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周小平的自我阉割  

2016-01-09 13:45:03|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腾讯为其制作的《我一直就是逃跑的人》的演讲视频中,范美忠无不抱怨地说,当他把书稿给出版社时,均遭到了拒绝。出版社怕上级来找麻烦,于是就开始进行“自我审查”,索性不予出版了。范对此评论说,若是别人来阉割你,那还可以理解,出版社的做法分明就是“自我阉割”嘛。

同地样,一个单位里,比如一所学校,职工若是有点自由思想,领导便会立即跑来谈话,仿佛如临大敌一样。领导们并不知道,他是在阉割自己。

冉云飞在因“颠覆国家罪”被关押期间,曾为孩子的入学问题而犯愁。后来,李镇西找到另一位校长,欲将其孩子送到该校入学。校长问,这是谁的孩子,值得你亲自到处寻求帮助?李镇西说,这是一个“为我们坐牢”的人的孩子。

这个故事,是冉云飞亲自给我讲的。一直以来,我对教育界内的某些名师或教育家都颇有微辞,但我一直没有对李镇西公开发表过负面评价。在很多场合,我至少对李保持了起码的尊敬——不为别的,就凭他那句“为我们坐牢”,我便知道他对中国社会有些基本认识的,让我对他还有些敬意。我可以相信,他不是那种“自我阉割”的校长。即使他的教师有自由思想,我相信他不会找教师谈话,批评教师有点自由思想。

极权主义是一种到处都有告密者,让人成天生活在恐怖中的血醒统治,比如中国“文革”。此时,个体更关心的是安全。根据马斯诺的“需要层次论”,除了生活所需的生理需要,比如,吃、穿等外,人需要的是安全感,自我实现位于最高层,因为它可以扩展自我的生命,使个体生命更为强大和幸福。不过,自我实现必须有个条件——自由。因此,在极权主义社会里,民众会为了安全感而牺牲掉自由。

本来,“极权主义倾向的目的,就是要将私人领域、个体自我建构与自我决断之领域进行总体的摧毁——在根本上,使私人一劳永逸地融化在公众之中。其目标并不在于使个体停止思想——因为即使从最狂热者的标准来看,这也是不可能的,而是将思想变得无能,使之对权力之成败变得无关痛痒,没有影响。极权主义倾向向发展到极致,公共权力与残存的私人个体之间的交往渠道完全闭合。没有必要对话,因为没有什么好谈的;民众说不出什么对权力事务可能产生价值的东西,掌权者也无需说服、改变或灌输其民众。”1也就是说,极权主义是要把个体完全融入“人民”之中,政府全能地控制社会,跟个人没有对话的可能。即使个体“私下”有点独立思想,也不可能对其产生实质性的影响。他肯定不敢说出来,否则早已被告密,遭到秘密警察的跟踪了。

胡适曾说:“争取个人的自由,就是争取国家的自由;争取个人的人格,就是争取国家的自由。”个体拥有自由而强大后,国家也会必然随之强大。因此,大凡极权主义政府,都会不惜采用血醒的暴政来剥夺个体的自由,对生命进行阉割,以便让自己为所欲为。

我们看到,正是出于对极权统治下的生活的热爱,或出于对极权统治下的幸福的肯定,用不着烦劳政府动手,很多人便开始进行“自我阉割”。更有甚者,他们甚至变成了“统治者中的一员”,谁要反对政府,谁就是他们的敌人。他们惧怕变化与进步,仇恨有人捍卫自己的权益,或追求自己的幸福。对于他们来说,国家幸福了,个体才能幸福;国家强大了,个体才是强大的。

周小平、花千芳之流正是这样。他们不惜歪曲事实,一味歌颂自己作为奴才的幸福,并对极权政府进行谄媚。他们的所作所为,正好迎合了极权政府。因为,这就是极权主义的最终目标:不只剥夺民众的自由,而且要让民众为了安全而害怕自由,哪所在没有强制的情形下也会肯定锁链下的幸福。2周小平的幸福,便是锁链下的幸福。政府没有强迫他,他自己却要主动歌颂这种幸福。在接受最高领导人的接见时,他的心里肯定充盈着幸福。不过,这种幸福,不是正常人的幸福,而是变态的“自我阉割”的幸福,

鲁迅曾说:“做奴隶虽然不幸,但并不可怕,因为知道挣扎,毕竟还有挣脱的希望;若是从奴隶生活中寻出美来,赞叹、陶醉,就是万劫不复的奴才了。”做奴才并不可悲,因为你还会想到自由;真正可悲的是,做奴才达到很高境界,将其作为了至高的荣誉,不做奴才就无法活下去了。若有人被阉割,人们会同情他的不幸。然而,自我阉割的人根本不需要人们的同情 ,因为他认为自己是幸福的,人们的同情会毁坏他的幸福。呜呼!做奴才止于此也。



1 (英)齐格蒙·鲍曼《寻找政治》上海世纪出版集团,2006P78-79

2 原话为:“这就是极权主义的最终目标:不只剥夺新苏联人的自由,而且要让新苏联人为了安全而害怕自由,哪所在没有强制的情形下也会肯定锁链下的幸福。”(美)弗朗西斯·福山《历史的终结与最后的人》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5P46

  评论这张
 
阅读(1024)|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