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郑伟的发现  

2016-03-11 13:44:08|  分类: 引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郑伟的发现
——评郑伟《重新发现教育》
 

赵渝

郑伟的《重新发现教育》是一本明白的书。
   作为一名草根教师,郑伟喜欢谈教育,而且一谈就是哲学、社会学、经济学、生物学,他凭这
吸引了我。我也加入了围观郑伟的行列,不是为教育,而是为他的思想着迷。
   阳光底下无新事,中国教育更无新事,一切冠之以改革创新
名义的行动,最终必将在日光下现出本来面目。郑伟教我们不要那些花哨的风景所吸引把注意力转向人,转向这个万物尺度。他 为教师的不读书而扼腕叹息,他说,“分数教育把教师塑造成了给出售前的鸭子注水的饲养员,或是技术娴熟的泥水匠,让教师身上没有多少文化气息可言。”他给 教师们指出一条路,多读哲学书,他想的是“教师们教授科学知识的同时,若能思考‘学生今天学到知识,明天就能幸福吗?’或‘这样疯狂抓分数到底是不是教育 的终极意义?’之类的问题,便能从整体上把我世界,以及生命的意义。”他希望教师们用哲学来武装自己,以获得精神和思想上的自由。他是这样希望,也是这样 做的,十几年来,郑伟博览群书,寻觅他心中的真理,他研究课堂研究教育,更重要的是研究人性。他把一部部经典咀嚼后化为实践的动力,一边撰文书写自己的体 验与收获,一边向博友们、学生们推荐这些精神食粮。用他自己的话说,他追求的是逻各斯精神(理性精神)和努斯精神(自由精神),依靠这两种精神的支撑,他 义无反顾地走上了独立教师之路。

郑 伟的所谓发现,究其核心其实就是自我的觉醒,教师和学生都应该从泯灭人性的应试教育流水线上觉醒过来,不做教与学的奴隶。他指出两种不同的知识,一类是科 学的、集中的、可言说的,关于“类现象”的,一类是实践的、分散的、隐含的,关于“唯一事件”的。在两种知识中,第一类更容易组织和控制,但导向僵化,第 二类看似不可捉摸,显得无序,但其实具有自组织特性,合理地对待这种特性才能使受教育者人格完整统一。郑伟认为教育的使命就是解放人的心灵,他反对一切形 式的奴役,因为那是与教育的本质,与人的成长相背离的。我们不妨仔细读读《小组学习的政治意义》、《警惕高效课堂》、《磨课,可以休矣》这些篇章,好好理 解一下课堂与学生未来的人格建构有着多么密切的关系。
   郑伟心目中的课堂是这样的:学生出于对知识对未知世界的渴望,本能地接近教师,而教师“作为‘平等中的首席’,通过‘助产术’培养学生的批判和质疑精神,在 与学生一道发现真理的过程中体验到探索的快乐,发现自我的生命的意义。”“精神助产术”是古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的发明,它的绝妙之处就在于教师承认自己的 无知,并承认所有人都是无知的,在此基础上,教师领着大家去求知,可能求到最后也并无结果,但这个过程是智慧的,即所谓我之智慧表现在我知道自己一无所 知。这种早在两千多年前就诞生的智慧的教学方法为何不受时代的追捧,其原因是多方面的,最主要的一个是它与工业化社会的教育目的格格不入。工业化社会为了 自身发展的需要,习惯于批量复制人才,高效产出人才,所以“助产术”的方法就显得缓慢而不合时宜了,因此在泰勒工作原理的指导下,人才制造流水线大行其 道。另外,在末位淘汰制等魔鬼制度的残酷压榨下,流水线日益呈现出杀鸡取卵、涸泽而渔的态势。对此,郑伟指出其实世界早已变了,后现代视野下的社会系统具 有流变特征,原来百年不变的稳定性社会逐渐被三、五年一个时代的多彩社会所取代。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极权主义思想、文化沙文主义思想、独断论等等都面临 挑战。从理论学习中,郑伟敏锐地捕捉到物理学、经济学、生物学所带来的最新视角,逐步形成了他的生物学教育观。他说,“我们不妨把学校视为生物世界,…… 采用‘草根式’的发展模式。”“在国家层面上,我们要‘重新发现社会’,那么在校园,我们为何不能‘重新发现教师’呢?在班级里,我们为何不能‘重新发现 学生’呢?”“因此,中国的教育工作者亟需树立起生物学世界观,去重新发现教育——重新发现生命,无论是教师,还是学生。”——这就是郑伟的发现,一个生 物学的发现,一个生命原动力的发现。
    郑伟的发现中还有一项非常核心的东西,那就是“教师即课程”。这句话最初由国家课程改革专家小组组长、华东师范大学博导钟启泉教授提出已经十几年了,但其实 它的深层含义还远未被挖掘出来。郑伟主要从两个方面阐释了它的含义:一是教师对于课程的意义,二是教师的开放性。这两点告诉我们,教师即是课程的引领者, 引导着学生走上创造知识的道路,同时“教师自身也应寻求自我”。“教师即课程”对教师提出了一个更高的要求,那就是他决不能自处于蒙昧状态,他必须奋力地 拔高自己的生命层次,成为一个自发光体。当教师拥有了独立的人格,拥有了成熟的课程,那么他可以说真正的教育已经展开了。
   关于教研、校园文化诸项,郑伟都是本着生物学教育观的视界来观察的。他喜欢散兵科研,但也支持“整体大于部分之和”,这个问题的关键是个体是否拥有独立人格 和俯瞰教育全局的视野。说到底,郑伟希望看到的是一个“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的校园,而不是一个“人人搬砖盖大楼”的校园,因为校园是生 态而非凝固的建筑。学生和教师都需要成长,需要阳光,需要鼓与呼。

纵观《重新发现教育》一书,我看到一幅生命气息浓郁的教育油画,郑伟立在画中,一手持书,一手握话筒,向世界宣布:我发现……

  评论这张
 
阅读(4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