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教师为何越来越苦?   

2016-03-02 09:44:04|  分类: 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学期,我基本上复习完了五本必修教材。按我的计划,本学校准备复习选修六七八册。根据现实情况(比如,学生的基础较差),我的想法是把必修五本书搞扎实一点,所以也没有忙着赶进度,一学期下来,也只复习完了必修的五本书。

这学期开学,学校发下来了工作进程表。我一看,差点傻了眼。表上赫然写着,每周都有一次“周考”,连续十五周,一直到高考。

根据我的理解,复习应该做到“拳头往两头”,一头是复习,一头是继续学习新东西。也就是说,通过不断学习来复习,这应该是最好的策略。语言学习需要浸润和熏陶,不断的学习过程中总会有旧知识出现,那么,为什么不能让学生一边学习一边复习呢?以前有一年带高三,到高三时,除了几次上级要求的统考外,我并未给学生印过多少练习,但是,那年高考我取得了很好的成绩。所以,我不迷信题海战术,尤其是语言学科,我认为更不该推崇题海战术。以语文为例。天天做考试题,不如静下来读几本书好书。应试教育之所以可恶,一个主要的问题就是大搞“题海战术”,把学习视为“封闭技能”来训练。实际上,学习应该是一种“开放技能”,对人生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换言之,中国的应试教育泯灭了学生终身学习的能力。

这里倒好。最后一学期,大搞“周考”——考试两天,评卷两天,剩余的时间不多,我还得抓紧复习完选修的三本书,且不说我的周末得全部用来阅卷。看来,这日子不太好过。

若是民办学校,老板最不喜欢看到的不干活的人。看到你周末很悠闲,老板会立即萌生变态的念头,接着便开始想办法让你忙起来。你若想继续干下去,就不得不接受老板的折腾。

在这里,我不得不就“悠闲与教育”的话题多说几句。

在我看来,在真正的教育中,悠闲是必不可少的。因为“悠闲意味着内心不是常常被各种事情——被问题、被某种享受、被感官的满足所占据。悠闲意味着拥有无限的时间,去观察身边以及内心正在发生的事情,去倾听,去清晰地看。悠闲意味着自由——这个词通常被解释为“做你想做的事”,人类也正是那样做的,结果导致了大量的危害、痛苦和困惑。悠闲意味着拥有一颗平静的心,没有动机,因而也没有方向。只有在这种悠闲的状态中,心才能学习,不仅学习科学、历史、数学,还有你自己。人能够在关系中学习自己。”1

公元前335年,亚里士多德离开马其顿回到雅典,在一个名为吕克昂的公共体育场创办了一所哲学学校,他在这里讲学12年,并写出大量著作,这是他最有成就的时期。吕克昂附近有一所阿波罗神庙,有可供散步的林荫道。据传说,亚里士多德和他的学生常在林荫道上边散步边讲学。所以,他的学派因此被称为“逍遥学派”。

“西南联大”,全称“西南联合大学”,诞生于中国抗日战争时期,1937年秋,北大、清华、南开三大名校联合组成“国立长沙联合大学”,1838年西迁昆明,更名“国立西南联合大学”。西南联大的图书馆座位很少,宿舍里又没有桌椅,师生便将茶馆当成了课堂,喜欢在那里读书喝茶。据说,联大附近的凤翥街、龙翔街、文化巷、钱局街等小街开设了十几家小茶馆,几乎都被联大师生占满了,许多人带着书一坐就是一天。然而,杨振宁、李振道、邓稼先……一批栋梁之才都是毕业西南联大这样“自由散漫”的学校。

迫于升学率的压力,很多教师对“差生”不满意,因为他们损害了教师的利益。一些教师对“差生”在身心上加以摧残,对其不仅嘲讽、辱骂,而且还可能采用体罚的办法,造成了学生的心理上的恐惧和厌恶。然而,“儿童的思想若是受到任何情感的支配与扰乱,他们就不应学习,尤其恐怖时是如此,因为恐怖在他们的脆弱的精神上面可以产生最强烈的印象。你要他的心理接受你的教导,或者增加知识,你就应该使他保持一种安闲澄净的气性。你不能在一个战栗的心理上面写上平正的文字,正同你不能在一张震动的纸上写上平正的文字是一样的。”2事实上,很多“差生”在分数浪潮中痛苦地挣扎着,很难说对他们有多少教育。

在高压环境中,学生必然成为教师获取名利的工具。生命的成长都需要一个宽松的环境。宽松意味着悠闲,意味着自由。没有自由,就意味着强迫。然而,除了在监狱里外,哪儿应该有强迫状态下的教育?

我再附带说几句关于四川的“题外话”。有人说,四川人很会享受生活,生活得非常闲适。然而,这只看到了一面。四川也是文化大省,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实际上,二者有着无法割裂的关系。因为,没有悠闲,也就没有了文化。

我们看到,全国各地的教师都是越来越苦,根本原因还是在于应试教育。上级部门将高考视为政绩,就会运用权力来强化应试。因此,应试教育越来越顽固,一个主要原因就是权力收编了教育。为了抓出成绩,上级都责令各校要有“新思路”,拿出“新措施”。于是,在全国范围内,各校开始动起歪脑筋,把教师折腾得越来越苦。考试成绩若不理想,但我已经有了“新措施”,所以上级不能怪我——各校的思维大抵如此。可见,各种五花八门的离奇措施的出笼,正是源于一种“官本位”思想,学校必须为上级负责,而不是师生。哪怕学校已不是在搞教育,却也正是符合上级的要求。中国教育的异化,就是这样而来的。

若是质问学校为何搞“周考”,学校会说,因为以前搞“周考”,学校取得了成绩。实际上,由于没有一个参照对比,学校这样也是想当然的说法——谁能说出若没有搞“周考”,学生成绩会是多少?事实上,与其说是因为搞了“周考”,学生成绩才会好,毋宁说,那一届生源碰巧比较好,怎么搞学生都会照样好。显然,学校搞“周考”的心态是在自欺欺人。

几年前,我在一篇文字中将教师比喻为“饲养员”。每当家禽要出圈时,饲养员就拼命往家禽肚子里灌水,这样即可增加其重量,这就相当于教师在高考前拼命给学生灌输,只是为了分数再高一点。假如说,饲养员每天都用各种称——弹簧秤,电子称,台秤,案秤,杆秤,等等,不一而足——来称家禽的重量,而影响了每天给家禽的正常喂食,家禽的“出圈率”肯定会不好——教师每天用各类考题(相当于饲养员手里的各种称)来检测学生的分数,而且也影响了学生在知识上的正常积累,高考的“升学率”(相当于家禽的“出圈率”)也肯定会不好。

开学的教师大会上,校长批评教师太浮躁,不能沉下来做教育。实际上,单从“周考”来说,校方就首先表现得太浮躁,以为天天考试就能出成绩,从而忘记了一个简单的问题:天天若是考试,学生的积累从哪儿来?若是没有积累,学生如何能取得良好的考试成绩? 

大会结束时,校长挥舞着拳头说:“‘周考’是我们经过长期的努力而探索出来的强有力的管理模式,今后我们还要在此基础上努力创新。”在原有的基础上进行创新?莫非会弄出一个传说中的“日考”——每天都来考试?中国教育,就是这样一步一步走向深渊的。



1 ()克里希那穆提   九州出版社 2013.5P7

2 ()约翰·洛克著 傅任敢译 教育科学出版社 19999P142

  评论这张
 
阅读(17650)| 评论(8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