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教育能改变命运吗?  

2016-04-06 10:23:44|  分类: 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年来,对于“教育改变命运”之说,人们一直都在进行着激烈的争论。今天,我也想就这个问题简单说说自己的看法。

    首先,“教育改变命运”这个命题本来就有问题。教育的最大作用是丰富学生的精神世界,提高学生的修养,完善学生的人格而不是用来“改变命运”的。

    与社会制度相适应,中国社会在历史上一直是一个“金字塔”的结构——下面是普罗大众,往上便是统治阶层,直至“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皇帝本人。为了控制挤入上层社会的人数,那就必须有遴选“人才”的机制。在这个背景下,科举制度便开始应运而生。      

    应该说,高考制度只是科举制度在现代社会中的延续,归根结底的原因在于“百代皆行秦王政”,“金字塔”结构仍然存在。因此,高考制度仍然是为“改变命运”的分流而设。或者说,“改变命运”是高考制度承载的最大社会功能。结果,中国教育变得越来越功利,越来越远离教育的本真。

       虽说“教育改变命运”不是教育的正常状态,但中国社会的现实确实就是这样。因此,我还是暂且准备接受“教育的目标是改变命运”,这样才能继续谈下去。

    记得不久前,我曾读过到几个研究生写的调查报告,大意是说“教育不能改变命运”。报告称,很多被调查的人花了时间和钱财,拿到学历后,命运却没能因此改变多少。比如说,一个农村学生即便考上北大,今后的人生也不如那些从大城市中考上的同学。他从小见识少,不擅展现自我,不擅社交。即便英语笔试跟同学相当,但口语表达极差……总之,即便他考上北大,毕业后找的工作也不如同学。从这些情况来看,报告得出的结论就是:考上北大也不如同学,这说明念北大没有用。

    最近一个消息说,一个海归硕士回国后,只能找到月薪三千多元的工作。在国外深造花了一大笔钱,就是想到回国后发财,所以才硬撑了下来。结果,没想到回国后才挣这点,怎么不让人黯然神伤?其实,我以为这不奇怪,因为国内发现很快,行情跟过去不一样。

    在我看来,报告的观点显然是偏狭的。由于从小生长的环境不同,农村学生考上北大后,各方面跟大城市里的学生都有差距,这个是显而易见的。然而,我们不妨反过来想想。假如他没有考上大学,会是什么结果?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农村学生若是考不上大学,结果就是外出打工,或做点小生意——无论是哪种情况,他永远都会生活在社会底层,像他们的祖祖辈辈一样。我到过青藏高原和云贵高原,这些事我看到过太多太多。

    在贵州期间,一个女生说她妹妹今年决定结婚。我大吃一惊,姐姐还在读高三,大概就十九岁,妹妹怎么可能结婚了呢?女生解释说,妹妹今年18岁,初中毕业就辍学了。婚姻是双方家长同意了的。同居就算结婚,到了年龄再领结婚证。

     这不得不让人想到她妹妹将来的生活。很早就辍学的她,不可能找到一个好工作。不出意外的话,她会永远呆在乡村里,或出门打工。在贵州这种地区,将来孩子也会面临着不能接受好良好的教育。长大后,孩子可能会跟母亲一样,辍学后靠务农或打工过日子。

    我曾猛烈地批评过高考制度,但我现在开始理解现实了。对于农村学生而言,必须首先考上大学,拿到入场券再说。通过高考从社会底层里走出来,这才是最重要的。至于其他的方面,如英语口语,社交能力,综合素养等,虽然都很重要,但对于农村学生却是相对次要的。

    当然,确实有这样的情况,即父母辛辛苦苦供养孩子念完大学,孩子毕业时却不能找到好工作,“回报父母的付出”。据我有限的了解,中国每年有几十万大学生毕业后就失业。政府也在开始想办法,为大学生创业提供“创业资金”。事实上,我认为这种现象不可避免。随着经济的发展,劳动力市场总会开始饱和,加上中国从来不重视职业教育,学生便只有拼命考大学,找工作时就会出现“专业不对口”的现象。

    也有这样的情况,部分大学生毕业时,或由于自己的“好吃懒做”的品性,或一时找不到高收入的工作,不接受低收入的工作,于是便宅在家里,成为了“啃老族”。

    上述各种现象确实有,但仅是少数个案,不能证明“教育不能改变命运”。不过,我们也看到,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对“教育改变命运”持否定态度了。

    20118月,一名教师在网上发帖称“做了15年老师我想告诉大家,这个时代寒门再难出贵子!”,并认为现在成绩好的孩子越来越偏向富裕家庭,在网上引起热议。根据我从教的经验来看,其实这很正常。富裕家庭可以享有更多的教育资源,孩子接受到的教育确实可能好一些。

    从地区之间来看,落后地区的学生从小接受的信息小,加上教育相对满后,所以成绩是没法跟大城市的学生相比的。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不能上大学。在青藏高原,二本线只有180分,在贵州,二本线也只有300多分(少数民族还要低20分)。跟外面的四五百分相比,这个录取线确实算是够低的了。不过,他们根本勿须跟“北、上、广”的学生相比,因为,他们完全有理由不用英语口语达到几级,去“北漂”或“南流”,而只是回到自己的家乡,在县城里找个工作——这比回农村种田相比,命运已经完全不同了。

    20152月,上海大学博士研究生王磊光发布《一个博士生的返乡日记》后,在网络上引发了热议。文中描写了家乡的变迁,抒发了离家后的乡愁,却也暴露出了一丝“知识的无力感”。文中有这种一段话:

    最近一个博士师兄请吃饭,他说他现在最害怕的就是回家,感觉很难融入到村子的生活,所以他每年过年他都回去得很迟,来学校很早。为什么呢?因为当你一出现在村子里,村里人其他的不问,就只问一个问题:“你现在能拿多高的工资?”所以,他过年回家,基本不出门。这个体验跟我是一样的。你若问我过年在家干什么,老实说我没干什么,因为一大半时间是呆在家里看书,看电视,写东西。

    在现实社会中,多数人都被商业浪潮所裹挟,教师也概莫能外。教师们每年都东奔西跑,不停地换学校,目的只是为了多挣几百元。相互一见面,只对别人的工资感兴趣。所以,教师的人生境界,跟王博士的那些家乡人差不多。

    其实,王磊光大可不必抱怨,发出“读书无用”之感叹。作为博士,对于教育的理解不应该这么肤浅。即便是以世俗的眼光来看,王磊光还是算“成功人士”。他通过考大学,读博士,最终留在了上海。今后,他肯定在上海成家,孩子将来也会成为“上海市民”。那些乡村的“土豪”有几个钱,但小学都没毕业,一辈子的见识就只有那么多,自己的后代将来也最多囿于一个小县城,跟上海这个“国际大都市”的文化氛围自然无法相比。

    当然,中国的传统文化决定了,中国社会是一个功利社会,中国人也是没有精神生活的世俗人。我认为,王磊光读了博士,但书显然还没有读够,因为他没有看透中国社会,才会为面对乡村土豪的尴尬而犯愁或抱怨。

     在中国引入市场经济的初期,确有一些低学历的人通过打拼,成为了让人艳羡的土豪。不过,这些土豪的素质是有限的,且不说成天只知道吃喝嫖赌,日掷千金,葬送完资产,哪怕他们想要扩大经营规模,甚至想搞个跨国公司,占领国际市场,那几乎是不可能的——这是由他们的素质和视野决定了的。马云受过高等教育(毕业于杭州师大),还有当过教师的背景,其素质肯定比那些暴发户好些。马云能成为中国首富,不是没有所受教育的原因。

     博士跟乡村土豪之间,除了钱外,二者本来就不在一个层次上。博士可以理解土豪的事,但反过来,土豪却不能明白博士想的问题——这就是教育的意义之一。再说一次:教育应该是非功利的。只是因为中国有着特殊的历史文化背景,中国教育才变得如此庸俗。

     有句俄国谚语说:“鹰有时候比鸡飞得低,但鸡永远不可能像鹰飞得那样高。”鹰可以在陆地上行走,但它主要属于天空。然而,鸡呢?人固然要吃喝拉撒,但却主要属于精神动物。然而,猪羊呢?

     人,处于动物与上帝之间。教育的根本目的,不是挣钱吃饭,而是让人摆脱一般动物的状态,成为一个有精神的动物,离上帝越来越近。

  评论这张
 
阅读(1293)|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