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烂泥扶不上墙(二)  

2016-01-28 13:22:01|  分类: 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寒假补课还没有结束,前天突然接到通知,这两天安排考试,之后便开始放假。本来,我也不是喜欢补课,但对于下一周的教学,我还是有所考虑的。不过,这所学校在工作安排就是这么任性,经常是朝令夕改,让人摸不到头脑。如今突然宣布要考试,既然能提前三天回家,我也不会太抱怨。

今天是最后一天考试,竟然有十来个学生迟到。我环顾了一下,发现所有迟到的学生都是三班的——我在上该班的课。这是一个普通班,最近变化挺大,还是变化,而是越来越纪律涣散。有点经验的教师都知道,高三后期最容易出现分化现象——差生努力后发现无望,便开始自甘堕落。若是差生的面较大,那就会影响整个班风,最终使上线率下降。所以,班主任都会天天到班上,了解情况,防止班风的颓败。

这个班的班主任曾跟我聊过,他带的班曾经如何如何好。从闲聊中,我得知他在外面的培训机构还兼有课,而且挣的钱是学校里的好几倍。有一次说到高兴时,他告诉我说,补课期间还跟另外几个人搞的补习学校需要教师,到时候可以把我叫上,可以多挣几千元回家。听罢,我笑了笑说,到时候再看吧。现在补课已经结束,他却对此事只字不提,估计是完全忘了。不过,真若拉我去,我也不一定会去。这些年来,我一直都没有干过这种差事。

手里的钱多了,自然就显得像土豪一样。他每天抽的烟都是“中华牌”,给同事递烟时,总是显得略高一等。要知道,我只能抽十元一包的,弄得我都不太好意思给他递烟。而且,他时而却掏出一大叠钞票,边数边说他昨晚又赢了几千,云云。

然而,有一点他做得并不好。每天除了上课外,他几乎从不到班上看看。偶尔去班上,也是迫于政教处安排的任务。他领了600元的津贴,总不会什么事都不干吧?

在以前的学校,英语教师都必须到教室。不用讲课,津贴也少,大概就几元钱吧。这所学校比较特别,教师可以不去看早读情况,但也没有津贴。尽管如此,这学期我一直都坚持去教室看看。有两三次我没去,因为我晚上失眠,早上睡过了头。

半期刚过,学生就告诉我说,班主任三年的到班次数,都赶不上我这半期的到班次数。对于此话,我只是听着,并没说什么。顺便说一点。在学校的期末评比中,这位班主任却是学校的“优秀教师”。不过,我没参加过评比,其他教师也没有参加过。他成为优秀教师,估计是领导们一时拍脑袋的结果而已。

期末这段时间,这个班早自习时成群的学生迟到,上课开始不安静,晚自习总是有说话的声音……总之,班上的风气开始涣散。我多次想强行把班级管起来,但又担心让班主任不高兴。本来,我只是纯粹为了班上,但我的行为在客观上让班主任颜面扫地。本学期以来,各班的班主任都会在早自习到班上,学生自然不敢胡作非为,所以这些他班(包括两个普通班)都很正常。然而,这个班主任却忙于挣外面的补课费,若有时间也会去打麻将。对于这种情况,这段时间我都感到非常纠结。当一个班的风气不好时,影响的不是早读,或课堂,而是全面的。今天我在监考时,该班十来个学生迟到,足已表明这个班的风气。这种风气一旦形成,反过来会影响我的课堂。考试前两天,我都在课堂上批评过该班的纪律不好。我作为科任教师,还可以保证自己上课能够进行,但我深感这个班需要加强纪律,否则会严重影响考试成绩。

今天考试时,先迟到的两个学生报告说没有试卷(我是让学生从前面传递下去的)。我检查到了考场,发现确实没有多余的试卷。于是,我便叫学生去教务说要,我自己则留在教室里。

这样安排,是由于我的习惯性思维。我若离开教室,如果学生作弊被别人抓住,这会让我非常难堪的。况且,从理论上说,如果我离开期间发生了“突发性”事件,我是脱不了干系的。总之,监考时我的岗位是在教室里,我不能随便离开教室。因此,每次遇到类似情况,我总会叫学生自己去教务处要试卷。

学生跑回来说,教务处人的说,一会儿有人会送来。那怎么办?我转身后,发现几张空桌上有试卷,但将这些试卷给了他们,以解燃眉之急。后面迟到的学生还不用管,或许他们来时,教务处的人已经来了,自然就会有试卷了。我这样想。

最后迟到的学生来时,发现没有试卷,就开口向要我。看到我熟悉的那副样子,我心里就直生气。要知道,这个班的风气就是被这伙人搞坏的。我无不带着讥讽说,想迟到就迟到,你都可以不来考试了,那坐着等吧。说这话时,我心里想到的,真的是教务处的人很快会拿试卷来。

然而,20分钟过去了,教务处的人还没有来。高三考试,总共才八九个考室,这需要多少时间呢?况且,教务处有四五个人,都干什么去了?此时,这个学生坐不住了,便径直离开了考室,大概是受不了冷坐在那里,索性干脆不要考试成绩了。我没能看到他的表情,估计是满脸愠色吧。

时间一点点过去,转眼间已经过了50分钟,然而教务处的人还没有来。想到这里,我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这帮孙子!

说到考试,我还想到了另一件事。上午第一堂考试结束后,当我收好试卷到教务处时,被告知收卷不在教务处,而在食堂。于是,我吸取了教训。下午第二堂考试结束后,我把试卷拿到了食堂,却人影也不见一个。最后,当我把试卷拿到教务处时,我被告知说,下午的收卷地点又变了。我问,为什么打一枪换个地方? 这会让人摸不清学校的规律的。教务处的人说,学校一直就是这样,没办法。一般来讲,领卷和收卷都应该是同一地方,即使有变化,也应该固定下来,而该校的管理却总是让人觉得无规律可循,经常感到摸不着头脑。

看看这所学校,管理上完全是一团糟。还是那句话:真是烂泥扶不上墙!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