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谁杀死了教师?  

2015-10-26 19:48:52|  分类: 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在教师大会上,一位领导发表了重要讲话,有点意气风发的势头。他当场宣布,今后要将“考教师”的管理办法贯彻落实,不仅要求教师(与学生同步)参加学科考试(以下简称“科考”,以区别于教师的教学成绩),而且还要根据成绩对教师进行奖惩。对于“科考”成绩不好的教师,学校拟打算扣发奖金。

   此事让我想到了一个问题:教育管理是否应该适当模糊,或者说,留点空白?

    一个教师的教学成绩是否足够好,“科考”成绩显然只是其中一个方面。一个优秀的教师,不仅自己要有应试能力(这可能为学生的应试提供帮助),而且还要有很好的表达能力。不过,有很好的表达能力也不一定被学生接受。表达能力可以确保教师在授课时条理清晰,学生能听懂授课内容。我们经常可以看到,某教师不受学生欢迎,不是因为他的考试成绩不好,或是表达能力不好,而是由于教师的教学管理不好,或他的性格决定了他不太适合当教师,甚至由于他是外地人而被学生拒斥。学生若是提出换教师,学校总会想方设法满足学生,就在于担心学生学习不好。然而,学生学习不好,完全可能不是教师的原因,而可能只是学生自己不够努力。学生不够努力的原因,又可能有家庭的原因,或还有前任教师的原因,甚至还有学生自己的原因。

    如此看来,教师的教学业绩的好坏,原因似乎不会是那么简单的。一个“科考”成绩优秀的教师,在实际教学中也可能漏洞百出。此外,他的课堂管理可能很差,也会最终影响教学效果。那么,学校应该如何看待这种矛盾?假如说,他的性格不太开朗,学生因此不太喜欢他,对其评价也就偏低,那么学校是否认为这位教师的工作有问题?又该如何来解决他在性格上的缺陷?假如说,他是外地人而不被学生接受(因为他的普通话讲得不好,或本地学生有“攘外”心理),或者他的板书字迹潦草,学生总是看不懂,学校又如何看待这个问题?又比如说,一个深受学生喜爱的教师,他的“科考”成绩不算好,学校是否会认为他就是优秀教师?我们知道,教师评价本是一个体系,应该包括学校评价、学生评价、同事评价、自我评价几个部分,那么,学校对本校教师的评价有哪些组成部分?权重是多少?评价依据是什么?……

   所以,我认为影响教学的因素有很多,相互之间存在着“剪不断理还乱”的错综复杂的关系。学校将“科考”这一因素做到极致,这就意味着管理者非常清楚各种因素及其相互关系,而且有能力解决好各种矛盾。然而,这是不可能的。社会学意义上的教学,有着很多因素可以对其产生影响,而不可能是单一的因素。一旦有了三个以上的因素后,问题就显得格外复杂了。

   撇开这些问题不谈,其实还有一个更根本的问题。教学是为教育服务的,教学成绩只是教育的一部分,而不是教育的全部。当教学达到极致时,教育就丧失了。在目前的应试体制下,一个教书匠的教学成绩可能非常好,但他给予学生的教育却可能根本没有。那么,当学校领导在力争使教学极致化的时候,我们不得不想到教育的问题。这次学校是要求教师参加“科考”,下一次可能就是让全体教师周末加班阅卷,再下一次又可能是让全体教师宣誓抓分数……然而,正是在这些过程中,作为人的教师便不见了。教师的专业化发展,性情的陶冶,师德的恪守,管理技巧的提高,知识结构的优化,人生观的开放…..以及他作为一名专业教师,甚至是作为一个人的所有方面,学校都会无暇顾及。对于学校而言,这些方面说起来也重要,却不能有立竿见影之效。学校也希望教师个个皆为龙凤,各个方面皆为行业翘楚,不仅教学上非常杰出,学生的考试分数高,而且个个都能著作等身,甚至是享誉世界的教育家。但是,要花费物力财力去把教师提高到这种水平,学校是一万个不愿意干的。学校等不到教师发展到那一天,于是索性完全置之不理了。在这个方面,尤以民办学校为甚。老板投资教育,想到的不是振兴中华民族,而是尽快收回投资,再捞一把。要让老板投资于教师的专业化发展,通过提高教师的素质来提高教育,那无疑于是“与虎谋皮”之事。

    说到教育,每个教师的方法都可能有差异,或者说,每个教师的特长有所不同。一个方法对于一个教师很适合,却不适合另一个教师,反之亦然。学生从这个教师受到诚信教育的影响多,从另一个教师那里受到的公民教育却可能较多。那么,学校要管理好教育工作,又该如何面对这种差异性?是不是要求教师的专业化发展都保持一致?是否允许教师在教育中富有属于他自己的独特个性?......说到底,教育工作也必须具有空白,以为教师之间的差异性提供空间。

    分数就是学校教育的一切,这种思想才是“杀死”教师的真凶。试想,学校若能“留一半清醒留一半醉”,在管理中留点空白,也就能为人文主义在教育中留点空间。教育本是做人的工作,而人却是多样化的鲜活的个体,这就需要在管理中引入现象学、解释学等人文主义的思想和方法。用科学主义思想来进行量化考核,恰好证明了教育里根本没有人。教育管理的精细化所具有的“科学主义”,导致了人文主义在教育里的缺席。

   管理大师德鲁克曾说过,教育管理完全可以借鉴工业管理的办法。很多人将德鲁克的话作为“管理圣经”来加以运用。比如,华东师范大学的赵中建教授还在江阴高中实验学校做过“学校管理体系与ISO9000标准”的研究实验,并将“成果”付梓出版。然而,我本人对此持比较谨慎的保留态度。为什么?工业生产的“精细化”管理,针对的是“标准件产品”的生产,然而教育则属于文化领域,文教应该是追求“自由与个性化”,而不是整齐划一。将工业管理的思想引入教育管理,这本来就有一个前提或隐喻——将师生作为“标准件产品”来加以生产。复旦附中语文特级教师黄玉峰曾指出,归纳出中国教育中的以以下“五条绳索”:“功利主义驱动”、“专制主义坐镇”、“训练主义猖獗”、“科学主义横行”、“技术主义助阵”。应该说,黄老师的分析还是到位的。他说的“技术主义”,跟我在这里说的“工业主义”不谋而合,二者都是采用“精细化”的办法来将师生加以物化,使其最终不能成为大写的人。

   我的脑筋里始终盘桓着一个问题。民国时期出现的大家,在学校里工作时都是非常“懒散”,不仅拒绝批改作业,而且考试后不批阅试卷,便随意填写学生的成绩。然而,学校教务处也竟能默许这些现象。要知道,这些现象在当下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不过,正如大家公认的,正是在这个时期,中国的文化曾达到了一个历史巅峰。这该如何解释呢?我思来想去,认为正是那时教师们的“懒散”,才为人文主义在教育中留足了空间,学生的发展也才会个性鲜明,也才最终催生出了一个文化传奇。

本文发表地址:
http://jysb.shuren100.com/2016-02/03/content_49184.html
  评论这张
 
阅读(140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