,我们所知的各种经济体制都是依互惠、再分配或家计或三者之混合的原则组织起来的。这些原则借社会组织——特别是利用对称的、集中的及自治的形式——的帮助而制度化。在这一架构中,财物之有秩序的生产和分配是经由一般行为原则所控制之各式各样的动机而得到的。在这些动机中,图利并不是很突出。习俗与法律、巫术与宗教都互相配合来诱导个人却服膺一般的行为法则,这些行为法则最后确保了他在经济制度中所起的作用。P127

15、虽然人类的社群从来没有完全放弃对外贸易,但这种贸易却不必然要伴随着市场。对外贸易起源于冒险、勘探、狩猎、抢劫及战争等人类的本性,而不是起源于交易。它也绝少意味着是和平及双边性的,而即使是意味着这两者的时候也是基于互惠的原则——而不是基于交易的原则——而组织起来的。P133

16、市场在重商主义制度下高度发展的时期,它们是中央集权管理——这在农民的家计经济和全国生活这两方面都助长权威——的控制之下而发生滋长的。事实上,管制与市场是同时成长的。自律性市场是前所未闻的,自律这个概念的出现是完全违反当时发展之趋势的。P145

17、自律性意味着所有的产品都是在市场上售卖的,而且所有的所得都是从这些售卖中得到的。据此,生产的所有要素都各有其市场,不但财物(包括劳役)有其市场,而且劳动力、土地及货币都有其市场,它们的价格分别被称物价、工资、地租及利息。这些词汇暗示着价格形成所得:利息是使用资本的价格,并成为有能力货出者的所得;地租是使用土地的价格,且成为有能力出租土地者的所得;工资是使用劳动力的价格,且成为出售劳动力者的所得;最后,物价构成那些出售企业服务者的所得,而一般所谓的利润实际上是两组不同价格之间的差距——产品的价格及其成本的价格,亦即生产产品所需的价格。P146

18、工业生产的每一个要素都可视为为了销售而生产的,也只有在此时它才是在价格上相互作用之供给与需求机制的主宰。实际上这意味着工业上的每一个要素都各有其市场;在这些市场上,那些要素都编入一个供给网或需求网;而且每一个要素都有一定的价格,这个价格受其供给量和需求量的影响。这些市场——其数目难以计算——则相互联结并形成一个大市场。关键点就在于:劳动力、土地及货币都是工业生产的基本要素;它们必须在市场之中被组织起来;事实上,这些市场形成经济体制中的一个绝对紧要的部分。P151

19、根据商品之经验的定义来看,它们都不是商品。劳动力只是一种与生命本身相调和之人类活动的另一个名称,它并不是为了销售而产生的,而是为了截然不同的理由而存在的,这种活动也不能与生活的其他面分开而加以积存或流通;土地则只是自然的另一个名称,并不是人所制造的;最后,真实的货币只是购买力的一个表征,一般而言,它全然不是制造出来的,而是由银行或国家财政之类的机构所产生的。把劳动力、土地及货币看做商品全然是虚拟的。P151-152

20、这类虚拟商品提供了一个关于整个社会之重要的组织原则,它以各种方式影响社会上的所有制度,也就是说,根据这个组织原则,任何足以妨碍市场机制之实际运作的安排或行为都不容许存在。P152

21、在处理一个人的劳动力时,这个制度也同时处置了这个“人”之生理的、心理的及道德的本质。若将文化制度的保护罩从人类身上剥下,他们就会在社会裸露的影响下消失;他们会沦落为罪恶、是非颠倒、犯罪及饥荒等社会动乱的牺牲者而死亡。P152-153

22、一般而言,进步是必须以社会变动的代价来换取的。如果变动的速度太快,社会就会在变动的过程中瓦解。P156

2319世纪的社会史因而是一个双重发展的结果:就真正的商品而言是扩展市场的组织;对虚拟商品而言是限制其发展,这两者相伴相随而发生。因此就一方面而言,市场已经扩散到全球各地,并且其商品的数量增加到不可思议的地步;在另一方面各政府却发展出成套的措施及政策来限制市场对劳动力、土地及货币的影响。虽然世界性的商品市场、世界性的资本市场及世界性的货币市场等组织在金本位制的推动下,为市场机制取得空前的冲力,但却同时产生另一个更深入的运动以对抗市场经济的危害性影响。社会保护自己以对抗自律性市场所具有的危害——这就是当代历史的特色。P157

24、《斯皮纳姆兰法案》所引进的不只是一个社会的、经济的革新,而是“生存权利”,并且直到1834年被废止之前,它一直有效地防止了在英国建立一个竞争性的劳动力市场。P160

25、政治经济学从两个相反的角度进入思想领域中:一方面是进步及完美无缺,另一方面则是决定论及毁灭;它也经由两个相反的方法转化到实际行动中:一方面是和谐及自律性的原则,另一方面则是竞争及冲突。经济的自由主义及阶级观念即预先形成于这些矛盾之中。P171

26、工业雇佣的流动性,加上间歇性的失业,会全面搅动乡村小区。乡绅及教士必须建立起一道堤防以保护村落免于遭受工资高涨之洪流的冲袭。同时也必须及时设立一些能保护乡村以对抗社会变动的措施,加强传统的权威,防止农村劳动力流失,且提高农村工资而不致过度加重农民的负担。这样的一个措施就是《斯皮纳姆兰法案》。P184

27、斯皮纳姆兰制是一个使公共道德败坏的有效工具。如果一个社会是一部为维护其赖以建立之规范的自我运作机器,那么斯皮纳姆兰制就是一部为摧毁这种任何社会赖以建立之规范的自动机器。这不止是因它奖励逃避工作或假装无能力,并且也因其增加了贫穷的吸引力,尤其是当一个人正要挣扎避开贫困的命运时。P191

28、在一整个世纪之内,现代社会的原动力是由一双重动向支配着:一方面是市场不断扩张,另一方面是这个倾向遭到一个相反的倾向——把市场之扩张局限到一个特定的方向——的对抗。P238

29、人以劳动的形态,自然以土地的形态而被销售;劳动力的使用,可以在一种称为工资之价格下普遍地被买卖,土地的使用,可以在一种一种被称为地租的价格下进行协商。劳动与土地都各有其市场,两者的供给与需求分别受到工资与地租之高低的左右;劳动与土地是为了销售而存在的假定是一贯被承认的。据此,劳动与土地之各种组合中的资本投资就可以从一个生产部门流到另一个生产部门,也就是要求生产之各个部门中的利润有一个自动调整的调整水平。P239

30、虽然生产在理论上可以用这种方式来组织起来,但是这种视土地与人为商品的假定却忽视了一个事实:把土地与人的命运委诸市场等于毁灭土地与人。因此,对抗这种组织方式的手段就是在生产、劳动与土地等要素抵制市场的活动。这就是干涉主义的主要功能。P240

31、假如黄金被用来当作货币,其价值、数量与价格变动是被应用到其他商品之同一个法则支配。任何其他的交易手段都涉及市场之外通货的创造,这一创造的活动——不管是由银行或者政府创造的——构成市场之自律性的一种干涉。其关键是作为货币使用的物品与其他的商品没有什么差别;其供给与需求像其他商品一样受到市场的调节;结果是所有赋予其他特征——把货币看做用来作间接交易之手段的商品——给货币的想法是先天上就错了。跟着而来的推论是,如果黄金是用来作为货币的话,银行票劵就代表黄金。根据这种看法,李嘉图学派主张由英格兰银行来发行通货。事实上,舍此之外就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来保证货币制度不会受到国家的“干涉”,并且因而保证市场的自律性。P240-241

321820年,经济自由主义才具有三个古典的教义:必须由市场来决定劳动的价格;货币的发行必须受一独立机构的支配;商品必须能在国与国之间自由流通而不受阻挠或保护;简单地说,就是劳动力市场、金本位制,以及自由贸易。P244

33、所有这些政府干涉的重点,其目的都是为了维护一些简单的自由,如土地、劳动、都市行政制度的自由。与人们所期待的正好相反的是:使用机械不但没有减少人力的使用,反而使之增加,同样的,引进自由市场不但没有消除对控制、管制与干涉等方面的需要,反而扩大了它们的范围。政府官员必须随时保持警觉,以确保这个制度的自由运转。P252

34、严格地说,经济自由主义是一个社会的组织原则,在这个社会里工业建立在自律性市场的基础上。诚然,这种制度趋向完美时,减少某些干涉是有必要的。然而,这并不表示市场制与干涉互不兼容。在市场制还没有建立起来时,经济自由主义会毫不犹豫地呼吁政府干涉,以便维持它。因此,经济自由主义者可以毫不违背立场地呼吁政府使用法律力量以建立自律性市场。P265

35、表面上看,关税意味着资本家的利润与工人的工资,但其更深一层的意义却是免于失业的保障、地方情况的稳定化、保障工厂以免破产,以及,也许是最重要的,免除丧失职业的痛苦。P273

36、米德博士(Margaret Mead,1901-1978,美国著名的人类学家,研究南太平洋土著文化)说:“人类奋斗的目标是由文化所决定的,而不是受文化以外的条件(如缺少食物所引起生物机体的反应)所决定的。”P279

37、把劳动与生活中的其他活动分开,使之受市场法则的支配,实际上就是摧毁生命之有机形式,并以另一种不同形态——一种原子式、个体主义式的组织形态——之组织来取代它。P287

38、米塞斯:“人们未理解的是:工资的缺少是就业的缺少之更为恰当的说法,因为失业者所失去的并不是工作,而是工作所带来的收入。”P308

39、所有社会保护措施的最终目标都是要摧毁这样的一种制度,并且使之无法存在。实际上,劳动力市场只有在符合下列条件时才能发挥其作用:它必须要有特定的工资、工作的条件、标准与规范,以保护劳工这种商品的基本人性。如果辩称社会立法、工厂法、失业保险与工会等并没有干涉劳工的流动与工资的升降,就意味着这些保护措施在目标上完全失败,因为它们的目的正是要干预人类劳动力的供需法则,并使它脱离市场的常轨。P308

40、就一般而言,土地不能与劳动分开;劳动是生活的一部分,土地是自然的一部分,生活与自然则结合成一个整体……另一方面,一个大市场是一种经济生活的安排,在这种安排中包括了各生产要素的市场……我们可以说市场经济伴随着一个社会,这个社会中的制度受到市场机制的左右。P309

41、工人阶级与农民对市场经济的反应都导向保护主义,前者主要是以社会立法与工厂法的形式来导向保护主义,而后者则以农产品税与土地法的形式。但两者之间一个重要的不同点是:在面临危机时,欧洲的农民会起而捍卫市场制,而工人阶级的对策则会危害它。在这种先天不稳定之制度中,由这两派保护主义运动所引起之危机发生时,与土地有关的社会阶层倾向于与市场制妥协,而广大的工人阶级则毫不畏缩地破坏市场制度的规则,并彻底地向它挑战。P328

42、实际上,市场制对生产企业与对人或自然所造成的危害都是实在的。对商业之保护的需要是由于货币的供给在市场制度之下是被组织起来的。事实上,现代的中央银行本质上是为了一种为了提供保护而发展出来的策略,没有这个保护,市场将会摧毁它自己的产物——所有的商业。P329

43、大约在拿破仑战争时期,由于稳定之外汇的需要与随后金本位制之建立,真正的困难出现了。稳定之外汇变成英国经济存在之基本条件,伦敦变成一个增长中之世界贸易的金融中心。但是为了明显的原因,不论是由银行或官方所发行的象征货币,都不能在外国通用,而只有商品货币能达成这个目的。因而,金本位制——一个国际性之商品货币制度的公认名称——出现了。P331

44、市场制度指的是生产要素(劳动力、土地与货币)的市场。因为这样一种市场的运作有摧毁社会的危险,社会的自保行动意味着却预防这种制度的建立,或者,一旦建立了,却干预其自由运作。P341

45、保护主义之车是三轮驱动的。土地、劳动力与货币都各有其地位,但土地与劳动力是与特定的(虽然是广泛的)社会阶层——如工人或农民——相联结的,而货币保护主义在一更大程度上是一全国性的要素,经常融合各种不同的利益为一个整体。虽然货币政策也可以导致结合或分裂,但客观地说,在统合国家的经济力量中,货币制度是最强有力。P345

46、自由贸易与金本位制并不是被那些自私的关税贩子与软性的社会法规所破坏的;相反的,金本位制本身的发生反而加速了那些保护主义制度的扩张,而保护主义制度越受欢迎,则对固定交换的负担就越重。自此以后,关税、工厂法与积极的殖民地政策就成为一稳定之外汇的先决条件(大不列颠则因其先进工业,而可视为一例外)。P360

47、(在市场经济体制下)人类是受到新的(市场)机制的束缚,而不是受到新的动机的束缚。简单地说,紧张的压力来自市场的领域之内,来自市场扩张到政治领域,因而包含了整个社会…….只有当世界经济之最后残存的制度——金本位制——瓦解时,各国之内的社会压力才会被解除。P367

48、如果有一个政治运动是因应于客观形势之需要,而不是偶然之原因的结果,那就是法西斯主义……法西斯主义对自由资本主义所造成之困局的解决方案,可以说是一种以所有民主主义制度(产业领域的、政治领域的)之清除为代价之市场经济的改革。P392

49、一个国家在走向法西斯主义时会显现一些症候…….这些重要的症候至少有非理性哲学、种族义的审美观、反资本主义之煽动行为、非正统之流行观点、政党体制之批评、对“政权”之最普遍的蔑视等现象的扩散。P394

50、法西斯主义是一始终存在的政治可能性,是自20世纪30年代以后在每一个工业社会中几乎同时发生的情绪反应……法西斯主义并没有一个可接受的标准,也没有因袭的教义。然而,所有其组织形式中一个最具重大意义的特征是它突然地出现,并且再突然地消失,然后又经过一段潜伏的不确定时期后,带着暴力突然地迸发出来。所有这些都与社会力量的状况相适应,这种社会力量根据客观形势而盛衰消长。P395

51、若回顾过去1/4世纪的苏俄史,我们可以看出所谓的苏俄革命实际上包括了两个不同的革命。其一是包含了传统西欧的各种理想,其二则是形成20世纪30年代的一些全新的发展。…..全面地来看,第一个革命只是一个俄国国内的事件——它将西方长期的发展过程移植到俄国的泥土上;而第二个革命则构成全面性世界转变的一部分。P409

52、由于缺少19世纪的均势制,以及因世界市场无法吸收苏俄的剩余农产,迫使它勉强走上自给自足的道路。在苏俄产生社会主义,乃是因为市场经济无法为各国提供一条联系的途径。苏俄的自立自足,实际上是建立于资本主义的国际体制之失败上。P410

5319世纪欧洲文明解体是一全然不同的原因——社会为了避免被自律性市场经济之行动灭绝而采取的一些措施——的结果。P411

54、经济史显示,全国性市场的形成,并不是政府逐渐放松控制经济活动的结果。相反的,市场乃是政府有意识且激烈干涉之后所产生的结果。它将市场组织加诸社会之上,以达成非经济之目的。仔细研究一下,我们可以看出19世纪之自律性与其前身极不相同,主要就在于其自律性有赖于经济上的“自利”。P413

5519世纪国际政治的两个现象:其一是无政府状态的主权国;其二是对别国之内政“合理的”干涉。……在无管治的国际贸易与金本位制之下,各国政府对国际经济没有影响力。它们既不能也不愿将它们的国家与财务上的问题搅在一起——这就是它们在法律上的态度。事实上,只有当一个国家拥有一个中央银行以控制其货币时,它才被认为是一个主权国家。但在强大的西方国家里,这种无止境且无约束的国家货币主权,却导致完全相反的结果。它产生出一持续不断的压力,将市场经济的架构与市场社会传播到其他地方去。其结果是,到19世纪末,世界各地人民在制度上的被统一标准化到一个前所未有的地步。P417

56、到了金本位制消逝之后,各国政府发现它们已不需采用主权国家所能使用之最具妨碍性的措施,也就是在国际经济上不合作。与此同时,它们也可能变为更具容忍性,让其他国家性依其本身之条件来塑造其内政的制度。就这一点而言,20世纪的发展已经超出19世纪之有害的教条——在世界经济的范围内,各国政体都要完全一致。从旧世界废墟中浮现出的新世界的奠基石是:各政府之间的经济合作与有组织之国家生活的自由。在自由贸易这种有约束性的体制之下,以上两者是不可能达到的,并因而排除了许多国与国之间的合作。在市场经济及金本位制下,人们视联邦制的观念为一中央集权制与致的可怕经验。但市场经济的终结意味着各国能更有效地合作,以及内政上的自由。P418

57、在法西斯主义底下自由受到挫败,乃是自由主义带来的必然后果,因其辩称权力与管制都是邪恶,而因在人类社会中要有自由,就必须将此两者排斥。但这却不是可能的,尤其在一复杂社会中。其两种后果就是:或者保持对自由这种虚幻概念的信念,进而否认社会的存在;或者接受社会实体的存在,并依此排拒自由的观念。前者是自由主义者的结论,而后者是法西斯的看法。此外别无选择。P422-423

58、自由主义与法西斯主义或社会主义的差异并非经济,而是道德与宗教。如若两者采用相同的经济体制,其不同之处则在于其对立的原则,主要分野点就在自由。法西斯主义和社会主义都同样接受社会现实,而其终极的死亡知识塑造了人类的意识。权力与管制都是这社会现实中的一部分,否认其存在于社会中必然是错的。在此共同点下,他们之间的差异在于自由是否能被维持。P424

 

  评论这张
 
阅读(137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