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灵的冲动—我冲动故我在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

 
 
 

日志

 
 
关于我
郑伟  

公民,教师,专栏作者,教育酷儿。长期徘徊于教育与学术之间。近十余年来出版有《教育苦思》、《疯人教育日记》、《教育生态学》、《重新发现教育》等书,《极权主义宝典》、《红色极权的黄昏》、《酷儿视域》、《教育奇论》和《坎南的救赎》五本书稿尚待出版。本博客的全部文字均属博主原创(除"他人眼中的我“和“引用”栏目外),版权属于博主个人所有,不得非法印刷。网友引用时请注明原文作者及地址,谢谢合作!欢迎媒体编辑采稿约稿! QQ:8205409 电话13881055051

网易考拉推荐

《历史哲学引论》读书笔记  

2016-10-19 18:18:05|  分类: 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历史哲学引论》

张耕华  复旦大学出版社2009

1、历史的轨迹是在这样一个坐标上运行的,这个坐标系的两个轴,一个代表着物质世界的必然,另一个则代表着人文精神的自由创造。因此,历史本身的运动轨迹不具有两重性,它是受这两者共同制约的结果。….历史学的研究,一方面是要探讨历史行程之必然的、不以人的精神作用为转移的必然规律;但同时另一方面就要探讨历史行程之中那些非必然的人文动机的作用。因而,不但历史本身有其两重性,历史学本身也有共两重性。(何兆武预言)

2、对历史本身作出答案的,可以说是历史哲学中的形而上学;对历史学本身作出答案的,则是历史哲学中的认识论。(何兆武预言)

3、康德:“在哲学上不首先去探讨认识的本质和能力,而径直着手去认识世界的本质,就好像飞鸟要超过自己的影子,那是一桩完全不可能的事。”P2

4、历史学家布克哈特说:历史哲学说起来有点像半人半马的怪物,是一种明显的自相矛盾,因为,历史的本质在于以协调的方式进行整理,因此它有别于哲学,而哲学的根本在于以归纳的方式进行概括,所以它也不同于历史。P4

5、狄尔泰的哲学理念是生命哲学,他以此归纳出历史学与自然科学的两大差异:其一,历史是人的精神生命,而自然界谈不上这点;其二,对精神生命的研究,只能是内大的体验,而自然科学是因果的解释。P9

6、何兆武把历史学分成为历史学I与历史学II两个层面,他认为:“历史学I是科学,历史学II则是哲学”。他认为,历史学I就是对史实或史料的知识或认定,历史学II则是对历史学I的理解或诠释。他说:“历史II包括两个部分,即理性思维和体验能力,二者的综合就成为历史理性。理性思维是使它认同于科学的东西,体验能力是使它认同于艺术,从而有别于科学的东西。因此,历史学既是科学,同时又不是科学;它既需要有科学性,又需要有科学性之外的某些东西。没有科学性就没有学术纪律可言,它也就不能成为一门科学或学科。但是仅仅有科学性,还不能使它就成其为历史学。历史学之成其为历史学,却全有待于历史学II给它生命。”P20

7、英国哲学家奥克肖特:“历史就是历史学家的经验。历史不是别人而是历史学家‘制造出来’的:写历史就是制造历史的唯一办法。”P27

8、克罗齐:“历史是活的编历史,编年史是死的历史;历史是当前的历史,编年史是过去的历史;历史主要是一种思想活动,编年史主要是一种意志活动。一切历史当其不再是思想而只是用抽象的字句纪录下来时,它就变成了编年史,尽管那些字句一度是具体的和有表现力的。…….先有历史,后有编年史。先有活人,后有死尸;把历史看作编年史的孩子等于认为活人应由死尸去诞生;死尸是生命的残余,犹之编年史是历史的残余一样。”P34

9、如果承认“历史是由活着的人和为了活着的人而重建的死者的生活”,那么人们认识历史的根本目的是为了解决现实生活中的种种问题,历史学家就是一些为解决现实问题而到历史领域中寻找答案的人。P37

10、克罗齐:“一切真历史都是当代史。”

11、爱德华·卡尔:“历史学家和历史事实是相互需要的。没有事实的历史学家是无根之木,是没有用处的;没有历史学家的事实则是一潭死水,毫无意义。因此,我对‘历史是什么?’这个问题的第一个答复便是:历史是历史学家跟他的事实之间相互作用的连续不断的过程,是现在跟过去之间的永无止境的问答交谈。”P38-39

12、简单地说,“历史事实”范畴,当有三个不同的层次和三种不同的含义:一是指历史事实的本体,这是一种存而不在的历史事实;二是指有关的历史事实的观念,这是存在于历史学家意识之中的历史事实;三是指有关事实的信息,即历史本体的残存和遗迹,也就是通常所说的史料中的历史事实。P43

13、“历史事实”有三类:第一类是历史事实,是有着特殊时空点位上的事实,可称其为“特殊的历史事实”。….另一类是历史事实,是有关特定时段、特定时空范围里的某种流行的史实,比如“清朝人有发辨”。…..介于普遍与特殊之间的命题,可以称其为普通命题,;那么,介于其间的事实也可以称其为“普通事实”。第三类历史事实,是普遍命题所肯定的历史事实。P45-46

14、李凯尔特说,当我们从普遍性的观点来观察现实时,现实就是自然;当我们从个别性和特殊性的观点来观察现实时,现实就是历史。所以,文化科学与自然科学的区分,既是对象上的——文化和自然的差异,也同时是方法的不同。P68

15、自然科学对自然现象的认识,实际上是我们在概念上对对象的改造过程,因为自然现象本身是无限的杂多,且彼此联系,如果不们不能在概念中从无限杂多之中分离出共性,不能对彼此联系加以分离,那么我们就无法在思维中把握对象。迄今为止的科学研究,在本质上都是以一种简化改造的方式在进行,它可以分为几个层次:首先是撇开个别事物的特殊和差异,提取它们的共性或一般,形成一些可以涵盖住诸多个别的普遍性命题。其次,一旦形成了这样的命题,原先用来提取共性时所用的个别就无甚价值了。….再次,在前次提取共性过程中暂时被撇开的某种差异、特殊之点——作为一种“余物”,仍用作下一次的研究之素材,由此再一次提取另一种共性,形成另一个普遍性命题。…….这样,通过自然科学的这种方法,我们就形成了一张由普遍概念联结的网,将自然界各种各样的特殊事物收容起来,并整理得条理有序。P69

16、“历史学家在不断地问‘为什么’这个问题,而且只要他一直希望得到答案,他便不能够休息。伟大的历史学家——也许我该说得更广泛一些,应该说伟大的思想家——是这样一种人,他对于新鲜事物,或者对于在新情况下的事物,总是提出‘为什么’这个问题的。”(爱德华·卡尔《历史是什么》(吴译本)P93

1719-20世纪有两种研究思路和对立的观念。一种是求异的思路,强调差异和对立,以狄尔泰为代表。狄尔泰说:自然界需要解释说明,对人则必须去理解。“理解”是人文科学的方法(精神),“解释”是自然科学的方法(因果);“理解”与“解释”的区分,体现了自然科学与人文科学的差异。另一种是求同的思路,强调共性统一,以亨佩尔为代表,着重于自然科学与人文科学的同一。P82

18、“除了思想,没有别的什么可以作为历史知识的对象。政治史是政治思想史。(所谓)政治思想不是指‘政治学说’,而是指占据着从事政治活动的人的头脑的思想——制定一项政策,设想实施的办法,诸如此类。”(柯林武德《柯林武德自传》,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P104

19、荷兰史学理论家弗兰克·安克斯密特:“由于各式各样的解释,文本本身变得模糊不清,成了一幅边线交错的水彩画。这就意味着,天真地相信文本本身能够解决我们解释中的问题,就像是相信风向标可以当作一个路标一样荒唐可笑。这一切荒谬结果的产生是因为文本本身在一种解释中不再具有任何权威性……一句话,我们再没有任何文本,再没有任何过去,而只有对它们的解释。”

20、赵复三在《欧洲思想史》中译本前言中说到对克罗齐“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的另一种解释。他说:“从文化史角度看‘历史在现实之中’恐怕还有更深一层的含义,是指在一个民族中经常起作用的文化心理乃是在长期历史中形成的。”也就是说,“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可以解释为社会历史运动的一种特殊性,即一切历史都凝固于或存在于现实之中,现实包含着历史。P102

21、“一个艺术传统的成功并不能使另一个传统变成不正确或荒谬,艺术远比科学易于容许好几个互不相容的传统或流派同时存在。…….根据同样的理由,当传统已经改变,有关的争论通常在科学中远较艺术中更快得到解决。在艺术中…….争论结束只意味着新传统被人接受,而不是旧传统的结束。另一方面,在科学方面,胜负的结局并不会拖延那么久,失败一方很快便消失。”(库恩《必要的张力——科学的传统和变革论文选》,北京大学出版社,2004P340

22、笼统地说,历史学的特性是相对于自然科学而言的,然而,自然科学包括各种门类,涉及多种领域,它们并非千篇一律。正像从黑到白一样,有关学科的科学性,由强到弱,可以排出一个长长的系列,由同到异可以列出一个逐渐变化的过程。习惯性的做法是以经典物理学或与经典物理学性质相近的学科为比较一端,以历史学为比较的另一端,来审视其间的差异和特殊个性。P139

23、狄尔泰、文德尔班、李凯尔特、沃尔什、波普尔等认为历史中只有个别、特殊的东西,没有普遍、一般的东西,历史不会重复;历史学只描述个别、特殊的东西,不能概括出普遍、一般的东西。P140

24、美国学者塔奇曼(Barbara Wertheim Tuchman,1912-1989)说:“人类不像科学要素那样可靠。与个性、环境、历史时期结合在一起时,每一个人都是不能复制的可变因素的一个组成部分。他的出生、他的父母、他的同胞姐妹、他的饮食、他的家庭、他的学校、他的经济和社会地位、他的第一职业、他的第一位恋人,以及所有与这些固有的可变因素组成了不可思议的纲要、个性,然后又与其他一系列可变因素相结合,这些可变因素则包括国家、气候、时间和历史环境等。然后,所有这些因素以其确定的比例再相遇,从而产生了摩西,或希特勒,或戴高乐,以及刺杀肯尼迪的奥斯瓦德。”P171

25、何兆武:“历史学之所以成其为历史学,却全有待于历史学II给它以生命,没有这个历史理性的重建,则历史只不过是历史学I所留给我们的一堆没有生命的数据而已。”P195

26、哈耶克《通往奴役之路》(P101):“我们这一代已经忘了的是:私有制是自由的最重要的保障,这不单是对有产者,而且对无产者也是一样。只是由于生产资料掌握在许多个独立行动的人的手里,才没有 人有控制我们的全权,我们才能够以个人的身份来决定我们要做的事情。”P233

  评论这张
 
阅读(27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