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以人民的名义绑架人民  

2016-01-07 11:16:08|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英语中,有三个字跟“国家”概念有关:state,countrynation。第一个state,是指政府维度上的国家,比如state-run(国营的),state-owned(国有的)等等。第二个country,是指疆域的概念,即跟地理有关。第三个nation,则是多指民族,因此national可以是指“民族的”,也可以指“国家的”,比如international(国际的)就是“国家之间的”,另外nationalism(国家主义)便由此而来。

政府大力提倡的“爱国主义”中的“国家”,若是指countrynation,我认为这没有问题。我是中国人,我爱祖国的大好河山,爱中国的传统文化,爱周围这些朴实善良的同胞。无论我怎么爱,哪怕是爱得死去活来,我认为都没有问题。当年,海森堡并不喜欢希特勒政府,但他仍然深深爱着德意志民族,以及那片热土,因此,尽管很多科学家都逃往了美国,但他还是选择了留在德国,其原因便在于此。

然而,任何一个政府总有作恶的倾向,所以民众才应该限制政府——“宪政”的核心理论应该是“限政”,即限制政府。民众对于state维度上的国家,必须保持警惕,防止它作恶。对其前提假设必须是“恶”,而不是“善”,想当然地认为政府会主动地为人民服务。一旦意识到民众对自己的警惕,作恶的专制政府总会动脑筋来麻痹民众,给民众洗脑,要求民众来无条件热爱它。当然,一个政府若一直被某党操控,爱政府也就是爱这个党。2015年新出台的《中小学生守则》第一条内容是:爱党爱国爱人民。看看吧,我们不禁惊讶得无语。在旧版的守则里,第一条只是“热爱祖国,热爱人民,热爱中国共产党”,党还是排在最后,如今却撕下了遮羞布,直接将自己凌驾于祖国和人民之上了

为了实现自己的阴谋,政党便开始玩弄“文字游戏”或偷换概念。爱国,爱的应该是countrynation,那么,政府如何才能迫使民众爱自己呢?办法只有一个,那便是“绑架民众”——把自己等同于民众,并喜吹自己代表了人民。凡是反对自己的,就是反对民众,自绝于人民。同时,还得把社会的万物都全名为“人民”,以此来证明自己就是人民。

“人民”一词,具有浓厚的社会主义色彩。 “人民教师为人民”,其背后的潜台词就是,教师不能有自己的利益。“范跑跑事件”中,范美忠以自己的逃跑冲击了这种吃人的道德。他被很多人诟骂,便有“人民教师”的深层原因。

    对于教育投入不够,有人会说“人民教师为人民”,教师只能为人民而活,不能开口要福利待遇。社会主义社会实行公有制,道德也是集体主义。教师开口要福利待遇,就是向人民索取,所以教师必须高尚。同样,“人民警察为人民”、“人民军队为人民”,什么都是“为人民”。然而,当人人都在奉献时,到底谁是受益人呢?答案只有一个:掌管国库的政府官员——因为,他们代表了人民。人民奉献得越多,他得到的便越多。谁要是反对他,便会被从“人民”中赶出去,遭到“人民警察”或“人民军队”的无情对待。

一旦成为“人民公敌”,你便死无葬身之地了。到处都有“人民”,你是无处逃遁。所以,你的心里会出现一种恐惧感,害怕被“人民”抛弃。所以,你只有委出求全,要求马上“回到人民的怀抱”。一旦你回到人民了的怀抱,你便回到了党的怀抱。你若想逃出国境,那当然就是“背叛人民”,若被捉回来,立即就会被以“叛国罪”执法。

1973823日,两名劫匪闯进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一家银行,扣押6名职员作人质。一星期后,人质终于获救。不过奇怪的是,人质反而闷闷不乐,对警察表现出明显敌意;其中一名人质竟然还爱上绑匪,跑到监狱要与他私订终身,另一人则四处筹钱,请律师为绑匪开脱罪责。这就是有名的“斯德哥尔摩效应”。

斯德哥尔摩效应,是指犯罪的被害者对于犯罪者产生情感,甚至反过来帮助犯罪者的一种情结。这个情感造成被害人对加害人产生好感、依赖心、甚至协助加害人。人质会对劫持者产生一种心理上的依赖感。他们的生死操控在劫持者手里,劫持者让他们活下来,他们便不胜感激。他们与劫持者共命运,把劫持者的前途当成自己的前途,把劫持者的安危视为自己的安危。于是,他们采取了我们反对他们的态度,把解救者当成了敌人。

人性的吊诡在于,很多民众都会向往自由,但由于“斯德哥尔摩效应”使然,为了获得安全感,一些人还会真的爱上这种政府。所以,我们才会经常看到,当中国政府在国际遭受批评时,总会有爱国贼跳出来为政府辩解。他们只想要政府代表他们,把政府的命运当成自己的命运。私下估计,周小平、花千芳之流,都患有这种“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总之,我想说的是,大凡极权专制者鼓吹爱国时,背后都有一个昭然揭的阴谋,其根本目的都是“以人民的名义”绑架人民。当民众沉溺于爱国时,全然不知自己已成为政府这个“超级绑匪”的人质了。因此,民众应该洞悉出专制政府的阴谋,并对爱国主义保持足够的警惕。

  评论这张
 
阅读(99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